推荐收藏《大殷女帝》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正文 第145章 回宫朝议

正文 第145章 回宫朝议

书名:大殷女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繁华锦世 ||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小仙女种田忙奶爸的修真人生男神投喂指南福运绵绵医武透视至尊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宠入怀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混沌丹神回到明初当王爷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无尽升级新白蛇问仙小祖宗要上天名门第一闪婚权宠悍妻蛊仙奶爸九十九度甜婚神工仙帝归来混都市来自亿万光年的男人修真弃少混花都画妖师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小祖宗,要上天丘子坟武逆国手圣医九转神帝诸天谍影

    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勃律先回府,聂北后回府,聂北是肖左亲自送回的聂府,但肖左没能进到聂府里面去,一起同行的禁军们也没那幸运进去。

    岑善守聂府大门,直接将不相关的人全都拦了下来,只喊聂府里的人出来把勃律扶了进去。

    等聂北回来了,岑善亲自扶着聂北,把聂北送回了他的院子。

    聂北和勃律都满身是血的回来,又受如此重的伤,聂府上上下下的人全部被惊醒。

    聂西峰去了舀舟寻沉檀木,聂不为去了祁门匠国的遗臣之地寻三槐果,他二人目前都不在聂府,聂义跟苏安娴去了苏城,目前也不在聂府,但聂府的人还不少,聂武敬听说聂北和勃律都受了重伤,赶紧穿衣,匆匆赶过来。

    聂武敬过来的时候聂竖有、聂千总、聂金华、聂汝诚以及下面的小辈们基本也都来了,一大家子人围在聂北的房屋里,聂家人才济济,学医者也有,殷太后时期,担任太医院院正的人就是聂家的人,是聂金华,在聂金华之后,便是聂宗和聂承。

    聂金华是祖辈,聂宗是父辈,聂承是跟聂青婉同辈份的,聂承在小辈中排行十七,比聂北小两岁,比聂青婉大一岁,聂青婉问聂承喊十七哥。

    勃律和聂北住一个院,聂金华来了后去给聂北看伤,聂宗去给勃律看伤,聂承也进了聂北的屋子。

    看诊的时候聂武敬来了,坐在床边的聂竖有和聂千部和聂汝诚都让开位置,扶着聂武敬,把他扶到床沿坐下。

    除了这些当家作主的男人们外,还有女眷们,女眷们很多,都是各房媳妇们和儿女们,一一过来看情况,聂北伤的很重,几乎五脏六腹都错位,好在聂金华的医术也高,治这种伤还是很拿手的,再加上有聂承在旁边帮助,倒很快就诊好了脉,下去开了药单子,又让下人们去抓药、煎煮。

    聂承帮聂北清洗了一下身子,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给他伤口涂药。

    涂药的时候,聂武敬将不相干的人都赶回去睡觉了,并说明日会在主楼议事,具体什么情况,明日主楼里再说,让他们都不要挤在这里打扰聂北养伤,也让他们不要熬夜,睡好了明日才好出主意,众人不敢忤逆,也觉得聂武敬说的对,就纷纷下去了。

    聂武敬只把聂金华和聂承留了下来,他二人是学医的,自要留下来照顾聂北。

    聂武敬坐在床沿问聂北:“发生了什么事情?”

    聂北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有人要杀他,而所有关于杀手来杀他的出发点全来自于猜测,虽然是猜测,聂北还是将猜测说给了聂武敬听,包括晚上遭遇的那一场暗杀,前前后后,所有细节,亦包括陈温斩在最后一刻的出手搭救,聂北全说给了聂武敬听。

    聂武敬听了,缄默半响,十分平静的口吻说:“陈家人的计谋。”

    聂北弱声却带了十分明显的郁气与怒气,温淡道:“是,陈温斩出手的太及时,他知道婉妹妹回来,他知道婉妹妹不会放过陈家人,所以就摆了这一出局出来,他救了我,救了勃律,救了谢右寒,救了李东楼,这一功可不小,就算殷玄对他憎恨之极,也不得不封功奖赏他,纵然我们都心知肚明,这就是陈家人干的,可没有证据,那就只能吃哑巴亏,自个憋着。”

    聂武敬叹了一声,说道:“这一计着实打的我们有些措手不及,我是真没想到,陈家会敢做出这等谋杀你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受伤,还能查一查这件事,可你受伤了,就凭如今刑部的那些人,完全查不出来。”

    聂北道:“就算我不受伤,这事儿怕也查不出来,那杀手武功很强,听他跟谢右寒和李东楼说话,不是大殷帝国之人,一定是江湖杀手,如今,也被陈温斩一刀了结,尸体也被神秘人给带走了,容貌也没显露,完全死无对证,就算查陈家人,可能也查不到,他们既做了这件事,就一定极其隐秘,定不会让任何查出到任何蛛丝马迹。”

    聂武敬道:“不管多隐秘,这事儿也一定要查。”

    聂北稍稍抬眼,看了聂武敬一眼。

    聂武敬道:“我们聂家,从不吃哑巴亏。”

    聂北一怔。

    聂武敬看着他,慈祥的语气道:“你好好养伤,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最近你也忙的很,早出晚归的,累的不行,正好借着养伤好好休息,今晚发生了这事,明日殷玄那头就能收到消息,他肯定会立马回宫,到时候婉婉也会跟着回来,而只要婉婉回了宫,这事情就一定会有个善终。”

    聂北一想到今日之事能让聂青婉早些回来,他又觉得像是因祸得福似的,他叹一口气:“婉妹妹若是回了宫,我确实可以安心养伤,但我一想到陈温斩今日见缝插针所使的奸计,我又担心,担心婉妹妹会赦免了陈家。”

    提到陈温斩,聂武敬苍老泛着层层褶皱的眉心也拧了拧,有些冷沉道:“这陈家也不知道积了什么福,能得陈温斩这么一个孩子,若没有陈温斩,他陈家屁也不是,陈温斩是大殷帝国的功臣,还是上了功德录的功臣,加上今日这一功,就算婉婉不愿意,也一定会赦免陈家,不单婉婉会,殷玄也会,这香料事件,大概查到今天,也算真的到头了。”

    聂北气极了,也后悔极了,他说:“我早上就应该立马让李东楼去请殷玄的懿旨,下午就该去搜查寿德宫的,明明这么好的局,我却给弄毁了,那香料就在陈德娣的私匣里,任吉已经放妥当,就等我去搜,可我就是耽搁到了晚上才让李东楼去!”

    聂北恨的抬起拳手就往床上砸了一拳,这一砸就牵动了内力,进而触发了五脏六腹的伤,一下子又吐出一大口血来。

    聂承大惊,聂金华大惊,聂武敬也骇然一变色,三个人齐齐地开口:“你做什么!”

    聂承连忙又掏出止血药丸给聂北喝下,一边喂他一边低斥:“你不知道你在养伤吗?不能动用内力!”

    聂金华寒着脸道:“你如今的身子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再这么不顾忌,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聂武敬沉声道:“就算赫免了他陈家的死罪,可活罪也难逃,那杀手既是江湖人,那必然就是从江湖上的杀手界买来的,而杀手界的规矩,我们有几人是不清楚的?陈府请了人,如今却又动手给杀了,那杀手界能善罢甘休才怪,就算我们不找陈府的麻烦,那杀手界也会找他们的麻烦,到时候,他们照样会一身骚。”

    他冷哼一声:“等着吧,自作孽的人,从来就不会多活。”

    这件事情发生在夜晚,很多人都不知道,可天一亮所有人就都知道了,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当朝大臣们,聂北代政,寅时三刻一定会出现在金銮殿,与大臣们一起朝议,李东楼也会准时准点地出现。

    可今天,聂北没来,李东楼也没来。

    昨晚李东楼递出腰牌之后冼弼去找了肖左,去找了夏班,却没有找张堪,故而,张堪还准时准点出现了。

    因为时间太早,消息还没透露出来,但没过半个时辰,戚虏那边就得到了消息,大臣们也得到了消息,张堪也得到了消息,当然,大臣们得到的消息不是旁人给的,而是聂北差人来通知的,张堪那边得到的消息是肖左和夏班亲自进宫来说的,戚虏的消息当然是他的人打探来的。

    戚虏探到这样的消息,简直大吃一惊,他几乎想也没想的,亲自出宫,骑马疾驰,去向殷玄汇报这件事情了。

    这个时候殷玄和聂青婉还在睡觉,被戚虏吵醒之后二人就没办法睡了,主要是戚虏送来的这个消息远比李东楼前两次送的消息还要让人震惊。

    昨天拓拔明烟被聂北伤了,晚上聂北就遭到了伏击。

    殷玄已经穿好起来,戚虏被随海领到三进院的时候聂青婉还没醒,殷玄就没吵她,他轻手轻脚地下床穿了衣服,出门见戚虏。

    听了戚虏的汇报后,殷玄英俊的眉头瞬间拧起。

    一旁伺候的随海也瞠的瞪大了眼睛,什么?聂北遇刺,险些丧命?

    不单勃律受了伤,就连谢右寒和李东楼也差点命危?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大殷帝国如此放肆,还胆敢杀聂北,还敢连伤这么多大臣!不要命了!也忒胆大了!

    随海忍不住在内心里哀嚎,最近这些人都怎么了,疯了吧!

    随海眼皮颤了颤,垂眸虚扫了殷玄一眼。

    殷玄坐在那里,除了眉头拧起了一道山川外,脸上倒看不出来任何情绪,随海又静静地垂下眼,安静候着。

    殷玄对戚虏说:“你先回去,朝议照旧,让大臣们等朕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朕会进金銮殿。”

    戚虏面上一喜,想着皇上回宫就一切都会好了,自从皇上离宫,这宫里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没有皇上的龙威在宫里镇着,这天下真会大乱!

    戚虏沉声应道:“是,臣立马回去!”

    殷玄挥了挥手,戚虏便不再耽搁,又策马加鞭,赶回帝都怀城,向朝臣们下达皇上的命令,朝臣们听说皇上要回来了,所有浮动惊魂的心就骤然落定了,有皇上回来镇场,那就什么都不怕了呀!

    戚虏走了之后殷玄让随海去整理马车。

    等随海去了,殷玄这才重新进到卧室里,走到床边坐下,看了一眼聂青婉,她还在睡。

    殷玄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起身去衣柜里拿了一套裙子。

    等随海将马车整理好,赶到三进院的门口了,殷玄将手中的裙子拿上去,以防备到聂青婉醒了有衣服穿。

    殷玄将裙子搁在榻边,又下来用薄被将聂青婉裹住,抱起来,上了马车。

    上去后又将聂青婉放在榻上,撤开薄被,开了一扇窗户,让她继续睡。

    现在还早,不到卯时二刻,殷玄为了早些回去主持朝议,就没让随海耽搁,让随海锁了门,赶紧赶回帝都怀城。

    随海赶着马车出门,然后下马车去锁大门,锁大门的时候没有发现身后有什么,等锁完,转身,这才看到迎着淡淡晖晨的天空下,那些雅水河里的乌龟一个一个的都爬了上来。

    领头的小乌龟仰着脖颈,在瞅马车。

    随海内心里嘿一声,想着小乌龟是来给他们送行的?

    随海敲了敲门,压低声音说:“皇上,那小乌龟又来了。”

    殷玄就坐在床榻边上,一手握着聂青婉的手,一手在拿扇子给她扇风,床榻这边没有窗,但对面有,而窗那一面刚好就对着雅水河,殷玄自然看到了雅水河里的那些乌龟。

    殷玄默了默,说道:“把领头那个小乌龟抱上来。”

    随海哎了一声,弯腰将伸长了脖颈频频地往马车上看的小乌龟给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小乌龟也不动,任由随海伸手将它抱了,然后放在了马车里面。

    小乌龟张张脖颈,看到殷玄后,就一步一步地爬了过去,爬到殷玄脚边了,殷玄搁下手中的扇子,弯腰将它拿起来,说道:“要跟我们一起回吗?”

    小乌龟不说话,只眼睛望向了聂青婉,见她在睡觉,它就呲开了四腿,砸到了聂青婉的身上去,然后骨碌了两三下,趴在了聂青婉的手边,然后四腿一缩,脖子一缩,全部缩进龟壳里面,窝着不动了。

    殷玄:“……”

    还真听得懂他说话,这小畜生,朕只是客气地问你一句,你还真不客气,谁让你睡朕女人旁边了?

    殷玄一伸手,将小乌龟拎了起来。

    小乌龟被惊醒,又抻了抻头,见殷玄把它拿起来丢到了地上,它无语地掸了掸两只前腿,默默地窝在那里不动了。

    殷玄看了小乌龟一眼,见它安安静静地窝着了,知道它不会再下去,是真的要跟他们一起回,他便冲随海道:“赶马车。”

    随海哦一声,看了一眼趴在雅水河四周以及铺满了浅滩和整个视线的那一大片乌龟们,他咽了咽喉咙,长这么大,头一回见这么稀的事儿,这些乌龟们似乎全部从雅水河里出动了,然后来送他们。

    随海是没研究过那本《千年神龟落湖传说》,但大名乡为了吸引游客们,把这个故事已经传的神乎其神。

    没研究过,却听过。

    当然,听过也只当是一个传说,谁会真的相信这世上有千年神龟?还真的会相信一只乌龟能让人延年益寿且能起死回生?

    完全瞎掰嘛。

    但现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再想到之前这些乌龟们如何齐压压地朝缘生居爬来,随海扼制不住地想,难道这传说是真的?

    随海又往那一望无际的乌龟群们看了一眼,默默地往马车上一跳,扬起马鞭,掉转方向,朝外面去了。

    一群乌龟们在马车起动的时候也跟着起动,缓慢地爬行着,只是,等马车跑的没影了,它们也停住了爬行的动作,然后齐齐地伏在那里不动,过了很久,它们才慢慢地掉头回去,一个一个地隐没进了雅水河里,自此,就再也没出来过了。

    从那天后,蛰乌雅水里的乌龟们似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看不到一片影子,直到后来缘生居的大门重新开启,小乌龟回归,它们才从沉睡中醒来,活跃在雅水河的周边。

    殷玄和聂青婉走的急,没有留信给袁博溪和华州,路上殷玄倒是想起了这件事,但因为还在路上,没办法通知,故而信是回了皇宫后殷玄亲自写的,然后又差人送去了大名乡,给了袁博溪。

    昨天晚上随海已经带了殷玄的口谕给王榆舟,让王榆舟今天回帝都怀都,给明贵妃看诊,王榆舟还没动身呢,殷玄和聂青婉已经动身了,故而,等王榆舟回了帝都怀城,进了宫,这才知道原来皇上和婉贵妃也回了。

    马车还是悄无声息地进的宫,殷玄是皇上,他想张扬就能张扬,他不想张扬,那也没人敢张扬。

    皇上低调回宫,宫人们也不敢大声喧哗,悄然放行。

    马车一路驶进龙阳宫,直抵寝宫大门。

    这个时候聂青婉还在睡,虽然昨晚殷玄并没有对聂青婉做太过分,但因为昨晚生她的气,就格外的磨她,缠了她大半夜,把她弄哭之后,他又哄了她很久,哄到最后,又情动了,所以又折腾了她半宿,等她睡下,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殷玄拿出帕子擦了擦聂青婉额头上的汗,马车在路上的时候殷玄是开了窗的,但进了宫门,他就将窗户关上了,虽说榻底有放冰,但马车不通风,里面还是热的。

    殷玄自己的里衣都湿了,但他也不管,只专心地给聂青婉擦着汗。

    等马车停稳当,车帘被撩起,车门被拉开,殷玄就用薄被将聂青婉裹着,抱下了马车,一路进了寝宫。

    进了寝宫后,殷玄将薄被撤掉,随手扔在一边,大步走到龙床,将聂青婉放上去,又解开她的里衣,敞些汗,见她还没醒,他低头吻了吻她的脸,又吻了一下她的唇,闭眼贪婪地停留了一会儿之后他离开,放下龙床四周的黄幔。

    殷玄回到马车里面,将窝在那里的小乌龟拿出来,放在龙床下面的脚蹬上,让它先陪着聂青婉,然后喊随海进来伺候更衣。

    更衣前,殷玄让随海差宫人去喊王云瑶和浣东浣西。

    谢右寒受伤了,目前也当不了职了,殷玄想了想,调了张堪过来,如此,龙阳宫外面的御林左卫军就全都换成了内宫禁军。

    殷玄穿好龙袍,没有立马走,而是站在门口等王云瑶和浣东浣西,但等了一会儿,宫人回来说王云瑶和浣东浣西不在宫里,回了华府。

    殷玄眉头微皱,让张堪带人立刻去华府喊人,等张堪走了,殷玄顿了顿,往门后看了一眼,然后喊了几个宫女过来守在门口,等聂青婉醒了,随时进去伺候,等宫女们应声了,殷玄这才带着随海,去了金銮殿。

    戚虏和御林右卫军们严守在金銮殿四周,禁军们强悍,可御林军们更强悍,一个一个守在那里,像煞气的石墩。

    殷玄抬腿迈进金銮殿,这一进去,就长久的没能出来,事情太多了,大臣们你一言我一嘴,说到太后亡魂出来,说到聂北搜查烟霞殿,说到聂北遇刺,说到李东楼遭难,说到谢右寒遭难,还说了陈亥。

    大臣们的脸上一个一个的都露着显而易见的惊恐之色,哪能不惊恐呢?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随意一个拎出来,那都透着诡异。

    前有御辇出事,后有皇上离宫,再就有陈亥摔阶重伤,然后太后亡魂忽现,再之后明贵妃受伤,聂北遇刺,大殷帝国的皇上、妃子、朝臣们似乎一个一个的在遭遇劫难,这像是一种讯息,又像是一种惩罚,大臣们不敢多想,想的多就碜的慌啊!

    不过,恐是恐,怒是怒,大臣们对于有人胆敢在大殷帝国放肆,还敢对大殷帝宫的代政大臣下死手的行为表示极为的不满,且相当的疾言厉色,异口同声地向殷玄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贼人抓出来,挫骨扬灰!

    大臣们在说这些的时候,陈家的一干子人全都沉默不吭声。

    殷玄朝那些姓陈的官员们的脸上扫了一圈,然后言语安慰那些已经愤怒到不行,越说越显得要暴炸的官员们,还有李公谨,还有华图,因为李东楼伤了,谢右寒伤了,他二人也十分的愤怒,还有小南街被毁了,街道要重建,宁斋也在上折子,肖左和夏班二人都进了朝,在汇报昨夜之事,总之,事情纷纷杂杂,吵吵闹闹,似乎说不完。

    就这般,殷玄被绊住在了金銮殿。

    殷玄一时回不来,聂青婉这边儿却醒了,醒来发现自己又挪了个窝,她撇撇嘴,撑着手臂起身。

    刚靠在龙床的床头呢,就看到了伸长了脖颈,朝她兴奋地掸着两只腿的小乌龟。

    聂青婉咦一声,表情控制不住的抽搐,想着殷玄怎么把它也给带来了!这可真不像殷玄会干的事儿。

    但能看到小乌龟,聂青婉还是很高兴的。

    聂青婉笑着弯腰,伸手,将小乌龟拿了起来,又抓起一个枕头放在腿上,将小乌龟放在枕头上。

    聂青婉跟小乌龟说话:“你怎么也跟来了?”

    小乌龟不应声。

    聂青婉又问:“是殷玄把你抓来的?”

    小乌龟还是不应声。

    聂青婉歪了歪头,轻声说:“得给你起个名字,你这么喜欢凑热闹,那就叫闹闹好了,呃,我也喜欢热闹呢,咱俩的脾性还是很相投的,殷玄忽然回来,定然是宫里发生了大事,想来真的有热闹看了,那你就应个景,顺了这个名字吧,闹闹。”

    小乌龟好像听懂了,知道聂青婉给它起了个名字,它屁颠屁颠地爬到聂青婉的手边,冲着她的手心亲了一下,似乎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它的喜悦之情。

    聂青婉一愣,接着就笑的前仰后合,这可真是一只神的乌龟。

    聂青婉忍不住用葱白似的手指点着它柔软湿滑的脑袋:“闹闹,闹闹,闹闹……”

    真是越喊越喜欢。

    张堪领人去华府找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当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听说皇上和婉贵妃回了宫后,三人既惊又喜,赶紧收拾收拾就进宫了。

    三人就守在门口呢,一开始聂青婉大概没醒,屋内很安静,可后来她三人就听到了屋内的笑声,还有聂青婉那一声一声的喊声。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张堪道:“婉贵妃醒了,你三人不进去伺候吗?”

    张堪不是谢右寒,王云瑶可以跟谢右寒打趣开玩笑,甚至是敷衍,可对张堪,王云瑶却不敢随意,张堪是皇上的人,领禁军,谢右寒是自己人,不管谢右寒领什么军,谢右寒都是自己人,而张堪是皇上的眼睛,说话做事都得防着一二。

    王云瑶冲着张堪笑了笑,说道:“就进去。”

    王云瑶说着就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浣东和浣西也赶紧跟着进去。

    进去之后浣东和浣西回头将门合上,然后用小跑的形式,跑向了龙床,看到聂青婉坐在龙床上,王云瑶眼睛一红,浣东和浣西喜极而泣地说:“娘娘总算回来了!”

    聂青婉挑眉,手指还在被闹闹的四只脚缠着,眼睛却望向了床外,落在了三个姑娘的脸上,看到王云瑶眼睛泛红,似有无尽的话语要说的样子,再看浣东和浣西,也一副千言万语的样子,再想到殷玄的突然回宫,聂青婉眯眼问:“发生什么事儿了?”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拥抱时光拥抱你役者之魂种仙纪楚氏赘婿我开启了超凡游戏以力服人穿梭诸天的军火狂人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斩天立道革命吧女帝怂仙的世界朝花夕食豪婿韩三千老祖出棺神凰不为徒农家弃女总裁爹地别惹火这个西游炸天1号追妻令:天才酷宝神秘妈咪天下第一我真的是个小老师最强傻婿纵横九千年我的1999年益在人间我的宠物超级凶我能拉低别人的智商盗天者死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