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大殷女帝》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正文 第131章 终见父母

正文 第131章 终见父母

书名:大殷女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繁华锦世 ||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小仙女种田忙奶爸的修真人生男神投喂指南福运绵绵医武透视至尊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宠入怀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混沌丹神回到明初当王爷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无尽升级新白蛇问仙小祖宗要上天名门第一闪婚权宠悍妻蛊仙奶爸九十九度甜婚神工仙帝归来混都市来自亿万光年的男人修真弃少混花都画妖师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小祖宗,要上天丘子坟武逆国手圣医九转神帝诸天谍影

    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食盒拎进屋,随海还是分一部分下去吃,殷玄和聂青婉面对面地坐在圆桌前,吃饭的时候,聂青婉说:“下午睡了很久,晚上睡不着,我想去北乡南苏一线桥上散散步。”

    殷玄表情微妙地顿了一下,心想散步要跑到北乡南苏一线桥那么远的地方吗?咱们这小屋附近是整个大名乡中最适合散步的地方,空气清新,无人打扰,花香四溢,风景怡人,不像北乡南苏一线桥,又吵又闹,空气污浊。

    再说了,散步也该在自家门口,谁会跑到百八里远外的地方去散步。

    殷玄心里很清楚聂青婉去北乡南苏一线桥是想干什么,散步是假,见苏安娴和聂义是真。

    从他们定了大名乡的行程后,聂北肯定就已经向苏安娴和聂义透露了,或者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聂青婉还让聂北向苏安娴和聂义转达了在北乡南苏一线桥上见面的话。

    殷玄抬起头来看了聂青婉一眼,又不动声色地垂下眸子,说道:“嗯,听说晚上还有夜市,我们一起去逛逛。”

    聂青婉便不说话了,低头继续吃饭。

    殷玄给她夹菜,柔声说:“多吃点,我怕夜市没有吃的,逛久了你会饿肚子。”

    这么明显的套话,聂青婉才不会上当,其实夜市有吃的,但聂青婉知道,华北娇却不知道,她若是一不小心溜出一句‘夜市有吃的’,那就真的捅破了窗户纸了。

    聂青婉不吭声,乖乖地将殷玄夹给她的菜给全部吃了。

    殷玄见她都吃了,嘴角勾起笑容,他当然知道她知道却又不能说,所以,她就只能乖乖地吃他夹给她的菜。

    他就是故意说的,不这么说,她会吃他夹的菜吗?

    殷玄又继续给聂青婉夹菜,聂青婉拒绝不了,就都吃了。

    见她吃的欢,殷玄不饿也觉得饿了,他收回筷子,吃自己的。

    二人都吃完,殷玄坐在那里等王榆舟,等王榆舟把药端了过来,聂青婉喝下了,殷玄这才拉着她的手,双双出了门。

    随海带了一些银钱,锁上门,收起钥匙,也赶紧跟上。

    夜晚的大名乡无疑是漂亮的,这种漂亮跟帝都怀城比起来逊色很多,但别具风格,晚上的大名乡人也不少,雅水河上有灯船在飘,却只有一个地方有船,那里应该是船泊集中之地,所有的船只都在那里泊着,有大船,有小船,有带灯笼的,也有没带灯笼的。

    北乡南苏一线桥离殷玄和聂青婉住的乌雅路很远,走路过去大概得一个钟头。

    殷玄不想坐马车,就想这么牵着聂青婉的手,静静的走在这些人群里,只是,他会时不时地朝聂青婉问一句:“累不累?”

    或者说一句:“累了就说,我抱着你。”

    聂青婉不搭理他,只视线穿透人群,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殷玄知道她找什么,找她真正的爹娘。

    殷玄低头护紧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两只胳膊将她稳稳当当地搂在怀里。

    大名乡的街道确实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稍一不慎,就好像走进了一个迷宫里,尤其是晚上,更容易走错。

    大名乡的街道跟帝都怀城的街道排列不一样,压根没有全横的路,也没有全竖的路,走一半你会发现你站在另一条路的开端上面,变成了一个弯形,总之很神。

    对于头一回来大名乡的外地人来说,没有当地人的指引,或者说没有向导带路,还真的会转晕乎。

    但聂青婉不会,殷玄也不会,随海就更不会了。

    随海头一天来是跟王榆舟出去买的早餐,但在这之前,在皇宫里头,他就研究过大名乡的地形了,要随皇上出来,他当然得提前把这里都摸熟悉了,不然皇上即兴之余问他一嘴,他答不上,那不就糟糕了?

    聂青婉的外婆是苏城人,七岁进宫以前也常随苏安娴回外婆家玩,大名乡与苏城比桥相接,聂青婉自对大名乡的这些街道熟烂于心。

    至于殷玄么,他身为帝王,这大殷帝国的疆土,哪一寸是他不知道的?

    大名乡的改造还是他亲自批的。

    现在的大名乡,于他而言,甚至比聂青婉还要熟悉了。

    三个人都不需要有向导,全都对这里很熟悉,又全都装作不熟悉,从乌雅路走过来的时候基本没人,因为乌雅路那一片是大名乡贵人们住的别居之地,寻常时候都是极为安静的,也看不到人,可走出乌雅路,转到回同路了,人就渐渐的多了。

    回同路是石道,所谓石道就是周边的房子连同路面以及店铺全是用石基做的,这是仿古工程,亦是游景点,置身于回同路上,你如同走进了石之王国,各种切割的石头以各种形态耸立在周围,越往前走人越多,灯笼也越来越多,光线也越来越亮,但异的是,这里基本没人声,为什么呢?因为一开口,回音就能传遍千里,故而,回同路又被当地人戏称为千里传音路。

    当地的向导们向外地游客介绍的时候会绘声绘色地加进神话传说,把此街的千里传音与千年神龟相连,然后说的悬乎其悬,神乎其乎,游客们就更不敢大声说话了,皆保持着敬畏谨慎的心,哪怕想说话,也只是薄唇微微一掀,窃窃细语。

    聂青婉七岁进宫,打那时起就没再来过大名乡,如今瞧着这条路,还是很惊诧的,因为之前没有,故而,想到今天王芬玉在进三进院之前跟李玉宸说的有关大名乡改造的话,聂青婉想,原来是真的。

    也是,李玉宸是大名乡人,进宫以前才去的帝都怀城,那之前她都生活在大名乡,她都对大名乡有些陌生了,更遑论她了。

    聂青婉抬头,冲脸庞上方的男人看了一眼,想着,大名乡的改造,是他一手督办的吧?他也在努力地让大殷帝国的每一个乡镇,甚至是每一个街道都繁荣昌盛,他要让大殷子民们过上越来越富足的生活,虽然他杀了她,但是,他继承了她的意志,他在帮她完成她的心愿。

    聂青婉漆黑的眼眸里露出了一点儿温情,想着不愧是她带大的人,这么一刻,她的心如同母亲般柔软,她伸手搂了搂殷玄的腰身。

    殷玄顿住,垂头看她,眸底亦是温柔的,他小声问:“怎么了?”

    聂青婉低声道:“累。”

    殷玄当即弯腰,将她抱起来,但不是公主抱了,而是搂住她的腰,将她两腿搁在腰上,面对面的抱。

    这个姿势聂青婉着实享受不来,她不要。

    殷玄却十分喜欢,把她的头往肩膀处一按,笑着说:“你从后面看风景,我从前面看风景,这样我们两个都不耽误。”

    聂青婉扭了扭,要下来。

    殷玄微微吸气,按紧她的腰,哑声道:“婉婉,不要乱动,乖乖的,走出这里我就放你下来。”

    聂青婉红着脸说:“人很多,会被人笑的。”

    殷玄左右望去,果然看到很多人在看他们,他好看的眉头一蹙,俊脸瞬间就罩上了一层寒气,还有那双乌黑幽深的眸子,此刻也透出了凶光。

    本来游客们频频朝他们张望,也只是惊鸿一瞥之下的震惊,他们是从没见过这么出色的男人,自然会想着多看两眼,并无其它意思,可突然被这个男人寒光如刀的眼睛扫来,个个浑身打了个激灵,立刻撒腿跑了。

    还没等他出手,碍眼的人就自动滚了,殷玄很满意,他心情颇好地将聂青婉又往上提了提,搂紧,说道:“没人了。”

    聂青婉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伸手揪起殷玄的一只耳朵,半是挖苦半是讥讽:“仗势欺人。”

    殷玄任聂青婉揪着耳朵,就她那小手,就她那力气,揪也揪不疼,而被她那柔柔嫩嫩的小手揪着,他只觉得是享受。

    殷玄低笑,脸庞蹭了蹭聂青婉香气四溢的发丝,笑着说:“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们太有眼色了,唔,也可能是看到你这么羞涩,他们不好意思,好了,反正人都走了,你乖乖的让我抱就行了。”

    殷玄说着,抬腿就走。

    聂青婉下不来,也就只好让他这样抱着。

    随海眼观鼻鼻观心地跟在很远的后方,但是眼睛压根不敢往皇上和婉贵妃身上看,就看着左右两边的风景。

    因为不能大声说话,是以,这一路就十分安静。

    就算能讲话,随海也不敢说,皇上吃饭前罚了他一天不许说话呢!

    回同路很短,一百多米的样子,没走多久就听到了闹哄哄的声音,踏出临界点之后就又进到另一条五花八门的街道了,这条街称七彩街,也称女子街,就是街上卖的东西,清一色全是女子们用的。

    这条古老的街道一直存在,聂青婉小时候还逛过,也买过东西,自是十分熟悉,小时候姑娘们都喜欢买些琳琅满目的东西往头上插,然后再兴冲冲的去照镜子,姑娘们长大了还是爱美,但却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毫无顾忌,她们就是看到了喜欢的东西也不会再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张牙舞爪了。

    既是女子街,那女人们就很多,殷玄原本是很想带着聂青婉转一转的,给她买些发簪,头饰,或者胭脂水粉什么的。

    他知道她不会用,但他就是想给她买。

    可一抬头,看到那么多衣香鬓影的女子们,他额头一抽,闪电般地把聂青婉抄手一搂,跑了。

    那奔跑的姿势,仿佛后面有无尽的恶狗追赶似的。

    随海额头抽了抽。

    聂青婉不满地锤打他:“跑什么跑啊,我想逛一逛。”

    殷玄沉着脸不吭声,等转到另一条相对安全点的街道了,他放下聂青婉,语气里依旧难掩那一股后怕劲,出声说道:“等明天我让随海看看哪一个时段人少,我们再来,这晚上人太多了。”

    他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一条飘着花花绿绿裙子的街,目露惊恐,天不怕地不怕的殷皇,头一回觉得有女人们的地方完全就是洪水猛兽啊,去不得!

    殷玄紧紧攥住聂青婉的手,轻哄道:“我们先去北乡南苏一线桥吧,等折回来的时候,若是人少了,我们再去逛,好不好?”

    对于聂青婉来说,去北乡南苏一线桥当然比逛这街重要,她点点头,说道:“好吧。”

    殷玄便高兴地牵着她,走了。

    穿过大拱门,就是桥墩,大拱门上方悬挂着三个大大的红灯笼,红灯笼上面贴有黑色字体,在内里烛光的烘照下,份外醒目,聂青婉抬头看了去,从左到右,依次排开,写着大名乡三个字。

    聂青婉收回目光,抬脚踏入。

    可是,要上桥,得付钱。

    聂青婉额头抽了抽,想着是谁搞的这种收钱的技俩,上个桥还得付钱的呀?

    聂青婉小的时候随便在这个桥上走,横着走都没人管,当然,那个时候的桥远没有现在这么壮观,这么大气,也没有这么大的容纳量。

    桥墩处有一个收钱的门口,坐着大名乡的当地人,有买人票的,有买车票的,人票就是人入,车票就是车入,聂青婉延长视线往前瞅了瞅,那桥着实极宽,中间可并行两辆马车,两侧还可再走人,桥栏白玉色,印在月光和水光之中,如仙桥一般,难怪要收费了,在这个情景下看了此桥的人,没有谁不想迫切地上去感受一番的,完全抓住了游人们的心理。

    聂青婉想着,这桥不会也是殷玄设计的吧?

    聂青婉朝殷玄看去,殷玄正在吩咐随海去买票,等随海去了,殷玄这才看向聂青婉,说道:“稍等一会儿。”

    聂青婉问他:“这桥是你设计的?”

    殷玄笑道:“我哪有时间,是卧常谷的儿子设计的,唔,就是我们现在住的那个屋子的建造者,一个姓卧的工匠。”

    聂青婉不知道卧常谷是谁,小时候没听过,还没长大就又进了宫,之后也没心思和精力去关注一个小小的大名乡,不过,不管卧常谷是谁,都跟她没关系。

    聂青婉也不再问,就站在那里等,可嘴巴停了,眼睛却没闲着,一直在桥上搜索着苏安娴和聂义的身影,不一定能看到,因为不确定他们今晚来不来,但聂青婉还是一眨不眨地在人群中翻找。

    殷玄安静地陪着她的身边,不顾那些频频扫过来的视线,以及窃窃私语和压低了的兴奋的尖叫,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在这一刻,他的生命里只有她。

    随海去买了三张人票,回来后自己留一张,另两张递给殷玄。

    殷玄接了,低头看一眼,又把票递给聂青婉,温声道:“娘子拿着吧。”

    一句娘子,喊的聂青婉差点跌倒。

    说是温声,但是他这声音却大的出,完全是用内力发出来的,基本上十里之外的人都能听见。

    干嘛突然就用内力发音,神经病,她又没聋!

    聂青婉没好气地白了殷玄一眼,伸手将票一抓,往前走了。

    殷玄默默地笑开,想着这么一喊,就没人敢再觊觎他了,他是有家室的,他有娘子,别人都靠边站。

    殷玄谁也不看,也不管周围的人是什么样的脸色,见聂青婉走了,他还在牵着她的手,他也跟着走。

    随海倒是左右前后地望了望,见所有的女子们伤心垂地的样子,随海就知道,皇上这丫又在耍他那一套腹黑的心计了,如此以来,谁还敢打他的主意呀?不能透露身份,又不想招蜂引蝶,更不想让婉贵妃知道,所以,就用这种方法。

    随海翻白眼,却又忍不住悄然地竖起了大拇指,送给皇上一个绝版的大赞。

    随海见聂青婉和殷玄已经上桥了,他也赶紧把票交了,跟上。

    苏安娴和聂义昨日一大早就到了苏府,白天没出来,晚上才出来,在桥上溜达了好久,直到夜深,桥上的人陆陆续续的散去,他二人也没能见到聂青婉,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悻悻地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苏安娴吃了早饭后没带聂义,就带着聂海裳来桥上转了转,还是没撞见人,苏安娴下午就没来了。

    但吃完晚饭,她还是跟着聂义,带着聂海裳来了。

    这一来就看到了人。

    确切的说,是看到了穿着一身冰蓝湖色泽直裾,虽混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之中,却依然难掩那一身风云矜贵之气的殷玄。

    苏安娴在看到殷玄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一怔。

    聂义见她停下了,抬头望了望,这一望,也望到了殷玄,聂义也怔了怔。

    三年多了,他们再也没见过这个男人,那些往日相处的一切全都随着尘封的记忆一起被深锁进了漆黑的屋子里,再也出不来,可在看到殷玄的这一瞬间,那些记忆排山倒海,顷刻间滚滚砸来。

    殷太后第三年,苏安娴过四十岁生辰,那一天,聂青婉将殷玄带到了聂家,也是在那一天,这个姓殷的来自于殷氏皇族血脉的男孩成了他们聂氏一员,因为聂青婉当着聂家列祖列宗的面儿把他收为了义子。

    从此聂义和苏安娴就把殷玄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既成了十三岁女儿的义子,那便就是他们的孙子。

    他们从来没拿殷玄当外人看过,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孙子那样对他。

    只是,这个男孩,终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也不是寻常人家家里的普通孙子。

    他是殷祖帝后人,他的骨血是残冷的,他弑杀了他的母后,断绝了与聂氏的一切情义,这个世上,大概没有比他更凉薄更无情的人。

    原本在聂青婉死后,聂义和苏安娴就打定了主意,老死不会再与殷玄见一面。

    可如今,隔着一座桥,隔着桥上形形色色的人,他们还是碰面了。

    殷玄也看到了聂义和苏安娴,那一刻他的神情平静的近乎淡漠,可眸底却猝然掀起了一丝狂澜惊涛,但很快他就掩下来,伸手将聂青婉往怀里狠狠一搂,那一刻,心底不可扼制的被一股莫大的惊恐和害怕填满。

    殷玄想,他怕什么呢?

    怕他们发现他对他们的女儿存在着那种不堪的心思,还是怕他们横中阻拦?

    他们如今还是那个太后的父母,可他怀里的女孩,却不再是他们的孩子了。

    殷玄想,朕如今拥着的人不是太后,而是华北娇,他的妻子,他的妃子,一个身份和地位都不会与他产生冲突,亦不会产生隔阂的女人。

    想到这里,殷玄在猝然间看到聂义和苏安娴的那股子后怕劲就散了,他亲亲聂青婉,他知道她也看见了,他知道她现在很急切,巴不得立刻冲到那二老面前去,但是,在做这一切之前,她会先把他打发走。

    殷玄想,不用你打发,朕会自己走。

    殷玄很不想松开聂青婉,可他也知道,在聂义和苏安娴面前,他完全没有份量,以前是,现在亦是,而今天,她见到了人,那是无论如何也要上前去相认的,他阻止不了她,即便阻止了,也阻止不住,还会惹得她更加的恨他。

    殷玄艰难地松开手臂,指了指远处漂亮的大船,低声说:“我带随海去看看,看那里面有什么,你站在桥上别动,我就只看一眼就回来,若是没什么不能见人的,我再带你去,到船里转转,若是能租一艘船,我们就看看江景,好不好?”

    聂青婉抬头看他。

    殷玄也低头看着她,他眼中的不舍和挣扎,她全都看见了。

    聂青婉扭头,朝那一片船泊停留之地扫了一眼,想着,你完全没必要自己去,差随海去就行了。

    聂青婉也知道,以殷玄对她的感情,他哪里舍得离开她一步,半步都舍不得,但为了她能够与父母相认,他就忍痛让自己离开。

    聂青婉内心里感动一片,眸光也变温柔了,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笑着说:“好。”

    殷玄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拿在嘴边吻着,他是真的舍不得离开她,一步都不行,可他必须走。

    殷玄克制着重新将聂青婉捞进怀里锁住的冲动,逼迫自己松开她的手,转身大步走了。

    随海眼见皇上走了,也连忙跟上。

    他虽然不能说话,可耳朵能听,知道皇上说了要带他去看船,他当然不敢留。

    经过聂青婉身边的时候,随海还是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那一眼,在很多年以后随海想起,都觉得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他竟然看到了太后眸底腾飞而起的心疼。

    心疼?

    随海想,是在心疼皇上吗?

    随海想,他一定是看花眼了,毕竟这四周的灯光实在太缭绕。

    随海甩甩头,赶紧追上殷玄。

    聂青婉收回落在殷玄背影上的视线,抬步,一步一步朝聂义和苏安娴走去,周围人声如潮,马车轰隆,可此刻,那些声音和人全都淡了远了,形成了一个隔绝的世界。

    在这个安静的世界的尽头,站着她的父母。

    原本,这个距离是难以跨越的,是生死相隔的,他们应该是站在奈河桥的那一头,她站在这一头,此生再也不复相见。

    可如今,那生死难跨越的桥变成了如今可跨越的,那此生再也不复得见的人如今可以见着了。

    聂青婉眸底一热,泪涌眼眶,她伸手捂住嘴,禁止自己哭出来,她提起裙摆,一步一步走下去。

    聂义和苏安娴站在那里,看着她朝他们走来。

    他们的眸底也渲染上了泪,他们看着远远走来的那个陌生的女子,跟女儿长的不一样,没女儿好看,好像比女儿还要纤瘦,弱不经风的,迎桥走下来的脚步是坚定的,可总感觉她下一刻就会被风给刮跑,那黄裙摇摆,摇的人心惊胆颤。

    苏安娴再也忍不住,冲上去就将她抱住,哽咽着喊一声:“婉儿。”

    聂青婉也再忍不住,扑进她的怀里,哇的一声就哭了,她紧紧地抱着苏安娴,两手绞着她背后的衣衫,哭的像一个走失了太久终于寻回了母亲怀抱的孩子。

    母女俩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惹的路人纷纷侧目,聂义也红了眼眶,可好歹他是男人,没那么容易流泪,聂海裳倒是受不住这个场景,也默默地流了泪,她拿帕子擦着眼,见路人都在往这里指指点点,她赶紧走上前,把苏安娴和聂青婉劝走了。

    几个人离开桥面,去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夜店茶铺,铺子里没什么人,比起大名乡的热闹,苏城这边就冷清多了。

    又逢夏季,茶铺里面的人就更少。

    几个人进了一间独立的包厢,点了苏城地道的春山茶,便坐在一起打开了话匣子。

    苏安娴看着聂青婉,一眨不眨的,半晌后终于捞出帕子擦干净眼泪,欢喜之极的道:“娘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你,虽然不是你的容貌了,虽然这么看你总是怪怪的,可娘心里冒泡似的高兴。”

    聂义伸手攥紧苏安娴的手,也看着聂青婉,出声说:“爹这么看你也挺怪,这幅脸甚是陌生,你若不说你是聂青婉,还真没人相信。”

    聂青婉也用帕子擦着眼泪,闻言手臂顿了顿,带着点儿哭后的泪腔说:“这种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觉得是绝诡谈,若非我自己亲身经历着,我也不敢相信,但这就是真的,爹,我回来了。”

    聂义用着父爱般的慈祥目光看她,说道:“爹知道,爹的婉儿回来了。”

    聂海裳好地冲着聂青婉打量来打量去,最后实在没忍住,屁股一抬,坐到了聂青婉身边儿,抬起手指,捣捣她的胳膊,捣捣她的头,又戳戳她的脸,然后低声道:“真的不是婉姐姐,可又是婉姐姐。”

    聂青婉本来因为与父母重逢而一时情绪泛滥的心因为聂海裳的这话一下子就破涕为笑了,她抓着聂海裳的手,笑着说:“什么叫不是婉姐姐,就是你的婉姐姐。”

    聂海裳点头,又禁不住担忧地问道:“婉姐姐这么呆在华北娇的身体里,会不会有事?”

    这个问题一问,苏安娴和聂义同时紧张了起来。

    苏安娴说:“是呀,这灵魂附体能长久吗?”

    聂义蹙着眉头说:“这种事情我们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还真不知道婉儿能不能一直留下来,若是不能……”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聂青婉就打断了他,聂青婉轻声道:“这种问题就不必去想了,没有结果的问题,想来无意,我就是很想爹娘,这才想来看看你们,也想知道你们过的好不好,如今看到你们都挺好,那我也得走了,我跟殷玄如今住在大名乡乌雅路29号,若爹和娘哪天又想见我了,差人送信到这个地址,我看到信后会出来跟你们相见,但是现在,我得走了。”

    苏安娴舍不得,聂义也舍不得,可他二人都知道,如今的聂青婉不再是他们的聂青婉了,她是殷玄的妃子,她是华北娇。

    他二人即便想留,也没那立场留。

    倒不是怕聂青婉拒绝,而是知道殷玄不会允许。

    以前的殷玄没有话语权,在聂青婉面前,他只有听令的份,聂青婉要留在哪里,他都管不了,可现在……

    聂义和苏安娴都忍不住低叹一声,不知道该怎么来说这一段孽缘。

    聂义和苏安娴站起身,送聂青婉离开。

    聂海裳也跟在身后,目送聂青婉离开。

    聂青婉离开后又回到了北乡南苏一线桥上,而在她去见聂义和苏安娴的时候,殷玄一个人走出了人群,走到了那一片泊着船乌的河滩之地。

    他没上船,只打发了随海去瞧瞧船上是什么光景。

    河滩对面是一片密林,有小路穿行,有少数的游客在往那里面走,殷玄心情不好,不想上船,也不想一个人站在这里,可瞅了瞅那条小路,他也没进。

    他抬头,往北乡南苏一线桥上望,虽然距离远的不能再远了,虽然那桥上的人都快缩成了一道模糊的线,可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了那上面的人。

    来来回回扫一圈,没有看到聂青婉,没有看到聂义,没有看到苏安娴。

    那么,就是一起走了。

    殷玄想,父女团聚,母女团聚,这一时半刻大概回不来。

    殷玄左右望望,没有找到一个可坐之地,只得走啊走,走到底,是一片湖,幽静沉冷,无人无风,好像什么外界的杂质都在这里止步了,他的心头倏然一静,站在湖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用这宁静的气氛来压制住内心因为聂青婉的离开而汹涌腾起的浮燥暴躁和恐惧。

    还没压制下去,身后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呼声:“喂!公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呀!那湖很深的!不能跳的!”

    随着声音落下的,是一道急急的脚步声。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拥抱时光拥抱你役者之魂种仙纪楚氏赘婿我开启了超凡游戏以力服人穿梭诸天的军火狂人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斩天立道革命吧女帝怂仙的世界朝花夕食豪婿韩三千老祖出棺神凰不为徒农家弃女总裁爹地别惹火这个西游炸天1号追妻令:天才酷宝神秘妈咪天下第一我真的是个小老师最强傻婿纵横九千年我的1999年益在人间我的宠物超级凶我能拉低别人的智商盗天者死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