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摊上事儿了

第二百八十七章 摊上事儿了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同妻夫人隐婚夫人鉴宝神眼最强医仙混都市不死武皇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掮客的战争残王的特工宠妃毒妃妖娆:邪帝,来战!无限大抽取终极特种兵王一术镇天抗日之铁血战将苍穹决战影视世界当神探领主之兵伐天下婚期365天修罗刀帝我被唤醒了绝品透视狂仙一世独尊带着农场混异界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特种兵痞在都市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阮伽南回到燕京没几天韩湘子一行人也终于顺利回到燕京了。

    几人一路上照样是遇到了不少刺激刺杀什么的,各种各样,天权几人是来了人就杀,也不想着要留什么活口问清楚背后之人是谁。反正也没差了,统共也就那么些人是有嫌疑的,就算知道了闹大皇上面前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结果。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再多事了,徒增自己的麻烦罢了。

    不过回燕京的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人受伤。

    宁王府的人看到韩湘子一行人回来自然是高兴万分的。丹青看到丹砂更是激动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将眼里也微微露出了一丝高兴的丹砂给紧紧的抱住了,这还是两人来到阮伽南身边之后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的,以往都是两人伺候在阮伽南身边,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丹青实在是想念她想念得紧。

    韩湘子回到宁王府简单的收拾休息了一下就去书房见凤明阳了,不外乎就是将西唐一行一路上发生的事和他说说。

    凤明阳是十分相信他的,看到他们去了多少个人就回来了多少个人,心里也是十分的高兴。至于解毒的事他心里倒不是很很着急的,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再等等也无妨。毕竟解毒不是三两天就能完成的,所以在这之前他还有什么事要安排好才能放心让韩前辈解毒。

    宫里也派人来了,说是让韩湘子明日进宫一趟,皇上想了解一下这件事。韩湘子是不耐烦进宫去应付那些人的,但是现在既然是在宁王府上,那有些事就算是不愿意也得暂时忍耐着了。

    宁王府一时间也收到了不少拜访的帖子,阮伽南翻了翻,想见的就见,不想见的就直接回了,任性得很。

    晚上回房后阮伽南看着凤明阳很是平静,看不出什么来的脸问道:“和老头商量好什么时候开始解毒了吗?”

    凤明阳失笑道:“韩前辈说了,解毒一事需要谨慎再谨慎,即便是已经把解毒要用到的东西都带回来了,但是解毒的过程还是要再三确认,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注意。一时半会的也开始不了,这件事不急,都那么多年了,再等等也没有关系。”

    阮伽南扯了扯嘴角,冷笑,“我就是担心你会不会突然又发作,若是你突然又发作,解起毒来会更加困难。”

    他不急,难道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她总觉得这厮对解毒一事似乎不太上心

    凤明阳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情绪的不妥,忙坐到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轻声说道:“我对这事当然也急了,就是因为急,又重要,所以才要确保万无一失。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安排好就开始解毒,这燕京里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等着这个机会然后对我下手呢。我总得先把事情安排妥当了才能让韩前辈开始解毒。而且前辈也说了,他也需要时间准备准备,我不好催他啊!”

    阮伽南斜睨着他,冷哼了一声。

    凤明阳无心在这件事多说什么,迅速转移了话题,“对了,和你一同回来的人,那个叫般若的就不说了,另外一个男子也是你的人吗?”

    这几天忙,以至于凤明阳也没有心思去处理其他事情。她回来那天他回来之后就知道了她带了几个人回来,除了李如菊之外还有一男一女,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她带着一同去沧州的人。可是等他忙活完,静下心来才发现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不一样!那男子气度不凡,看起来就不像是在别人底下充当打手的人。即使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有些不一样,所以他有些怀疑起来了。

    阮伽南听到他问起豫让,眼珠子一转,眼里闪过了一抹恶劣的笑,“不是啊,我和他大概能说是朋友吧?”她故意不太确定的说着。

    凤明阳眉头一皱,“大概?”是不是朋友难道她不知道不确定,那为什么还会带着会宁王府?

    阮伽南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还记得我去青州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刺杀吧?豫让就是那次刺杀我的人中的领头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他在为凤朝阳做事。不过现在两人似乎闹掰了,我觉得他的脾性挺对我胃口的,所以现在暂时可以说是朋友。我在沧州遇到他的,他身手不错,又有自己的人,所以我就让他护送老头他们回来了。但是他比较聪明,猜到我半路要独自行动,就跟着我去西羌国了。后来的事就那样了。”

    凤明阳被她的话惊呆了,半张着嘴巴,惊愕的看着她,眼神无法控制的有些怪异,盯着她看了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说他是当时刺杀你的人?”

    阮伽南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哦,还有上次去秋猎,回到行宫的时候,劫走我的人也是他。就是那次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的。”

    凤明阳:“!”

    为什么这种事她可以说得如此的轻飘飘,无所谓?那是曾经想要杀了他的人,是和凤朝阳一路的人啊!她不但要和这人做朋友,还带回了宁王府?难道她就不担心这是凤朝阳的阴谋?

    还有,为什么上次在行宫她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件事?

    看到他眼里无声的质问,阮伽南毫不愧疚的说道:“那个时候你不是发作了吗?还昏迷了好多天,我怎么跟你说啊。等你醒过来之后我都忘记这件事了。况且那个时候豫让走了之后我就没有再看到他了,我还以为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他,所以就更加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你了。”

    阮伽南说的倒是实话。一来那个时候因为凤明阳发作昏迷不醒,她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事,二来她对豫让根本就不熟悉,不了解,那次之后她是真的觉得以后两人不会有什么再见面的机会,所以很快就把这件事给抛到脑后了。若不是这次在沧州意外见到他,她压根就不会再想起这个人。

    不过话说回来,豫让真的是那么凑巧去了沧州和她遇上的,怎么她总觉得这件事并非他说的那样简单?太过巧合的事往往就是有意而为。不过一路上下来,她可以确定豫让对她是没有恶意的,所以她就没有再追究了。现在不知道,以后总会有机会知道的。她只需要知道一点就好,那就是豫让和她并非敌对关系。

    凤明阳心里很生气,但是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反驳!是让自己那个时候确实是昏迷不醒呢?

    “那你怎么让他住在宁王府了,可以让他去住客栈啊”半天凤明阳才憋着气呐呐的说着。

    他怀疑这个豫让对阿南是不是有别的心思,虽然现在暂时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不过身为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豫让接近阿南绝对不会是因为想要和阿南做朋友。男女之间哪里来的朋友,即便是朋友那也是经过相处熟悉了解之后才会成为朋友的,豫让曾经是要杀了阿南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和阿南成了朋友呢?

    阮伽南无所谓的道:“咱们王府地方大啊,来者是客,让他出去住客栈,我还得给银子的。”

    凤明阳再次无语了。

    好一会儿才勉强自己将心思从这上面挪开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上,问道:“你说他曾经为凤朝阳做事?这是他说的?”

    “我猜的,结合当时的事来看,凤朝阳的嫌疑最大。”她将豫让和那个人之间的事简单的说了说。

    综合分析起来的话这个人是凤朝阳的可能性最大,其他几个皇子几乎没有离开过燕京,又怎么会对豫让有过恩情。唯有凤朝阳和法显大师在一起出去游历的时候。很有可能对豫让有恩情的人其实是法显大师,但是法显大师一个出家人并不需要别人的报恩,所以这份恩情就被凤朝阳拿了去。

    凤明阳皱了皱眉头,“既然如此,那你和他来往的时候务必要小心谨慎一些,说不定这是凤朝阳的阴谋。”

    阮伽南蹙了蹙眉心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对上他有些担忧的双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会留意的。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不然你去跟父皇告假,然后专心解毒?”她不怎么有诚意的建议。

    凤明阳笑了笑,“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安排了,就等前辈回来再动手了。”

    她挑了挑眉,倒是没有多问什么。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她就相信他好了。

    另一边的凤朝阳还没有来得及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就出事了。

    这一天燕京人的一天生活才刚开始,街上渐渐人头攒动,热闹了起来的时候京兆府前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人拖家带口撞死在了京兆府大门前!如果是无人的时候京兆府尹估计还能想想法子把事情给瞒下来,至于闹得太难看,可惜当时来来往往无数的人都看到了。这可是凤歧国立国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竟然有人拖家带口的撞死在京兆府的大门前,这件事迅速的发酵,传开了,一时间整个燕京震惊不已。

    因为实在是太过令人震惊了,而且这已经是十分严重的事了。京兆府尹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一下事情就被人传进宫了,他这头才刚从宫里出来,那头就又有人来传他进宫了。他马不停蹄的进宫,到了皇上宫里一看,双腿顿时有些发软起来了。

    不只是皇上,几个王爷,七皇子,甚至是几个重要的大臣都在场,吓得他额头上不由得滑下了几滴冷汗。

    “臣——”京兆府尹跪下来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皇上的怒喝声给打断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奏折,狠狠的砸到了他头上,把他的官帽都砸歪了,但是他却不敢伸手扶一下。

    “朕让你当京兆府尹是相信你,看重你的能力,你就是这样给朕办事的是吗?若不是这次的事闹出来了,是不是要等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朕才知道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的事!你这个京兆府尹是干什么吃的!”皇上的怒吼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京兆府尹一下子就联想到了稍早之前发生在京兆府大门前的事。他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颤着手拿起了皇上砸到他面前的折子翻开来看了看,然后眼睛立时就瞪大了。

    “这皇上,臣臣冤枉啊,这件事这件事臣臣并不知道啊!”京兆府尹满头大汗的叫着。

    皇上听了他这话却是更加生气了,“你冤枉,你冤枉,你还敢喊冤枉?那么多地消失了,早早就有人状告到了你京兆府,你却不管不问,你想做什么?”

    皇上是被气了个半死。

    光是燕京一带竟然有十多万亩的地消失无踪了,其他地方就更加不用说了,而这些地都是附近村民的。不知道有多少村民的地被占了,地被占了,税却还要继续缴,这不是要逼死人吗?今早撞死在京兆府大门前的一家子就是无数老百姓中的一家,是被占去了天地,被逼到了极致,活不下去了,又找不到主持公道的人,所以就干脆撞死在了京兆府大门前。

    皇上气的不是底下的官员霸占天地,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都少不了朝廷官员,士族大家侵占农户田地这样的事发生,当权者一般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水清则无鱼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只要不太过分,问题不大都不是事儿。但是现在,这次,他们闹得太过分了!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更让他生气的是,你要土地不会用银子去买吗?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是强迫好,是威逼利诱好,总好过白白去霸占啊!蠢不蠢!

    皇上的脑子现在是乱哄哄的。

    凤歧国正经的律法上并没有明文规定说官员贵族霸占民产会怎么样,但这是因为一直以来很少会有官员贵族会去做这样的事。太祖建国之初,民不聊生,政治不稳,社会动荡,有很多贵族趁乱霸占了很少农户的田地。等太祖将朝廷稳定下来之后用手段威逼利诱那些贵族将霸占了的土地还了回来。不还的,或者是继续霸占的通通被太祖用严酷的手段惩治了,最严重的一个,甚至被灭族,狠狠的震慑了朝廷官员和士族。

    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官员士族之人霸占农产的事,或者说是再也没有这样的事闹过出来。

    一直到现在,在他的手里,出了这样的事!怎么叫他不气,不怒?光是燕京一带就少了这么多地,那每年收上来的税得少多少,国库的收入得减少多少!他们这不是在霸占田地,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霸占国库的钱财!

    皇上现在是恨不得将那些人给生吞活剥了!这简直他当皇上之间的巨大污点,即使百年后,史书上也依然能找到这一笔!

    皇上到底是个爱惜名声的人,没有哪个皇帝真的不关心自己的声望,更加没有哪个皇帝真的不在乎自己在史书上的评价。所以皇上想到这心里的气就更重了,一双眼睛都要烧起来了一样。

    “皇上息怒,这件事尚未查清楚,或者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皇上千万不要为了此事而动怒伤了身子啊!”旁边候着的户部尚书劝说道。

    户部尚书此时心里也是打着鼓,那么多的地被霸占了去,可是他这个户部尚书却毫不察觉,若是这件事被证实是真的,他这个户部尚书估计也该做到头了,真真是做到头了。

    “你闭嘴!”户部尚书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皇上怒气更盛,随手就拿起一个纸镇砸了过去,只堪堪的擦着户部尚书的额头而过,砸到了后来的地上,差点就把地板给砸出来一个洞。可想而知若是砸到了户部尚书的脑袋上,估计就得开花了。

    户部尚书顿时吓得不敢再言语了。

    “父皇息怒,儿臣觉得赵大人所言也有几分道理,现在事情尚未清楚,或许其中真的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天子脚下又岂会有人如此胆大包天做出这样狂妄之事呢?或许其中有误会也说不准,只要派人调查清楚到时候便能一清二楚了。若是真的,父皇再好好的惩治一番,将被霸占了去的田地归还给农户便是。”廉王站了出来说道。

    容王也跟着站了出来,话里的意思跟廉王差不多。

    倒是凤朝阳和凤明阳两人站在一旁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皇上狠狠的发泄过一次之后怒气倒是消了些许,视线从煜王身上扫过落在凤朝阳和凤明阳身上,问道:“朝阳,明阳,你们两个是什么看法?”

    被点名了,两人只得站了出来。

    “父皇,儿臣觉得此事确实是存在着诸多疑点。若真的有燕京贵族官员霸占了农户田地,为何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这么多的田地想来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霸占了去的。若是真的,想来也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不可能朝廷上下都不知晓。户部,每年都会统计全国良田,出了这么大的事户部怎么会没有丝毫察觉呢?”凤明阳率先说道。

    凤朝阳眉心动了动,扫了他一眼,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凤朝阳沉吟了一下也说道:“父皇,儿臣觉得四哥,五哥,八弟说得都有道理,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先调查清楚再下结论为好。”

    “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朕就给你们一次机会。务必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若是有牵扯到此事中来的人,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朝廷大臣,朕必定严惩不贷!”

    最后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此事的重视,皇上让凤朝阳和凤明阳两人各自带人负责调查,若是最后两人调查出来的结果和奏折上所言一致,那就证明事情是真的,若是有异样,也就证明此事还有待商议,可以另做打算。

    凤朝阳和凤明阳两人自然是领命而去了。

    ------题外话------

    云吞打脸了,今天没能万更,挪到明天,fiag不能乱立,不然要随时打脸!白天再没时间码,云吞就开夜车!就不信了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