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四十章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第二百四十章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极品女婿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冥冥之中喜欢你迷人娇妻学园岛战记美食供应商天灾神工奇医神尊叶皓轩怪医圣手叶皓轩医圣仁心叶皓轩妙医圣手叶皓轩王妃貌美她还凶奇门医圣在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三国之弃子神级黄金指奥特时空传奇全职赘婿虚龙道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叔,你命中缺我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戏闹初唐神武天帝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氪金魔主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猛

    杨家的人很快就知道自己杨嬑和宁王妃出门上香回来的路上遇到刺客的事了,杨伯益两夫妻紧张担心不已,正准备出门去找人呢,杨嬑就被宁王府的人送了回来。

    杨大夫人看到出门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女儿回来的时候却是一身狼狈,身上衣衫有些凌乱,不过还是完整的,只是却沾染上了不少的血迹!吓得她面色当即一白,冲了上去。

    “嬑儿,嬑儿,你没事吧?可有受伤了,快告诉娘,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娘立刻让人去请大夫!”杨大夫人满脸焦急,双目不停的在她身上巡视着。

    杨嬑看到爹娘担心的脸色忙压下了心里的复杂情感,脸上露出了一抹安抚的笑容,轻声道“爹,娘,我没事。就是受到了一些惊吓,没有受伤。”

    可是杨大夫人却不信,“胡说,如果没有受伤,你身上的血是怎么来的?”

    杨嬑低头看着衣服上的血迹,眼神复杂,心情也十分的复杂,一言难尽。

    “这是梅——这是恩公的血。”她说道。

    杨伯益和杨大夫人一愣,两人相视了一眼,杨大夫人急急忙忙的问道“恩公?什么恩公?”

    杨嬑有些无奈的道“娘,你就让我先回房收拾一下才说吧。”她现在一身狼狈,还有些惊魂未定呢。

    “哦,哦,对,对,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娘让人给你熬一碗安神汤。”杨大夫人说着就急忙的去了厨房。

    等杨嬑收拾好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她将回来路上遇到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杨伯益两夫妻听了心里庆幸不已好在遇上了贵人,不然的话不只是嬑儿,怕是连宁王妃都会受伤了。这宁王妃和宁王感情一向要好,若是她受了伤,宁王还不知道会不会迁怒到嬑儿身上呢。

    “那你可知道是谁家的公子救了你?咱们得好好的感谢人家一番才行啊。”杨大夫人说道。

    杨嬑抿了抿唇想起了分开时伽南对自己说的话,犹豫了一下才摇了摇头道“那公子受了重伤,没有多说什么就陷入昏迷中了。我还没有来得及知道他的身份,似乎似乎并不是和杨家来往的那些人家府上的公子”杨嬑心想着先给他们做点心理准备。

    不过杨伯益两夫妻却没有关注到她话里的重点,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对方为救自己的女儿受了重伤上。

    “恩公受重伤了?可有大碍?不是,恩公受了重伤,你怎么就一个人先回来了?你难道不是应该在医馆等恩公安然无恙了再回来吗?”杨伯益面色微微一沉,觉得女儿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对。

    杨嬑轻咳了一声道“爹,你不用担心,伽南把人带回宁王府医治了,毕竟当时伽南也在,也算是救了伽南了。”

    哦,这样啊。杨伯益点了点头,不过最后还是叮嘱道“不管怎么样这份情你都是要好好感谢的,等打听出对方的身份之后,我会安排人上门去答谢的。”

    “嗯,女儿知道。”

    说完了这件事杨伯益才又问起了刺客的事,杨嬑自然是不能说出什么来的,因为她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宁王府,凤明阳阴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十分的危险,让人不敢靠近。

    阮伽南有些心虚,磨蹭着坐到了他的身边,不顾他黑压压的面色厚着脸皮抱住了他的手臂,娇声说道“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也没有受伤啊,只是破了点皮而已。乔楠下手很有分寸,怎么可能会伤害到我嘛。我撒点药粉,这伤不用了两天就会好起来了。你看我现在不是行动自如,一点事都没有吗?”

    凤明阳冷冷的斜睨着她,“敢情你是觉得你伤得不够重?”

    她用力的摇着头,表情认真,“怎么会呢?已经够了,够够的了!要不是担心被人怀疑,坏了大事,我连这点小伤都不会有的!你想想啊,如果真的遇到刺客,对方武功又高强,在没有带着盛况和其他武功高强的护卫的情况下,我若是一点事都没有,这肯定会让人怀疑的啊!如果真的引起了别人的怀疑,那我做的一切不就是白费了?”

    凤明阳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为什么是你受伤,不是杨嬑受伤?杨嬑受伤也行!”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杨嬑又不会武功,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会武功啊!我受伤了,才不会有人怀疑这件事嘛。”

    为了不让人怀疑,为了让事情顺利进行,她可是让乔楠他们出手冒充了刺客的。所有的一切她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绝对不会让人找到任何可以怀疑,下手调查的地方。嬑儿的亲事现在就完成一半了,接下来的一半,只要说服杨家的人就可以了。

    可是怎么说服杨家的人倒是个问题。

    凤明阳冷着脸,“我不管别人,我只管你!你以后若是再这样”他眼神满是威胁之意,阴森森的。

    阮伽南没出息的抖了抖。不是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而是担心他会趁机耍什么手段,故意惩罚她什么的

    她忙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好了嘛,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了,你不要这么紧张嘛,要知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避免不了的就是意外的发生,意外一旦发生,那受点伤什么的这不是正常吗?你就当我这是去上香磕碰到了哪里呗。”

    凤明阳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阮伽南没办法了,只得凑上去在他微抿着的嘴唇上亲了亲,见他脸上的神情还是没有软化,只好继续放招了。对着他又是舔吻又是吸吮,使出了浑身解数,眯着眼睛观察他脸上的神情,老半天的才见他终于缓下来了表情。她心里一松,嘴巴也有点累了,正想退开,不料却被他紧紧的按住在怀里,动弹不得。

    她瞪大了眼睛瞪着他,凤明阳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回视着她,两人视线交缠,来回的交流着旁人看不懂的信息。一会儿之后阮伽南闭上了眼睛,上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好吧,她就牺牲一点美色让他尝尝甜头,好好的安抚他一下吧,免得他找自己麻烦。

    她闭上了眼睛没看到凤明阳原本冷漠的双眼霎时间染上了笑意。

    梅玉书被安置在了宁王府的客房里,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说话屋子里的丫鬟就说道“梅公子,你醒了,奴婢这就去告诉王妃。”

    王妃?这里是宁王府?

    他想要坐起来却扯到了背上的伤口,痛得他立刻又趴在了床上。

    他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的疑问,今天的事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回事。那些刺客他以为不是真的,但是宁王妃自己也受伤了,他也是真的受伤了,那应该就不是假的了。可如果不是假的,事情怎么会那么巧,宁王妃怎么会让自己那个时辰出现在那里?他是一头雾水,满腹不解啊。

    在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的时候阮伽南走了进来。

    “醒了,觉得还行吧?为了逼真不被人怀疑,所以你这背上的伤是真的不轻,你可不要怪我心狠啊,不下点狠手怎么能轻易抱得美人归呢?想来也是值得的。”她张嘴就说道。

    梅玉书听到她这话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真的是她安排的事情,她也是真的下得了狠手,连自己都伤了。

    梅玉书看着阮伽南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一直不明白宁王为什么会专宠宁王妃,但是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有勇有谋,关键时刻连自己都能下狠手的人会简单到哪里去呢?若是别的女子,别说是让自己受伤了,怕是不会在这个时候为了一个朋友而冒险的,要知道这件事一个不慎,很有可能会为宁王招来皇上的猜疑和七皇子的忌恨。

    可是她为了杨小姐还是做了。不管她做这件事的背后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目的,但至少这份心意是真的。

    “宁王妃,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梅玉书困惑不解的问。

    阮伽南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想要做什么?想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啊!你看,你现在救了嬑儿一命,这杨家人肯定会好好答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而且你和嬑儿又有了肌肤接触,难道你不应该负责吗?难道杨家人不应该报答吗?”

    梅玉书一愣,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之后有些瞠目结舌,“你的意思是让杨家人将杨小姐嫁给我作为报答?”

    这么厚脸皮,这么无耻的事做了和挟恩图报的小人有什么区别?而且这样一来杨小姐和杨家的人怕是会恨上他吧?这不是他想要的啊!

    阮伽南伸出食指摇了摇,“不不不,是让杨家人主动提出把嬑儿嫁给你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这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不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美事吗?”

    梅玉书眉头一皱,“杨家的人又不傻,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阮伽南再度摇了摇自己的食指,“你又错了。杨家人若是聪明的话就会好好的利用这次的事,摆脱被指婚的可能。”

    梅玉书看着她,眼里闪着困惑之色。

    “总之呢,你就一切听我的。差不多了你就先回家吧。嗯,或许你也可以先想想到时候要怎么给聘礼什么的。”她摸着下巴说道。

    梅玉书扯了扯嘴角,相当的无语。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说到聘礼什么的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她了。

    阮伽南这边在谋划着的时候凤朝阳心里也是举棋不定。

    他并不想这么快就把亲事定下来,但是父皇说的话也有道理。他现在确实是应该选出正妃,尽快成亲,好巩固稳定自己在燕京的地位和势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迟迟下不定决心,心里总是有些抵触,而且脑海里总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一道身影来。

    他觉得整个燕京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她那样的女子了。可是这样独特的女子却偏偏被人捷足先登抢了去若是若是他回京之后没有隐藏在暗处,而是早早就出现,那是不是娶了她的人就会是自己?

    每每想到这他内心深处就忍不住觉得有些懊悔。

    这天皇上又再次把他宣进宫了,看到他一脸无所谓甚至是有些抗拒的样子,皇上有些恨铁不成钢,将上两次说过的话又说了一次,最后看着他别有深意的说道“父皇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你要知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就得有足够大的权势,站在旁人无法抵达的位置,这样你才能随心所欲,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东西,包括人!”

    “你如果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凤朝阳浑身猛的一震,反射性的抬头,震惊的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父皇,“父皇,你”难道父皇竟然看出他的心思了吗?这不可能啊,他自问没有露出过什么端倪来,父皇怎么会知道

    皇上自然明白他眼里的震惊代表的意思。他微微笑了起来,“朝阳,朕是天子,是皇上。”一句话足以解释一切了。

    他是皇上,在皇位上坐了那么多年,他若是连自己的儿子这点小小的心思都看不出来,他还当什么皇上。

    “父皇难道不劝阻儿臣,觉得儿臣荒谬吗?”凤朝阳目光直视着他问道。

    “朕为什么要劝阻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荒谬?朕只是希望你明白,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她已经嫁人了,你成不成亲对她都没有丝毫的影响,可如果你将来坐上了朕这个位置,那就不一样了。你可以用你的权势得到她!”皇上深深的看着他慢慢的说道。

    凤朝阳双手一紧,黑沉的眼底渐渐弥漫开了一层墨色。

    “儿臣知错,多谢父皇教诲。”

    皇上见状终于满意的笑了,“这才对。男人大丈夫,心里装的就应该是天下,何愁没有女人?”

    凤朝阳眸色暗沉,闪烁不定。

    是啊,他怎么就走进死胡同了呢?不过是一个女人,只要将来他继承大统,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现在当务之急其实是稳固自己的势力。虽然说他有了父皇的支持,但是朝中的大臣可不会都站在他这一边支持他。

    “朕已经想好了,觉得杨家的小姐最适合你。杨家是清贵之家,杨家的小姐也是知书识礼,进退得宜,大方得体,最是适合做你的正妃,将来当国母也是够资格的,也不用担心会有外戚过于强大做出干政的事情发生。至于侧妃人选,你就随着自己的心意来吧,可以的话,父皇都会答应你的。就当是你在外面那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父皇给你的补偿了。”

    凤朝阳并没有因此而露出多少高兴之情,神情冷淡的道“一切都听父皇的安排。”

    皇上见状越发的满意了,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爱的笑容,“这两天朕会先探探扬爱卿的意思,再找个合适的时机给你们指婚。可以的话就尽快成亲吧,免得夜长梦多。”

    而此时宫外,杨家的人却已经联系上了梅家的人,甚至直接上门去了。

    梅夫人听说杨大夫人上门拜访的时候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确定丫鬟没有搞错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出去招待了。

    “不知道杨大夫人光临寒舍,有失远迎了,还请夫人见谅。”梅夫人说道。

    杨大夫人微微笑了笑,眼睛不着痕迹的打量观察了一番梅夫人,对她的气度还有清正的眼神暗暗点了点头。

    看来这个梅夫人也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她一个商贾之家的夫人看到自己一个朝廷大官的夫人表现得也很是不卑不亢,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放低,巴结,谄媚,可见是一个心术正的人。

    “是我冒昧上门打扰了,梅夫人不要见怪才好。”

    “哪里的话,欢迎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见怪呢?”梅夫人心里是十分诧异的。

    她和杨大夫人可是没有接触过,也没有来往过的。以往参加宴会的时候倒是见过,只是从来没有打过交道。这杨大夫人怎么会突然就上门来了呢?梅夫人心里有些忐忑。

    杨大夫人今日来不是闲聊的,而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其他的没用的话,客套了几句之后就直奔主题了。

    “梅夫人,不知道府上大公子可有说亲事了?”

    “啊?”梅夫人一愣。

    杨大夫人又问了一遍,“不知道府上大公子,梅玉书公子可有说亲事了?”

    梅夫人这下听清楚了,反射性的摇头道“尚未。不知道夫人问这个是”

    杨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府上有意将我的女儿许配给梅公子,不知道梅夫人意见如何?可否愿意接受这门亲事?”

    梅夫人这下是惊得仪态都顾不上了,半张着嘴巴,震惊又错愣的看着杨大夫人,眼里满是惊愕之色。

    “这杨大夫人,这,这事你可不能开玩笑啊!据我所知,夫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那是你杨府大房的嫡小姐,怎么怎么可能许配给我的儿子呢?”

    不是梅夫人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只是这杨家可是官宦世家,而他们梅家不过是商贾之家,如何配得起杨家的小姐?

    “你细细听我说来。”杨大夫人微微摇了摇头,将梅玉书救了自己女儿一命的事仔细的说了出来,然后道“我杨家自来都是感恩图报的,梅公子舍命救了我的女儿,我们无以为报,想来想去,又见梅公子尚未成亲,便觉得将嬑儿嫁给梅公子作为报答他救命之恩是最好的法子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不用说是救命之恩了。那天若不是梅公子舍命相救,我的嬑儿怕是已经没命了。”

    梅夫人心里震惊极了。

    原来,原来玉书背后的伤是这样来的!难怪那孩子不管怎么问都不说了,敢情是顾及到杨家小姐的声誉,所以才有意隐瞒。但是但是杨家这

    梅夫人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有些快,让她的脑子有些胀痛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道“杨大夫人,这虽然玉书是救了杨小姐,但这是好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是玉书碰上了,那他就应该去帮助别人,只是举手之劳,怎么能怎么能让杨小姐嫁给他呢?这万万不行!我相信玉书在救杨小姐的时候也不曾想过要得到回报的。”

    杨大夫人的视线一直紧紧的注视着梅夫人,把她脸上的神情变化,眼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情感变化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更是满意了几分。

    若是她一听自己的话当即就高兴兴奋得忘乎所以,那她或许才要失望。但是现在她第一反应不是答应下来,而是推脱,证明他们母子并不是攀龙附凤之人。

    这很好。

    杨大夫人语气里多了几分真诚,“梅夫人,我们是真心想要把嬑儿嫁给梅公子的,梅公子一表人才,人品高尚,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而且我们杨家一直以来都是有恩报恩的人家。梅公子救了我们嬑儿一命,这不是简单的一句感谢就就能抵消的。你们梅家不缺钱财,若是给你们银子倒是侮辱了你们。把梅公子送入官场吧,你也知道我们杨家从来不参与那些事,怕也是做不来的。”

    “想来想去唯有这个法子最妥当了。梅公子尚未说亲事,我家嬑儿最近也在说亲事,就遇上这事了。谁能说这不是他们的缘分呢?”

    梅夫人微微倒抽了一口凉气,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这是杨家的小姐啊,那杨嬑她在参加宴会的时候也是见过几次的,满意得不得了。那时候她心里就在感叹,将来谁家若是娶了这杨嬑做儿媳妇,那真真是修来的福分了。端庄大方,行为得体有礼,性格也温婉聪慧,不骄不躁,不过分安静但是又不会太过张扬。

    这样的女子最合适做正妻,当主母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杨嬑会有成为她儿媳妇的一天的!这简直就是天上砸下来的馅饼啊!

    杨大夫人见她眼里满是挣扎迟疑之色,趁机加了一把火,“难道梅夫人是觉得我家嬑儿配不上梅公子?”

    梅夫人猛地抬头否认道“不,不,不是杨小姐配不上我的儿子,是我儿子配不上杨小姐才对。”

    杨大夫人笑了,“你放心,我既然上门来了,自然就是得到家中长辈允许的。我们杨家也没有那等嫌贫爱富,爱高门大户的心思。这儿女婚姻大事,我们一向讲究的是缘分。而且我见梅公子后院也干净,想来也不是一个贪图美色的人,若是嫁给了梅公子,嬑儿将来也不会在这方面吃苦了。”

    “这不是我吹,我家玉书确实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从来不会乱搞。”梅夫人下意识的为自己的儿子说话。

    “所以这件事梅夫人怎么看?若是愿意,这两天我们就交换更贴把亲事定下来。”

    梅夫人一惊,“这么快?”

    杨大夫人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事情说清楚了。

    她大概的透露了一些,说得不是很详细,但是梅夫人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人,从她的三言两语中就明白过来了。方才紧张不安的心立马就定了定。

    她倒是没有因此就觉得杨家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就算他们着急着把杨嬑嫁出去,但燕京这么多人家,他们多的是选择,怎么都不会轮到梅家,轮到她的玉书的。只能说是玉书救了杨嬑,创造了这次的机会。

    这么一想她倒是觉得这门亲事可行了。

    只是

    “杨大夫人,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对杨小姐也是十分喜欢的,她若是能做了我的儿媳妇,那真是我梅家的福气了。只是我的儿子,玉书他前些日子跟我说他有了意中人”梅夫人很是为难。

    杨大夫人一愣,然后眉头一皱。

    什么,梅玉书有了喜欢的人,那宁王妃怎么

    她转念一想,问道“不知道梅公子现在可否在府里?”

    梅夫人一听马上就明白她的用意了,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让人去把玉书叫出来。”

    梅玉书在自己的院子里养伤,听到下人的话,手里的书啪嗒的一声就掉了下来,激动的站了起来,可是又立马强作镇定了下来。飞快的收拾了一番就飞也似的朝着前院走了去。

    看到杨大夫人,他难得的紧张了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见过杨大夫人。”他规规矩矩,甚至是有些慎重严肃的对杨大夫人行了礼。

    杨大夫人毫不避忌的将他认真的打量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梅玉书注意到她点头的小动作,心里微微一松。

    梅夫人有些着急的问道“玉书,你前些日子说你有了意中人,让娘不要管你的亲事。你现在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杨大夫人也说道“梅公子,我今日来其实就是为了我儿的亲事来,我有心和你梅家结亲,把我的女儿嫁给你,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但若是你有了喜欢的姑娘,不愿意接受我儿——”

    杨大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梅玉书就心急的打断了她的话,“不!我愿意,我愿意!”

    呃这下轮到两位夫人呆愣住了,特别是梅夫人,看到自己儿子难得的失去了冷静自持,很是惊讶。然后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心里豁然开朗。

    敢情玉书喜欢的人就是杨小姐了?

    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真是天注定的缘分了!

    面对两位长辈异样的目光,梅玉书罕见的涨红了脸,但是又生怕自己没说清楚,让亲事出了意外,便厚着脸皮道“若是能娶杨小姐为妻,那便是我三生有幸了。日后我定会一心一意对待杨小姐,绝对不会亏待了她的。”

    他不避不躲的迎视着杨大夫人逼压的视线,眼睛里满是诚恳和坚定。

    杨大夫人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既然如此,咱们今日就交换跟帖吧!”

    “这这会不会太快了?”做梦似的。梅夫人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有些不真实。

    “娘,不快了!”梅玉书着急的道,恨不得立刻把六礼全部都走一遍,立马把婚期定下来才好呢。

    早一日把亲事定下来,他们的心就能早一日安定,杨小姐就早一日安全,不用担心会被皇上指婚。

    梅夫人不由得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觉得他今天真真是反常。一点都没有往日的沉稳,慌慌张张,冒冒失失的,不成体统!他也不担心他这样会在杨大夫人面前丢了脸,让杨大夫人不满意吗?

    不过身为女方的长辈都提出要交换庚帖了,梅夫人自然不会拿乔,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梅玉书的心终于落回到了地上,而心情却无比的激动,脸上也一扫平时的冷漠,多了几分难以掩饰的高兴和温柔,让梅府的下人啧啧称奇不已。

    两人的亲事至此算是初步定下来了,而杨家也很快就把消息透露了出去。梅府的人也紧锣密鼓的开始准备聘礼的事了。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