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元始诸天》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元始诸天 > 易鼎 第一一一章上元八景

易鼎 第一一一章上元八景

书名:元始诸天  类别:修真小说  作者:弃还真 || 上一章元始诸天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终南录剑问仙痕修二代的日常随笔都市超级医圣无耻之徒逆世魔女:强宠天才妃咸鱼的自救攻略重生之前方高能六宫凤华本港风情画变身在漫威世界此四时重生特工小娇妻超级医生在都市喜剧大世界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诗意的情感我是一个引灵人绝色毒医王妃风雨满煜城星临诸天重回五零当军嫂九零学霸俏神医神级基地重生泼辣俏娇媳九零学霸小军医权路风云重生影后娇妻:江少,捧上天幻想世界大掠夺

    渺渺龙气,轻吟不绝,祥云蔼蔼,华光百丈。

    第三重龙台显世,让龙台诸帝们面色一变,随即神情复杂的,望着这一位中兴大越的宣宗皇帝。

    阴世之中,所谓名分固然重要,却也不是不可逾越的。

    所谓一点魂灵入冥土,阴世中最重的,还是毕生功业,一世功德。

    宣宗于大越皇权衰微之际,只手挽天倾,再度确立方氏皇权。为帝主政其间,重民生轻税赋,延续大越气数,可谓有再造大越之功。

    得此大功,有此高位,也是应当应分!

    荀少彧坐于龙庭至高,注视着徐徐,踏入宫围的宣宗皇帝。

    此刻的宣宗皇帝,龙脉气数加身。其身心每时每刻,都与龙气交感,威势以几何之数上升。须臾之间,宣宗龙气之盛,俨然可与太宗皇帝比肩。

    宣宗顿身叩首,道:“孙臣,上拜皇祖!”

    龙台诸帝c周天鬼神,目光齐聚于宣宗一身。

    宣宗煌煌天子气,犹如七色宝盖一般,华华宝光,烁烁如琉璃光焰。

    这,即是一朝天子的根本之气,一身功业之证。

    有着如此功业,宣宗之名彪炳千古,其一身龙气之强,也就可想而知了。

    荀少彧颔首,缓缓开口:“尔自登基以来,一十三载兢兢业业,振兴社稷江山,有此之功,有此之德,朕心甚慰之。”

    宣宗皇帝微微垂首,默默听着太祖之训。

    纵然宣宗龙气堪比太宗,但龙庭之内祖龙至高,把握阴阳,唯吾独尊,其一贬一谪尽于祖龙一念。在大越阴庭中,作为太祖皇帝的荀少彧,有着无与伦比的威能。

    荀少彧伸手,道:“如斯功业,千秋传唱,万载不衰,当立太宗之下,高居诸帝之上位列诸帝第三位。”

    此时此刻,第三重龙台,诸多宣宗一朝的妃嫔c皇子,屹立于龙台一侧,静待着宣宗皇帝的归位。

    “臣孙,尊奉帝旨!”

    龙吟长啸,宣宗步履之际,一缕缕赤龙帝气浮动。

    荀少彧面带笑意,个中心思内敛,藏着千百心绪。

    大越龙庭已历,太祖开辟,太宗盛世,高宗守成,宣宗中兴的四个时期。俨然已是达至巅峰,进无可进,有盛极而衰,衰极而盛之相。

    除非百载之后,再出一位中兴之主,否则大越国运绝无二百之数。

    而大越二百载气数,于荀少彧而言,也只为聊胜于无。但是,若想谋求至高阴天子业位,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这一方世界,徒留无益矣!”

    有着太宗c宣宗二帝,镇压龙庭大运,荀少彧也能放心,专注于主世界的上元礼了。

    毕竟,荀少彧成龙成蛇,就看上元礼这一役了。

    主世界,

    烨庭,演武阁!

    自回转主世界,荀少彧一直于演武阁中苦修。苦苦磨练武道,只待着一鸣惊人的那一刻。

    轰

    轰

    荀少彧上身,筋肉起伏似如岩石,一记直拳横推,一尊尊金人像乱颤嗡鸣,寸寸缝隙自拳劲徐徐蔓延。

    这一十二金人,皆是演武阁自动添补的练功器物。每一尊的拳劲承受,都是原铜人像的十倍。其采取的材质,其坚韧程度,也远在黄山铜之上。

    以大筋若弦,用脊骨作架,荀少彧周身嘣嘣直响,一式式牛魔大力拳法横推方,招招都重若千钧c万钧不止。

    一十二尊金人像,在荀少彧霸烈刚猛的拳劲中,一如雨打芭蕉,铜音颤动不止。

    荀少彧拳影重重叠交,面目赤红着。若非太乙之金,极有灵性,并非凡俗之器物可比。本身材质非同寻常,强度堪较百炼之兵,稍一锤炼就是一口利器,质地尤为超凡。

    这些金人像,早就在荀少彧,那一道道力贯万斤的强横拳劲下,给生生拍成一块块的金饼。

    然而就算如此,这些金人像于荀少彧的每一拳下,都会被震下稀疏的金粉。金粉稀稀疏疏,徐徐洒落当空。

    “十一炼”

    荀少彧眸光烁烁,周身骨骼一十一炼,有十数抽筋拔骨之苦,一身骨骼打磨极致,勘入易筋煅骨二九之数,堪比十炼之兵。

    易筋煅骨是打磨肉身之境,一九之数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一朝踏入二九之数,肉身臻入极限,非十炼c百炼之兵,伤之不得。

    荀少彧臻至一十一炼圆满,举手投足即可力贯万斤之上,堪比伐毛洗髓之辈,其浑身似铜铸铁灌,有着铜皮铁骨钢脏腑,武力于荀氏年轻一辈,亦为少见。

    炼到百炼纯熟,荀少彧周身也似蒸熟了一般,泛着丝丝白气。

    “吼吼”

    模模糊糊间,荀少彧仿佛触摸一线契机,浑身犹似熔炉般,气血不断涌动翻腾,一十二炼从未有这一刻,近在荀少彧的眼前。

    轰

    金人像骤然崩开,一道浅浅裂口。裂口自前胸,微微下划一道曲线。

    荀少彧缓缓收手,稍稍蹙眉,看着金人像上裂痕缓缓愈合,绽绽金黄一如往昔,呢喃自语:“还是,差一些火候”

    这一具金人像,是测量伐毛洗髓大拳师的器具,就是寻常宗师级数的大高手,也休想一拳将之轰碎。

    除非荀少彧肉身三十六炼,圆满四九之数,炼就一身不坏金骨,才有这资格崩碎太乙之金。

    “果然,这肉身九九之数,十一炼功夫,一炼一重天地。也不知道白虎记忆中的那人,是如何炼就金刚不坏,证就天人的?”

    从白虎记忆中,得知金刚不坏这一重境界,让荀少彧的眼界,开拓了不知几许。

    而既然知道易筋煅骨十一炼,关乎自身道途。荀少彧对于十一炼之路,自然更加慎重。

    那人为数万载之前的人物,相传为霸王传人,一身武道撼天动地,几乎证就不死不灭之境。便是上古人王这般存在,也是力战数十日夜,方一举镇压了那人。

    要知道,上古人王身怀天命,神通广大不可思议。秉承天意而生的祂们,一半人性一半神性,至少都为天人道果,长生不朽与世。

    这等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者,都要费尽心思对付那人。那人的强横程度,简直超乎荀少彧理解范围,堪为神话中的神话。

    “那人虽被镇压,并非那人自身不强,而是天时不予,地时不在,就算有担山赶月的本事,也要黯然陨落。”

    “白虎记忆,固然残碎不堪,不能真正看清那人风采,但能让一头顶尖大妖惧怕至斯,那人的强横可想而知。”

    荀少彧揣摩着混元一气真功,试图以拳法揉炼真功之中,千锤百炼大成,功体无可匹敌。

    混元一气真功,经过荀少彧无数次推演,已然臻达一种微妙的平衡,肉身潜能煅炼极致,筋骨皮膜通通圆满。

    “这是进无可进了看来第一十二炼,其难度要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呐!”荀少彧缓缓握拳,骨节嘣嘣作响,几如铁石交鸣一般。

    凤梧金阙,

    重重凤凰沐火之相,于金阙中烁烁欲现。道道神焱灼烧宫殿,烘托着金柱浮雕绚烂。

    荀尚观面目幽深,看着几尊老太上们,沉吟不语着。

    此时的金阙之内,才是万里吕国,真正执nbn之人。

    这些老太上们看似精气神颓废,周身气血衰败,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但每一尊老太上,其巅峰战力都可比武圣人,都是荀氏吕国,镇压己身气数的定海神针。

    就连吕文侯,这位吕国国君,在某些必要之时,也要尊重几尊老太上的意思。

    “上元礼临近,那头虎妖仍潜藏烨庭,恐徒生变数啊!”一尊老太上忧虑的说着,枯瘦的身躯,仿佛时日无多一般。

    但其眸光开阖,那一种种炽烈之极的意境,仍然显示着这一尊老人,有着何等惊天动地的力量。

    听着老人的话,几尊老太上面上,或多或少的有着三分忧虑。

    毕竟,上元礼为荀氏主脉c支脉,选拔天骄之日。

    荀氏能历经百载不衰,顶尖强人辈出,固然有着荀氏竞争激烈酷烈。

    但其中的天骄,也不乏有旁系之人,都一并得了重用。

    这其中,上元礼所占据的分量,可谓是极重极重的。

    百载祖制,岂容得更弦改张!

    有一尊老太上,嘿然冷笑:“莫不成,为了头小老虎,就要中断这上元礼?上元礼百载,都从未有过中断,老朽不敢开此先河,更丟不起这脸皮。”

    “你”

    那尊老太上顿时气急,眉心戾气一闪即逝,随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身躯佝偻了少许。

    对于年轻人来说,规矩就是用来践踏的,开口就是祖宗不足法。但于他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人而言,尊奉了一辈子的规矩,就是凛凛高天,容不得小辈有一丝一毫的忤逆。

    “怪哉,怪哉,以那虎妖的本事,按说也脱不得咱手。如何会至今不见踪迹,莫非真是逃出烨庭?”

    一尊太上诧异摇着头:“这不可能啊”

    数尊老太上齐出,不要说是一介纯阳元神,就是长生天人于此,也要退避三舍。

    荀尚观轻声,道:“那头虎妖,重了吾一道周天轮回印。吾运转周天,推动轮回之印,虎妖虽是纯阳元神,历过三重劫数,也断无幸理。”

    “只是”

    荀尚观话有迟疑,不知因何开口。

    老太上沉声,道:“毕竟,那人事关重大,关乎吾荀氏兴衰,不得有丝毫怠慢之心。那虎妖既与那人关联甚密,就不能小觑分毫。而且,那人的神通,远在吾等理解范围之外,虎妖有甚么奇妙之术,也是应该如此。”

    荀尚观沉凝一会,自言自语道:“那虎妖底细不清不楚,既不是豫州大妖,也不是周边几州的大妖王,莫非真是出自九州之外?”

    其他几尊老太上,蹙眉良久,寿白眉头紧紧锁着。

    “九州之外?”

    几尊太上沉吟着,倘若真是来自九州之外,这事就愈发的复杂了。

    上古人族强绝一时,横行天地荒,开辟人道盛世。

    但人道盛世是一回事,人族不断衰败,又是另一回事了。人道是人道,人族是人族,两则却不能等同势之。

    所谓的九州,则是人族大能者们,开辟出来的人族祖地。于九州之外,那无边无垠的原始蛮荒,才是这方天地的真实。

    九州,只是这方浩瀚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一点边角而已。

    “若真是来自九州之外,这事就需仔细商颐了。”

    荀尚观目光幽幽,身为一国国君,他所知道的,见到的秘辛,远远超出寻常人的想象。

    正是知道的愈多,才愈发能明白何为敬畏。

    “虎妖是个隐患,这隐患不能带入上元礼”

    这是一尊老朽之极的老太上,眸中泛白混浊,但话语中透着一股决然。

    “老朽记得,咱荀氏有一枚修道人的宝符,唤作混元景符!”

    “这混元景符,可以衍化一方虚假天地,诸象自然,山河社稷,蛮荒山海,尽于一符之间演绎。”

    “您的意思是?”

    荀尚观若有所悟,喃喃着:“以混元景神符,布下一方法阵,自成天地世界。如此一来,任凭虎妖有何神通,都断然无所遁形。”

    这一枚宝符,只是第品之列,堪比同等位阶的神兵,其珍贵程度也犹有多之。

    只是可惜,这一枚宝符,纵然珍惜之极,是修道人的宝物。但是它一不能困人,二不能杀人伤人,除了衍化一方自在世界之外,根本就别无他用,就是一实打实的鸡肋而已。

    何为鸡肋,食之无味,弃子可惜。

    一枚第品宝符的珍贵程度,都够让元神真人们死命搏杀。纵然这枚宝符,并无多少杀伤之能,但品阶如此之高,也定能让一二元神真人,为之趋之若鹜。

    “这一枚宝符,确实能应和如今局势。”

    几尊老太上缓缓颔首,一旦以宝符布置,就是以那头虎妖,半残的元神,绝然堪不破一枚第品宝符。

    倘若那头虎妖,不知死活的,附在荀氏子弟们的身上,想要施行夺舍之事。

    这一枚景混元符,就绝对能让那头虎妖,狠狠地跌个头破血流。11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终南录剑问仙痕风雨满煜城黑了科技和他没关系的爱情祸起惊鸾俏影撩探江深闻鹧鸪暗帝:风华绝代之世子妃消逝的一千天今朝同醉我们仍然无法恋爱的理由机甲魂斗罗九零玫瑰号外刊残王夜半来爬床毕生劫沈先生,与你有染家主,少爷要爬墙!盛世巾帼卧拥长明以权谋妻繁花散尽笑满面女装养成计划天若不服蜜爱365天:南少,宠不停宠妻不停:总裁太暖心王妃要休夫最强医妃:邪王,太狂野!不卿:张云雷同人
上一章元始诸天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