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大殷女帝》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正文 第96章 十分喜爱

正文 第96章 十分喜爱

书名:大殷女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繁华锦世 ||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小仙女种田忙奶爸的修真人生男神投喂指南福运绵绵医武透视至尊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宠入怀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混沌丹神回到明初当王爷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无尽升级新白蛇问仙小祖宗要上天名门第一闪婚权宠悍妻蛊仙奶爸九十九度甜婚神工仙帝归来混都市来自亿万光年的男人修真弃少混花都画妖师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小祖宗,要上天丘子坟武逆国手圣医九转神帝诸天谍影

    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随海和戚虏对望了一眼,二人眼中皆露出一丝无奈的茫然,随海想着,用不用这么着急,奴才只是怀疑婉贵妃可能是生气了,但不一定啊,你一个九五之尊的皇帝,就这么穿着龙袍在皇宫里飞檐走壁的好么,被人瞧见了多掉面,坐御辇又不会多花多少时间,紧张个啥。

    戚虏想的是,皇上坐在帝王座上多年,早已不再历经杀场,但武功还是如此了得呀,一眨眼就不见了,这轻功,实在不是我辈能够赶得上的。

    皇上不坐御辇了,随海和戚虏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只好让人抬着空御辇回了龙阳宫。

    他们赶回到龙阳宫的时候殷玄早就到了。

    殷玄当真是急了,听到随海说聂青婉生气了,他哪里还有心情坐御辇,飞的时候都足足地提起了全身功力,几乎真的是眨眼时间便落在了龙阳宫的门口,然后一股作气地冲到寝殿门前,推开了门。

    一进去,整个人一顿。

    他眨了眨眼,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又退出去,看到门口守着谢右寒,再看一眼寝殿上方悬挂着的红底金编的‘寝宫’两个大字,想着自己没进错。

    他又一脚跨进去,上下左右地打量了一眼周围的装潢,默默地抿住唇角,想着,不是生气了,是十分的生气,都气的把寝宫里头一切喜色的东西都换下了。

    待走进内室,能看到那一张龙床了,他就更肯定某个小女人气的不行,床上所有肉眼可见的红色东西都不见了,没有了红绡帐,没有了红床单,也没有了红枕头和红被面,就连地毯,也全部都换上了黄色的,瞅一眼窗户,大红囍字也看不见了,窗台上摆着满满的绿植和五颜六色的花。

    她这么擅作主张,他应该要生气一下的,可偏偏就没办法生气。

    这样的场景,让他觉得自己的寝宫不再只是他一个人的,而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而她也乐意摆置这屋内的一切,虽然他最喜欢的红没了,可这样的摆饰,莫名的增添了独属于她的生活痕迹,独属于她的喜好,独属于她的细腻,又让他觉得心潮澎湃,为什么心潮澎湃?因为这样的龙阳宫不再是冰冷的宫殿,而是他们共同经营的爱巢。

    殷玄走过来,看到聂青婉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饭,王云瑶和浣东浣西都在边上伺候着,他又一愣,想着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才吃饭?

    四个女人没想到他还会回来,也跟着一愣。

    很快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就反应过来,连忙福身见礼。

    视线从他身上抽走的时候,王云瑶看到了他腰间多出来的荷包,那一顷刻间,王云瑶的眼眸骤然一冷,接着满目结了冰,她垂下头。

    聂青婉也看到了那不合适宜的荷包,但是她什么表情都没有,垂下眸子,继续有条不紊地拿着筷子吃饭。

    别说搭理他了,就是一个眼神都不再给他。

    王云瑶拿起筷子,继续给聂青婉夹菜。

    浣东和浣西拘谨地站了会儿,被聂青婉喊着夹菜的时候她二人也顾不上殷玄了,连忙投入到伺候聂青婉的行列里去。

    殷玄站在那里,无端的就觉得自己被遗弃了,明明他没有做亏心事,若真论起来,早上是她跟聂北合谋害他生气了,不是应该他甩她脸色吗?怎么这会儿倒有一种自己很对不起她的感觉。

    殷玄抿了抿唇,走过去将她抱起来,然后他自己坐在她的椅子里。

    熟悉的场景一回来,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就立马要退,被聂青婉喊住:“我还没吃完呢,你们走什么走。”

    王云瑶一愣,看看聂青婉,看看殷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浣东和浣西也是左右为难。

    殷玄心想,怎么就生这么大的气,他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低声说:“朕来伺候你,不用她们。”

    聂青婉不为所动,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抬眸对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说:“愣那里做什么,过来夹菜啊,我还没吃饱。”

    王云瑶哦一声,但却站在那里没动,实在是皇上身上的气场太强了,她怀疑她要是敢往前挪一步,下场就是灰飞烟灭。

    浣东和浣西也不敢动。

    殷玄眼皮轻垂,拿起筷子和碗,夹了她最喜欢的菜在碗里,然后一手端碗,一手拿筷子,亲自喂她。

    聂青婉张嘴吃了一口,算是敷衍他,然后就说不吃了,要起,被殷玄按住,殷玄搁下碗和筷子,眼睛锁定在她的脸上,话却是对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说的:“都出去。”

    王云瑶立马拔腿就跑。

    浣东和浣西也卯足了劲往外奔。

    等出去了,合上门,浣东和浣西甚至是王云瑶,都控制不住一阵胆寒,刚刚皇上那样子,当真可怕啊。

    王云瑶有点担心聂青婉,但是,她更怕皇上,所以,郡主你自求多福吧。

    浣东和浣西双双绷着小脸,站在那里,缓着紧张的心。

    谢右寒见她三人面色有异,就问:“怎么了?娘娘换了寝宫里面的东西,皇上生气了?”

    王云瑶摇摇头:“不是。”

    谢右寒道:“看你脸色,不像没事的样子。”

    王云瑶轻叹一口气:“不知道怎么说。”她想到皇上腰间戴的那个荷包,脸色又一沉,说了句:“我去一趟医房,你守好门。”

    谢右寒点了点头:“你去吧。”

    王云瑶去医房找冼弼,原本有些事情只有冼弼知道,祝一楠是没掺和的,但这次的事件,祝一楠不掺和也不行了,一来他跟冼弼就住在一个医房里,瞒不住,二来聂青婉吩咐冼弼找能够跟箭伤起冲突的香料,并将此香料制出来给她,单凭冼弼一个人有些吃力,故而祝一楠也加了进来,三来祝一楠是晋东王府的家臣,所忠就是晋东王府的主子,对华北娇更是忠心耿耿,如此一来,也就没必要瞒着他了。

    王云瑶过来,冼弼和祝一楠都很忙,没功夫管她,她一个人坐在那里,蹙着眉头。

    冼弼抽出空扫了她几眼,最后发现她很不对劲,就丢开手上的香粉,去净了净手,过来往她对面的椅子里坐去,问她:“有事?”

    祝一楠往这里扫了一眼,耳朵听着,手上却没闲着,继续研制香料,两边儿都不耽误。

    王云瑶抬头看着冼弼,嘴巴张了张,最后又闭上。

    冼弼道:“有事就说呀,吞吞吐吐,一点儿都不像你的作风。”

    王云瑶心想,我也不想吞吐,这件事郡主并没有让我跟你们说,但我实在憋不住,就怕说了郡主会怪。

    王云瑶沉思斟酌了半天,最终还是跟冼弼说了。

    聂青婉让王云瑶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可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却关乎着好多人的生死,聂青婉断定拓拔明烟今日冷毒发作是假的,也知拓拔明烟会利用殷玄来害她,聂青婉能想到的就是香,因为拓拔明烟只有这个东西可用了。

    聂青婉对王云瑶说,如果殷玄回来,身上当真多了东西或者多了不该存在的其他异香,那么,殷玄就成功被拓拔明烟利用了。

    聂青婉又对王云瑶说,如果殷玄身上多了荷包,那那个荷包里装的必然就是致她中毒的香料,只不过,那香料不会有很多,因为装太多,她会突然之间中毒,这样拓拔明烟就等于暴露了。

    所以殷玄那荷包里的香料必然很少。

    聂青婉让王云瑶做的,就是在殷玄晚上歇下的时候,把那个荷包拿走,往里面添加香料。

    香料一多,聂青婉中毒的速度就会加快。

    如此,拓拔明烟的一番心计就白费了。

    当然,聂青婉十分清楚那香料不是拓拔明烟弄来的,而是陈德娣这个皇后,那么,东窗事发后,依拓拔明烟和陈德娣面和心不和的状态以及之前陈裕出卖过拓拔明烟的过节,拓拔明烟一定会反咬上陈德娣,这么一来,二人就都逃不掉了。

    只不过,聂青婉十分了解殷玄。

    殷玄这个人,心机深沉,做事诡谲,这么一件事出来,他会立马保拓拔明烟而弃陈德娣,如此,一切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当然,给荷包里添加香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可这简单的事情后面,藏着多么心惊的阴谋。

    原本王云瑶还存在着侥幸,希望皇上不要真的被拓拔明烟利用了,可刚刚看到殷玄腰上的荷包,王云瑶知道,这一步棋,非走不可了。

    王云瑶觉得这一步棋太险,搞不好真的会出事,事先跟冼弼和祝一楠说了,他二人还能及时抢救,为什么说他二人能及时抢救,因为郡主想将计就计,用中毒这一计让拓拔明烟和陈德娣一起完蛋。

    冼弼听完,倒没有惊慌。

    祝一楠手一抖,冼弼回来让他帮忙找郡主所喝箭伤药的相克之物并制成香,然后再找对症的解药的时候他就觉得怪,但他什么都没问,因为这是郡主的吩咐,所以他不问,可不问不代表不疑惑,如今,终于不用再疑惑了,他听懂了。

    祝一楠也丢开手上的香料,去净了净手,走过来,对王云瑶道:“这一步棋着实很险,皇上是何等人啊,你去偷荷包的时候,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冼弼沉默着没说话,稍顷,他道:“不用担心,娘娘既敢用此计,就定然不会让皇上发现。”

    王云瑶道:“我倒不是担心这个,我就是担心那毒,郡主之前中过一次毒,还是十分厉害的一丈红,这要是一不小心……”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可冼弼和祝一楠同时凝重了脸色。

    冼弼想的是,晋东郡主因为那个毒而死了,太后活了过来,若是太后再因为这个毒而消失了,那可如何是好?

    冼弼立马站起身,拉着祝一楠,说:“我们赶快把香料制出来,再抓紧时间制出解药,交给王管事,至少在娘娘当真毒发的时候,王管事可以给她服下解药,皇上不放心别的御医,到时候一定会传我二人过去,只要我二人不说娘娘服了解药,皇上也就不知道,那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娘娘的计谋成了,她还能避过一劫。”

    祝一楠连连道:“说的对。”

    冼弼似乎有经验了,看一眼那些磨下来的废品香料,蹙眉道:“一会儿得想办法把这些香料都处理掉,再用药材来中和掉这些气味。”

    祝一楠佩服地道:“还是冼太医想的周到。”

    王云瑶见冼弼有条不紊镇定异常,她的心也缓缓一定,她又坐了一会儿,拍拍衣服,出去了,回到寝宫门口,她往门上看了一眼,问浣东和浣西:“娘娘用完膳了吗?”

    浣东摇头。

    浣西也摇头。

    王云瑶蹙眉,看着那门,想着,怎么吃这么久。

    不是聂青婉吃的久,是殷玄。

    殷玄把三个姑娘赶出去后就抱着聂青婉左亲右亲,亲的她怒火中烧他才停住,他贴住她耳朵,笑着说:“你吃饭朕就不亲了,你若不吃,咱们就到床上亲。”

    他说着,抱起她就要往床边走。

    聂青婉立马道:“我吃。”

    殷玄忍不住笑出声,又坐回去,亲自喂她。

    聂青婉面无表情地吃着,吃饱,殷玄也不放开她,就那般抱着她,用她的筷子,用她的碗,开始风云残卷,扫荡着桌面上的饭菜。

    聂青婉十分嫌弃地皱眉:“难道你一天没吃饭?中午陪明贵妃吃了饭,晚上也陪她吃了饭,都吃到哪里去了?”

    她很不客气地低头,瞅着他,鄙夷出声:“只顾着爽了吧?”

    殷玄听出来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后,默默的抿了抿唇,在她的视线盯视下,莫名的深吸一紧,他咽下嘴里的食物,喝了一口水,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这才闷声说:“朕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除了你,朕没有碰任何人。”

    他说着,搂紧她,解释:“今天明贵妃身体不适,冷毒发作了,朕是念着她可能活不长久了,就去看了看她,但朕没有陪她,吃完饭朕就走了,下午在御房,晚上陪她吃完饭朕就立刻回来了。”

    说着,声音又渐渐低下去,有点可怜兮兮地说:“虽然朕中午和晚上都在烟霞殿吃饭,可朕实在吃不下,基本上等于没吃,早上朕也没吃饱,朕饿了一天了。”

    聂青婉丝毫不同情他,说道:“活该。”

    殷玄一下子被箭插了心脏,默默地流着血,想着你不关心朕就算了,能不能不要落井下石。

    殷玄闷闷不乐地重新拿起碗和筷子,将剩下的饭菜全部吃光。

    聂青婉实在不想坐他怀里,也不想看他吃饭,她要去躺床上,殷玄不让,油腻腻的嘴凑过来在她脸上吧唧了一下,低声说:“朕马上就吃饱了。”

    聂青婉掏出帕子恶狠狠地擦着脸。

    殷玄看着,无端的就笑了,等她擦完,他又冲着她的另一边脸吧唧了一口,见她又要擦,他看向了她的嘴,眸光微眯,带着赤骨的锓略:“你擦吧,擦了一会儿我们在床上好好玩一玩这个游戏,朕说了,这个游戏,朕十分喜爱。”

    说完,对上她的唇轻啄了一下,这才认认真真地开始吃饭。

    聂青婉一瞬间气闷窒心,从来没觉得被人威胁是这么难受的事,这个混球!

    某混球不知道他多遭人嫌,见怀里的女孩安份了,他心情十分畅快地将满桌子的饭菜吃了个精光,把早上和中午以及晚上欠的全都补了回来。

    然后,吃撑了。

    再然后,他就十分理所当然地要抱着聂青婉去散步。

    聂青婉不去,挣扎着要去休息,可她身娇体软又有伤在身,哪里是殷玄的对手,殷玄轻轻松松就将她制伏了,一路抱着出了门。

    门外守着谢右寒,还有王云瑶和浣东浣西,以及赶回来的随海和戚虏。

    本来几个人在门口闲适的聊天,可一听到门声响,几个人就纷纷往门口看了去,看到殷玄抱着聂青婉出来了,几个人先是一愣,继尔齐齐地垂头,不敢看了。

    殷玄抱着聂青婉往台阶处走,经过那些人的时候也不指名点姓,只随口说道:“进去收拾了,该回去休息的就回去休息,天色也挺晚了。”

    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对劲。

    可细细一琢磨,就很不对劲。

    随海虚虚地抬头,用余光扫了殷玄一眼,但可惜,殷玄走开了,他只扫到一个背影,光看背影也看不出来什么,随海又收回视线,斟酌着是跟上去呢还是跟上去呢?

    最后,他选择回屋睡觉。

    戚虏朝御林右卫军们一挥手,带着兄弟们走了,走之前还是跟谢右寒以及御林左卫军们一一招了个手,算是打了招呼。

    王云瑶跟浣东和浣西带了一些宫女进去收拾残桌冷盘。

    谢右寒往门内扫了一眼,也带着御林左卫军们走了。

    谢右寒原先住在华府,但担了御林左卫军统领后就住进了宫里,跟王云瑶和李东楼一个殿门,只是院子不同,王云峙也住进了宫里,跟李东楼一个院。

    谢右寒回去的时候王云峙和李东楼正在月光下的凉亭里乘凉饮酒,这两人虽然才接触两天,似乎还挺臭味相同,谢右寒今天受了一肚子窝囊气,也不回屋了,往凉亭的方向一折,凑上去讨酒喝。

    两三杯酒喝下肚,他就把今天陈温斩的事情说了,当然,关于陈温斩伤了聂青婉那件事以及陈温斩抱了聂青婉那事他是没有说的,他只是提了拔刀那一幕的事情。

    李东楼当下就跳了起来,大呼小叫的:“你见了陈温斩?还跟他对过招?”

    他无比兴奋地道:“说说,说说,快说说,他的刀功是不是特别厉害?”

    谢右寒没好气地瞪他:“厉不厉害你不会亲自去试试?”

    李东楼兴奋的神色一下子萎靡,他抱着酒杯,惆怅叹气:“我倒是想,可你不知道陈温斩那人,简直可恶之极,我堵过他多少次了,他每次都对我视而不见,反正不管我怎么堵他,他都能顺利地从我眼前走开,你说邪不邪门?要是他用过轻功从我面前飞走我还能接受,可他每回就是大敕敕地从我身边走过的,你说气不气人?”

    谢右寒想到自己今天遭受的耻辱,猛地灌一口酒,说:“不气人。”

    酒杯落下去的时候,他又说:“其实你该庆幸,庆幸他对你视而不见了,若他真的应了你一招半式,你会开始怀疑人生。”

    这话一落,王云峙就朝谢右寒看了过去,他笑道:“看来你今天被他虐的很惨,惨的开始怀疑人生了。”

    李东楼搂着酒坛子,凑到谢右寒面前,不敢相信地问:“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谢右寒不理他,只闷着头喝酒。

    王云峙微挑眉梢,淡定地端起酒杯,趁着饮下去的功夫说:“被打击很正常,曾经血浴九州的人物,在殷太后年代,提起这几个人有哪一个不闻风丧胆的?不说你了,就是我跟陈温斩对上,那都是被虐的对象,行了,你也别垂头丧气了,有差距是好事,证明你还有提升的空间。”

    在晋东遗臣的那几个人年轻人中,武功最好的就是王云峙了,其次是华州,再之后才是谢右寒,后面再跟着王云瑶,谢包丞是最差劲的。

    王云峙对上陈温斩都会被虐,更不说谢右寒了。

    可谢右寒听了这话没有舒坦,反而更糟心,反正今天被打击的太惨了,不管怎么宽解,他还是糟心。

    他闷闷地喝酒。

    李东楼看着他这个状态,很能体会他此刻内心的崩溃,因为,他也经受过。

    李东楼感同深受地陪着谢右寒喝酒,最后,二人都喝醉了。

    王云峙没管烂醉如泥的二人,淡定地一个人坐在凉亭里喝酒赏月,只是,抬头望月,脑海里就无法不想起那个女人,他淡淡扯唇,露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苦笑。

    正欲起身,打算练一套剑法思念一下故人,结果王云瑶来了。

    王云峙这才刚住进宫里头,王云瑶怕他不习惯,几乎每晚都要来一趟,陪陪他。

    王云峙确实不习惯住在这皇宫大苑内,但自从回归王家,收敛了在江湖上的生活习性,他也算适应了,倒也不那么难受,看到王云瑶在朝这里走,他就扭过头,冲她问一声:“忙完了?郡主歇下了?”

    王云瑶边走边说:“忙是忙完了,但郡主有没有歇下我就不知道了,皇上把我们都打发走了,带郡主散步去了。”

    王云峙哦了一声,没再多说。

    王云瑶走过来,这才看到凉亭里还有两个人,且喝的醉醺醺的。

    王云瑶眨了眨眼,指了指李东楼,又指了指谢右寒,笑道:“拼酒吗?这么不经喝?”

    王云峙笑道:“不是拼酒,是拼谁的心更崩溃。”

    王云瑶一愣,显然没听懂,她走上前拍了谢右寒的脑袋一下,又拍了李东楼的脑袋一下,然后绕个圈,坐在了王云峙旁边的石凳上,瞅了瞅石桌上的酒坛子和酒杯,拿了一个空杯,问王云峙有没有人用过,王云峙指了一下李东楼,王云瑶就把杯子放下了。

    谢右寒面前还摆了一个杯子,不用想,也被用了。

    王云瑶无奈,拿了王云峙的酒杯要来用,王云峙立马把酒杯一掂,站起身说:“哥先回了,你把他二人送回去吧。”

    说着,脚步一移,人已飞到了他的屋檐下。

    王云瑶大吼大叫:“王云峙,你太过份了!”

    回应她的是王云峙的关门声。

    王云瑶:“……”亏我还来关心你,什么哥呀!

    王云瑶的那一吼,直接把身边的李东楼给吼醒了,他睁开眼,看了看面前的人,忽然一伸手,把她勾到了怀里,伸手揉着她的脸,醉醺醺的说:“咦?王教头,是我眼花了还是你毁容了,怎么刚刚还是男的,这会儿变成了女的了?”

    他说着,头往王云瑶的脖间一蹭,闻了闻,大笑:“女人味。”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拥抱时光拥抱你役者之魂种仙纪楚氏赘婿我开启了超凡游戏以力服人穿梭诸天的军火狂人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斩天立道革命吧女帝怂仙的世界朝花夕食豪婿韩三千老祖出棺神凰不为徒农家弃女总裁爹地别惹火这个西游炸天1号追妻令:天才酷宝神秘妈咪天下第一我真的是个小老师最强傻婿纵横九千年我的1999年益在人间我的宠物超级凶我能拉低别人的智商盗天者死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上一章大殷女帝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