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充满恨意的目光

第二百四十三章 充满恨意的目光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同妻夫人隐婚夫人鉴宝神眼最强医仙混都市不死武皇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掮客的战争残王的特工宠妃毒妃妖娆:邪帝,来战!无限大抽取终极特种兵王一术镇天抗日之铁血战将苍穹决战影视世界当神探领主之兵伐天下婚期365天修罗刀帝我被唤醒了绝品透视狂仙一世独尊带着农场混异界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特种兵痞在都市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阮伽南上了船,自然是很快就被人认出来了,大家纷纷起身走了过来和她打招呼,几个王妃也在,煜王妃和她倒是有些亲近的,廉王妃和容王妃就显得冷淡了些,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和煜王妃说了几句话之后阮伽南的视线就开始在人群里搜索了起来,很快就确定了目标。

    “嬑儿,我就猜你会在。”阮伽南走了过去故意在她肩膀上一拍,吓了杨嬑一跳。

    杨嬑一回头看到她脸上顿时就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双手亲热的拉起了她的手,“伽南,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我也是和王爷逛到了这里,看到这花船还挺好看,一时兴起就上来了。”说着朝她挤眉弄眼了一番,“只是你怎么不好好的在府里准备嫁妆的事,还跑出来了。你婚期可是不远了啊。”

    杨嬑俏脸顿时一红,嗔声道:“瞧你这嘴巴,就知道打趣我。”

    阮伽南掩唇笑了起来,“我哪里是打趣你了,我说的是实话。”说完她轻撞了她一下,促狭的问道:“话说那天之后你和梅玉书可有见过面?你有上门去探望过他吗?虽然说你们还没有定亲,见面似乎不太好,但是情况特殊,梅玉书可是为了救你受的重伤,你去探望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想来也是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的。”

    杨嬑的脸更红了,温婉的双眼里多了几分羞涩之色,朝四周看了一眼,才压低声音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天的事连我都蒙在鼓里了。就你的鬼主意多,而且你的胆子也忒大了,这么大胆的事你也敢做,你就不怕”

    “嘻嘻嘻,这不是好好的嘛。我对你好吧,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可是操碎了心啊!”阮伽南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的,相反,她得意得很。

    梅玉书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嬑儿嫁给他,以后会幸福的。

    听到她这么说,杨嬑不由得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感激。

    她低声道:“我知道,伽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不只是我,连我们杨家只怕也要遭殃了。”

    伽南这么一做,不但解决了她的婚事,还帮杨家躲过了一劫。

    当初和伽南相识全是因为觉得脾气相投,合眼缘,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伽南会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这份感激之情她会一直放在心里的。

    至于梅玉书想起那个外表看起来有些冷漠,但实际内心火热温柔的男子,杨嬑的脸蛋控制不住的变得滚烫了起来,火烧一样,目光也变得有些潋滟光彩了起来。

    阮伽南也不是未经历情事的人了,所以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不由得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揶揄之意。让杨嬑一阵恼怒,羞赧不已,可是偏偏又拿她没办法。她的脸皮可是没有她的厚。

    “好了,你笑完没有?”半响之后杨嬑有些无奈的问道。她是打算一直这样笑下去不成?

    阮伽南表情一收,正经严肃了起来,“笑完了。”话是这么说,但是她眼里分明就还盛满了笑意。

    杨嬑觉得自己的脸皮有必要厚起来了,不然的话以后她怕是会时不时的就笑一下自己。

    这么一想,她脸上的热度就硬是被自己的心理建议给压了下去,变回了平日那个端庄大方得体的杨嬑。

    两人坐到一旁挨着头靠着头,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清脆的笑声,船上此时自然是热闹不已的,她们两个倒是没有影响到别人。只是有时候不是你影不影响别人,就是你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会有人注意到你的。阮伽南就是这样的人。

    即便她和杨嬑坐在一边没有影响到别人,有些人也一直盯着她。

    “和宁王妃坐在一起的人是谁?”关凤仪抬着下巴睥睨着不远处的阮伽南和杨嬑问道。

    和关凤仪坐在一起的李家小姐,李如兰看了一眼低声说道:“你刚回燕京不久,可能对燕京发生的事还不太清楚,这宁王妃旁边的女子就是杨家的小姐。听说原本皇上是有意把杨家小姐指婚给七殿下的,不想杨家小姐和宁王妃上香的时候遇到了刺客,杨家小姐被一个路过的公子给救了。杨家为了报恩,就把她许配给了那个公子。而那个娶了杨家小姐的人却是燕京梅家大公子。”

    关凤仪有些诧异,“梅家?梅家不是商贾之家而已吗?”

    李如兰掩唇轻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一丝嘲笑,“可不是嘛,那梅家虽然是富裕之家,家财万贯,但却只是商贾之家,祖上也并没有为官之人。那二公子虽然参加乡试名次不差,但还有会试呢,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那杨家却巴巴的把自家嫡小姐给下嫁过去,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这件事可是成了燕京上层社会的笑话了。虽然大家都说杨家这样做令人敬佩,可到底是损失了一个嫡小姐。若是杨家没有抱着报恩的心态急急忙忙的就把杨嬑许配给了梅玉书,那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七皇子的正妃,若是将来七皇子成了太子,那杨家就是前途无量,鸡犬升天了。

    关凤仪一听她这话,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嫉恨,目光有些阴恻恻的盯着杨嬑。

    原来就是她,差点就成为七皇子正妃的女人。她还以为是有多美丽,多优秀,所与众不同的女子,不想竟然是一个如此普通寻常的人。哼,她一点都配不上七殿下!而且她竟然还和阮伽南这个该死的女人关系这么好,实在叫人生气。

    关凤仪刚刚在阮伽南手里吃了大亏,刚才上来的时候还被人问起脸上的红印是怎么回事,让她又是羞愤又是气怒。她暂时拿阮伽南无可奈何,但是一个杨嬑倒也还是可以的。杨嬑和阮伽南好,既然如此,那她就代替阮伽南受点苦吧!

    关凤仪眼珠子转了转,心里很快就有了一个恶毒的主意。

    她正想着要怎么实施自己的计划就看到一名穿着麒麟童子袄裙的貌美女子朝着阮伽南走了过去。她注意到阮伽南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得有些冷淡了起来,似乎对这个女子并不是很喜欢。

    “这又是谁?”关凤仪问。

    李如兰看了一眼道:“这是阮府的二小姐,就是宁王妃嫡出的妹妹,只是两人并非同一个母亲。这二小姐的母亲是贺家的嫡小姐,而宁王妃的母亲身份似乎有些神秘,没什么人知道。大家都说她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民间女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外出游历的阮太傅遇上了,然后就随着阮太傅私奔去了青州。后来阮太傅高升来了燕京,这前阮夫人却命不好,很快就病死了。她死了之后宁王妃才被送去了庄子上,一呆就是十多年。”

    关凤仪听了心里对阮伽南更加的不屑和瞧不起了。

    “宁王妃和她的妹妹关系不好么?”她问。

    李如兰想了想道:“这个倒是没有传出来什么不好的事,不过宁王妃和阮府的关系似乎不太好,宁王府和阮府相隔不远,但是宁王妃出嫁之后却甚少回娘家。而且”李如兰一顿。

    “而且什么?”

    李如兰压低了声音,“现在的阮夫人有一次被劫匪给劫走了,后来还差点死了,阮府的人都说是宁王妃做的。”

    关凤仪眼睛顿时一亮。

    这么看来这阮若梨和阮伽南的关系肯定不好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那边阮若梨走到阮伽南的身边说道:“姐姐,过年你也不曾和王府回阮府,爹娘和祖母都很是想念你呢。你还是抽个时间回去一趟吧。”

    阮伽南似笑非笑,“哦?爹娘真的想念我?”她在爹娘二字上咬了重音。

    阮若梨面色微微一僵,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了,“自然是了。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特别是外祖家,表姐她母亲也十分的伤心难过,这个时候姐姐却不曾回府探望过”

    阮若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她这话一说出来,阮伽南和杨嬑身边的人自然也都听到了。看着阮伽南的表情顿时就有些不好了。

    虽然说她不是贺兰所出,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名义上的母亲,那她和贺家也是脱不了关系的。贺家出了事,她不过去探望一下贺老夫人,安慰一下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就罢了,怎么的也不回阮府看看自己的母亲呢?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孝?

    杨嬑听了阮若梨的话立刻气不打一处来,不客气的说道:“阮小姐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贺家自己没有教好女儿,让她在大婚之日杀了人,又毁了九皇子,后来死了那也是罪有应得,是报应。这件事和伽南又有什么关系,伽南为什么要去探望贺家的人?贺家的人什么时候探望过伽南,给过她一丝温情了?当初伽南年纪小小,刚死了母亲就被送到庄子上,一呆就是十多年,这其中的功劳难道还用我来跟你说吗?”

    “阮小姐现在倒是一副圣人模样,以前伽南在庄子上吃苦的时候怎的不见你圣人一番,跟你母亲提出要把伽南接回阮府享福?现在出了事倒是迫不及待的来指责伽南的不是了。”

    阮若梨被杨嬑一番不客气的话说得面色红青交错,恨不得找的地缝钻进去。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霎时间溢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阮伽南道:“姐姐,对对不起,我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姐姐许久不回府了,府上的人确实是十分想念,今日好不容易见着了姐姐,所以我才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姐姐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阮伽南有些奇怪的看着阮若梨。

    这人搞什么?吃错药了吗?阮若梨并不像这么没脑子的人,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她眼巴巴的凑上来说一些明显就是找茬的话,是想故意激怒她,然后做出一些有失身份的事,让她丢脸?不像是她的性格会做出来的事。依照她对她的了解,即便她是真的想让她当众出丑,她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名声,自己的形象来抹黑她。

    所以她现在是想做什么?

    而且她怎么瞧着这阮若梨好像和上次见到时不太一样了?明明才及笄没多久,但是眼睛里的怨愤之色似乎更重了,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及笄不久的少女,反而像是一个被困在后宅幽怨的妇人一样,而且浑身的气息也阴沉了许多。

    怎么,难道是最近事情太多,她没顾及到阮府的时候阮府发生什么事了,让阮若梨心性大变?

    她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了起来。

    阮若梨见她竟然无视自己,明晃晃的发起呆来,心里顿时有了种羞辱感。觉得阮伽南是故意在下自己面子,故意表现得对自己不屑,好让自己丢脸。杨嬑这样说她,她一句话都不说,这么明显的偏帮着外人,不是故意想让她丢脸,被人嘲笑又是什么?

    她目光怨恨的看着她,交叠在一起的双手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大拇指的指甲深深的掐在了手心里,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再疼痛有听到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商量着将自己送进宫时痛吗?

    他们是她的父母,说最是疼爱她,说要把最好的东西给她,可是实际上呢?他们要将她送进宫去伺候一个可以当她爹——不,比她爹年纪还大的男人,而阮伽南呢?她嫁给了宁王,一个年轻俊美,对她疼爱呵护有加的男人。

    同样是阮府的小姐,为什么阮伽南能嫁给一个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大,条件那么好的男人,她就要进宫去服侍一个老男人,即便那个老男人是天子,是皇上,但是那又怎么样,一样是那么的恶心,不是吗?皇上的年纪甚至比她爹还要大!

    每每想起那天在主屋外面不小心偷听到的事,她就心痛如刀割,心中愤恨难平。

    她不甘心,她不服气,她不想进宫嫁给皇上,她不要去服侍一个年纪那么大的男人!她也是阮府的嫡小姐,为什么阮伽南能和宁王相亲相爱,她却要

    阮若梨心头的恨意几乎就要汹涌而出,她担心被人发现,眼里的恨意被伤心可怜取代,默默的垂下了眼眸,看起来像是被杨嬑不客气的话,还有阮伽南冷漠的态度而伤心着。

    可是阮伽南却注意到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强烈恨意。她心里疑惑更重了。

    心思一转,她便笑着道:“既然妹妹都说爹娘这么想念我了,那我还是抽个时间回去一趟吧。免得有人说我不孝,虽然爹娘对我的关爱并不如妹妹,甚至不如大哥,但是我却是不能做一个不孝之人。”

    阮若梨眉头一皱,觉得她在说甚至不如大哥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是奇怪,眼里闪着恶意的光芒,语气更是别有深意。她是想暗示爹娘对大哥一个收养回来的孩子都比对她这个亲女儿要好吗?她也不想想,大哥可是自小就养在母亲身边的,对母亲也是恭恭敬敬,哪像她。

    上次娘被劫走的事他们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她心思转了转,脸上忙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听到姐姐这样说我就高兴了,待我回府告诉爹娘这个消息,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阮伽南还惦记着阮若梨不正常的事,脑子飞快的转了转,眼里眸光一闪,佯装不经意的问道:“话说回来,这年一过,妹妹可就又大了一岁,不知道爹娘可有给妹妹说亲事了?以爹娘对妹妹的疼爱,爹娘给妹妹挑选的夫婿一定是出身高贵,非同一般吧?”

    阮若梨一听她这话面色立时一变,面容甚至控制不住的扭曲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过阮伽南还是注意到了。

    她勾起了一抹了然的笑。

    哟呵,看样子是那对夫妻给阮若梨说的亲事不如她意了,看她这样子,不只不如意,还非常的不让她喜欢了?

    嘻嘻,这样子的话,她还真是要回去一趟了,看看他们到底是给阮若梨说了什么亲事,让阮若梨不喜欢就罢了,还把她也怨恨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