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第二百一十九章 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极品女婿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冥冥之中喜欢你迷人娇妻学园岛战记美食供应商天灾神工奇医神尊叶皓轩怪医圣手叶皓轩医圣仁心叶皓轩妙医圣手叶皓轩王妃貌美她还凶奇门医圣在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三国之弃子神级黄金指奥特时空传奇全职赘婿虚龙道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叔,你命中缺我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戏闹初唐神武天帝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氪金魔主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猛

    贺氏转身就去了一趟阮若梨的院子,将话跟她说了说,不出意料的遭到了阮若梨的拒绝。

    原本她对阮伽南这个姐姐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毕竟从小到大都没有相处过,就是一个占了她姐姐名义的人罢了,对她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这种不在意早就已经变质了。阮伽南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姐成为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现在更是有种压得她翻不了身的感觉。

    原本她已经及笄了,可以开始说亲事了,可是因为娘出了事,连带的连累了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上门来说亲事,即便有也都是些小门小户,甚至还有想要她去做填房的!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她的亲事现在都成了问题,可是阮伽南却步步高升,现在宁王还成了皇后的嫡子,来了个彻底的大翻身!依照皇上对宁王的宠爱,将来会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准!

    而造成她今天如此境地的人明明就是阮伽南,这怎么叫她能不气?

    所以听了贺氏的话之后阮若梨直接黑下了脸,“娘,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去看她,她算什么东西!”

    “她自然不算什么东西,可是谁让她现在是宁王妃,现在宫里又出了此等大事,相信用不了多久,只要他醒过来,皇上就会为他操办一个宫宴,为他正名恢复他的身份了!你爹虽然是一品大员,但终究也只是臣子,他是王爷,将来说不定还会若是那样,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你爹见着了她也得乖乖的行礼请安!”

    阮若梨听了她的话面色顿时就更加的难看了。

    贺氏轻叹了一声,看似不经意的说道:“你能怎么办?除非哪一天你能爬到她头顶上,让她对你行礼,不然的话你就得乖乖认命!她若是一个不高兴,寻个借口理由,想怎么磋磨你都没人说她半句不是!这就是权势的好处!”

    阮若梨沉着脸定定的看着前方,眼眸里满是阴暗之色,有些恨恨然的说道:“当初如果不是你说要叫她回来代替我,那今天的宁王妃就是我了,我哪里用得着看她的脸色!”

    是阮伽南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这个宁王妃之位本来就应该属于她的!这个念头想法在阮若梨心里是越来越强烈了。

    贺氏眼里也露出了懊悔之色,她哪里会想到阮伽南竟然会有这么一番造化啊!若是知道她早就让她死在庄子上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总之这是你爹的意思,明日你就和华禹一同进宫去看看吧,顺便看看宁王的情况到底如何了,是不是真的昏迷不醒。”听老爷的意思是怀疑宁王昏迷的事另有蹊跷了。

    听到贺氏后面的半句话,阮若梨眸色闪了闪,原本还不愿意的,但是转念一想又应了下来,故作不耐烦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明日和大哥进宫一趟就是了。”

    贺氏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肩头劝慰道:“梨儿,娘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得忍忍,娘相信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将来你也一定能爬得比阮伽南高!”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第二天阮若梨和阮华禹进宫的时候在宫门外就碰上了同样进宫的贺梅芩。原本阮若梨还以为贺梅芩是进宫来探望清妃的,可是谁知道一问才知道她进宫也是为了去永宁宫,看阮伽南!

    阮若梨和贺梅芩这个表姐的关系一向不差,贺梅芩是贺家的嫡小姐,她也是阮家的嫡小姐,两人的身份相差不远,可是很多时候贺梅芩看起来都要比她这个阮府嫡小姐要风光高贵一些。这个时候看到她,阮若梨眼里就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些许的同情怜悯。

    这些许的同情怜悯落在贺梅芩眼里顿时让她面色微微一僵,眼底飞快的掠过了一丝恼怒。

    三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决定一同去永宁宫了。

    原本她们进宫是要先去拜见皇后娘娘的,但是皇后娘娘似乎因为这件事而备受打击,谢绝了各宫妃嫔和命妇的请安,所以她们派人去询问过之后得到的答复是让他们直接去永宁宫就是了。

    但是阮华禹中途却遇上了以前在国子监学习时的祭酒,便停了下来。阮若梨和贺梅芩则是先一步去了永宁宫。

    阮伽南倒是提前知道了贺梅芩要来的,但是阮若梨却是不知道的,所以听到宫女的禀报不由得挑了挑眉。果真是两姐妹啊,感情好到进宫来看她都一起来。也罢,省得她要招呼两次。

    两人走了进来贺梅芩的面色平静如常,倒是阮若梨还有些控制不住的在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情愿。

    “宁王妃。”贺梅芩率先朝着阮伽南福了福身,阮若梨见状也没有办法,只好不情不愿的也跟着福了福身,却没有说话。

    阮伽南看了眼阮若梨,对她的行为表情有些不以为意。

    “都坐吧,不用太客气了。”

    阮若梨暗暗撇了撇嘴。哼,不用客气,这句话怎么不在她们行礼之前就说?假惺惺!

    贺梅芩有意闲聊了几句才慢慢的切入了正题,“宫里的事现在都传出宫外,传遍整个燕京了。宁王和九殿下”

    说到这个阮伽南脸上的神色一收,叹息了一声:“谁都没有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啊。柔妃实在是太可恶了,平日看起来温婉贤淑,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毒妇,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也幸好王爷这个时候昏迷不醒,若不然让王爷听到这样的事,还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

    贺梅芩也叹了一口气,“是啊,柔妃确实是太过分了,可怜了宁王和九殿下两个无辜的人。希望将来宁王和九殿下的关系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不然的话那倒是真真可惜了。”

    阮伽南眸色闪了闪说道:“怎么会呢?这件事如果和九弟没有关系的话,自然是不会影响到了。而且父皇也说了,这都是柔妃造的孽,绝对不会迁怒到九弟身上的。对了,前些日子父皇不是让九弟把婚期提前吗?现在父皇也没有说什么,足见父皇不会因为此事迁怒九弟。贺小姐不用担心这件事,还是安心准备出嫁吧。”

    贺梅芩面色僵了僵,怀疑阮伽南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但是不管她到底有没有看穿她的心思,知道她来这一趟的目的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她的态度,宁王的态度。宁王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她在一定的程度上就代表了宁王,再说了,不是说宁王很是纵容宠爱她吗?即便她不想,她也要和阮伽南打好关系,因为她和凤乾阳的婚事不能出问题。

    他们已经定亲了,如果这个时候出了问题,那贺家就会和他闹翻,成为敌人。而她即使是贺家的嫡小姐,但是定过亲了,想要再说一门好的亲事怕是不容易。

    小门小户她不会考虑,可是高门大户的人也未必还会看得上她这个曾经许过亲,许的还是皇室的亲的女子。所以不管是为了贺家还是为了她自己,这条路她都必须走下去,而且九殿下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在朝廷上败落下来。

    贺梅芩抿了抿唇,似乎有些羞赧,但最后还是说道:“说句不害羞的话,我和九殿下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亲,但是也快了。九殿下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是贺家的事,出了这样的事我心里也是一样的难受。这件事是柔妃做的不错,可是九殿下却是柔妃的儿子,俗话说母债子偿,我希望能替九殿下为宁王做点什么,弥补一下以表歉意。”

    听到贺梅芩的话阮伽南有些意外了,然后又笑了,“贺小姐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九弟的意思?”

    贺梅芩笑着道:“以九殿下的性子,他怕也是这样想的。若不是他现在还病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怕是早就跪在皇后娘娘宫门前请罪了。”

    阮伽南眸色闪了闪,说道:“九弟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当然知道了。九弟对以前一直就很照顾王爷,若九弟是无辜的,我们自然不会为了此事而和九弟结仇怨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两兄弟。”

    听了她的话贺梅芩眉心飞快的蹙了蹙,觉得她的话似乎有些问题,满是陷阱。什么叫若是九弟是无辜的,她的意思是如果这件事和九殿下有什么关系,他们就不会放过九殿下了?她下意识的觉得阮伽南在敷衍她,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柔妃调换了两个皇子的身份,九殿下肯定不会知道的,那就没有所谓的无辜不无辜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应该和和气气的。”

    阮伽南笑了笑没说话。

    阮若梨见她们两人说的话实在是无趣,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站了起来说道:“姐姐,表姐,我待着有些无趣了,我可以四处走走吗?”

    贺梅芩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现在永宁宫的主人是阮伽南。

    阮伽南也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便到处看看吧,若是不熟悉就让丹砂跟着。”

    她忙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就在永宁宫里随便走走,不会走远的,就不用丹砂跟着了,让她留下伺候姐姐吧。”

    “那你自个儿小心些。”阮伽南随口叮嘱道。

    毕竟是在宫里,若是出了什么事,她这个做主人的也要跟着倒霉。

    贺梅芩看到她这副样子眸色不由得闪了闪。

    阮若梨得到允许很快就离开了正屋。

    永宁宫自然是不大的,不然也不会空置了多年,现在宁王两夫妻住了进来,在这之前皇后让人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这才看起来像样了些,也多了些人气。但是要说什么景色是绝对没有的。

    阮若梨装模作样的在周围转了转,走走停停的,一副好奇的样子。可是走着走着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走到了东偏殿。永宁宫伺候的人本来就是临时调来的,而阮伽南又不喜欢外人伺候,所以最后留下来的人很少,近身伺候的也就是丹砂丹青两人。可是这会儿丹砂在正屋伺候,丹青则是在西偏殿照顾凤渝琉,这会儿东偏殿还真是没有看到一个人。

    阮伽南会这么放心其实还因为凤明阳并不是真的昏迷,如果有人来的话,凤明阳自个儿也知道,所以她才觉得不用担心。

    寝室里,凤明阳正捧着书看得入神呢,突然就听到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有些迟疑。他立刻眉头一皱,想起阿南说今天永宁宫会来客人,难道是这客人胡乱走动不小心走到了这里?

    不管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都不能让人发现他其实早就已经醒过来了。若是被人发现了,那就是欺君之罪了。

    于是他飞快的放下了书,快步走回到了床榻前动作迅速的躺了上去,盖好了被子闭上了眼睛,放缓了呼吸,静静的待着。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没有礼数,去了别人的地方还四处乱走,走到了别人家的寝室来了,毫无教养!

    脚步声果然是往寝室的方向来了,而且越来越近,最后真的走了进来。

    凤明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面容平静安详。但是心里却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寝室对他而言是很私密的地方,不是关系很好的人他都不愿意看到别人进来,眼下却来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竟然敢私自走了进来。实在是可恶!

    阮若梨不知道寝室里的一切,又因为有些心虚,所以一路都是有些心惊胆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会不会被人发现了,还得放轻脚步,已经进入了冬天,她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直到走了进来,看到屏风后的床她才确定自己是真的来到了寝室。她的心忽然跳得有些快了起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轻着脚步慢慢的走了进去,同时试探的轻唤了一声:“王爷姐夫”

    听到她的叫声,凤明阳顿时又在心里皱起了眉头。

    女的,会叫他姐夫的,除了阮府的应该就没有谁了。而会进宫来的,除了另外一个嫡小姐,也不会有谁了。所以进来的人是阮若梨,阿南的那个妹妹?她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阮常康让她是试探的?

    他想着的同时阮若梨已经走到了床榻边上,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凤明阳。

    阮若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床上的人看,最后竟然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眼神也越发的痴迷了。

    宁王他真的可以说是整个燕京最俊的男子了。以前大家都嫌弃他,嘲笑他身体不好,是个病秧子,但是谁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好起来呢?若是那些千金小姐知道有这么一天,他会如此风光,怕是早早就求着自己的父母想办法将自己嫁给他了吧?以前她怎么就没有发现他长得如此好看呢?

    阮若梨想不起自己以前到底是为什么会如此抗拒去参加选妃宴或许是因为在燕京听了太多关于宁王不好的传言了,加上那个时候自己心高气傲,想得也简单,总觉得嫁给他就是毁了一辈子。可是她哪里会想得到嫁给他才是最好的呢?看看他对阮伽南的样子就知道了。

    阮若梨坐在床边看着看着,看着凤明阳那张堪称完美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微微倾下了身子,朝着凤明阳靠了过去,同时还伸出了手,轻轻的抚上了他温热柔软的脸庞。一开始还是有些胆怯,只敢用指尖试探的轻轻碰触,但是慢慢的她的胆子就大起来了,手指大胆的直接贴上了他的俊脸,眼神迷蒙的看着他。

    “你在做什么?”

    蓦的,一道冰冷的声音唐突的在寝室里响了起来,把看得正入迷的阮若梨吓得当即猛的缩回了手,直接跳了起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人更是面色一白连连倒退了两步,直接撞上了身后的一个红木竖柜,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

    她捂着狂跳的心口惊魂未定的望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人,迎上对方冷然的双眸,她心里不由得冒出了一股深深的寒气,从未觉得阮伽南看人的目光竟然是如此的可怕。可是她本来就是心虚至极,现在被人捉个正着更是慌张失措,惊慌不已了,根本就镇定不下来,只能睁着惊惶的双眼喘着气看着她。

    阮伽南眼底的杀意转瞬即逝,快得让人看不清。

    她神色冷冷的看着她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刚才又是在做什么?”

    贺梅芩说完了话就说要去清妃宫里看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宫,让她和阮若梨说一声,她若是好了便先出宫,不用等她。她送走了贺梅芩才发现这阮若梨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她自己和丹砂找了一遍也没看到人,丹砂还纳闷的嘀咕说她难道是离开永宁宫到附近去逛了?可是她想了想却疑心顿起,沉着脸便往东偏殿走了过来,直直来到了寝室。不曾想这个阮府未出阁的嫡小姐,居然真的恬不知耻的跑到了别人的寝室里来,还对着自己的姐夫犯花痴!更重要的是,她竟然还用她的手碰了凤明阳!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她是真的动了要砍了她手的冲动!有没有教养了,知不知羞了?没人告诉她别人的丈夫不可以乱碰吗?更不用说这男人还是她的姐夫了!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她的男人也敢碰,活腻了是吧?

    阮若梨被她的目光逼得有些无处可逃,苍白着脸呐呐的说道:“我我随c随便走了走就不知道怎么的不知道怎么的就c就就来到这里了姐夫我担心姐夫,所以c所以”

    “所以你就伸手去摸他是吗?没人教过你什么是礼义廉耻吗?没人教过你什么是道德吗?你读过四书五经,读过女德女诫吗?你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要不要我教教你!要不要我帮你通告全凤歧国,说你阮若梨惦记上自己的姐夫了?当初不是你死活不愿意参加选妃宴才把我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姐接回来代替你吗?既然如此,现在又来装什么装?犯贱是不是?看着我过得好了,就想抢走了,眼红了是不是?”阮伽南的话一句比一句重,说得阮若梨面色红白交错,羞愤欲死。

    阮伽南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更加冷酷的说道:“若是你还知道一点羞耻之心现在就应该立刻马上给我滚!”

    阮若梨被她毫不留情的话骂得面红耳赤,悲愤欲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低着头,呜咽着捂住唇奔了出去。

    阮伽南眼尾都不动一下。

    丹砂听到声音忙走了过来,“小姐,出什么事了?”

    她冷着脸说道:“去看着阮若梨,送她出宫,别让她在永宁宫出什么事了。”顿了顿又道:“还有,让人去找一下阮华禹,让他也回去吧,不用过来了。”

    丹砂见她面色冷冽,直觉出了什么事,但是这会儿她也不敢多问什么点了点头便转身去追阮若梨了。

    丹砂一走,凤明阳立刻就翻身坐了起来,二话不说就直接走到了早上没有来得及收走的洗脸盆前,拿着帕子直接放入了冰冷的水里,浸湿了帕子胡乱的拧干就使劲儿的往脸上擦着。很快他白皙的脸就被他粗暴的动作给擦得红了起来。

    阮伽南原本还一肚子气的,可是看到他这样子心里顿时就不知道是该气好还是该心疼好了。

    见他擦了一遍又把帕子放入了冰冷的水里,很快又拿了起来,继续往脸上用力的擦着。她再也忍不住一个快步走了过去,拦住了他,没好气的道:“你干什么!”

    凤明阳被她捉住了手,委屈巴巴的看着她道:“脏!刚才那该死的女人用她的脏手来摸我了。”

    天知道当时他是有多想就怎么了结了她,然后再将她的尸体随便找口井丢下去。谁给她的胆子竟然敢来摸他,看把他给恶心的,擦了一遍现在都还觉得脸上有一种脏兮兮的感觉,心里还是觉得恶心。

    听到他这话阮伽南登时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什么呀,她都还没有说什么,还没有来得及生气呢,他倒好,就先一步叫起来了。

    凤明阳面色阴沉,眸色冷厉,“要不是怕露馅,刚才我就直接杀了她了!”

    感觉到从他身上传出来的浓浓杀意,她就知道他是说真的,他刚才是真的想杀了阮若梨。

    原本她心里也是憋屈难受得不行的,可是这会儿看到他阴沉的面色,还有眼里闪着的浓浓厌恶,她心里的不高兴,难受忽然一下子就消散了。看到他脸上用帕子擦出来的红痕,她不由得一阵心疼。

    “你说你这人,看你把自己的脸弄成什么样子了?要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是我趁着你昏迷虐待了你呢。”

    凤明阳委屈的看了她一眼,又要继续擦。

    “你干什么!”她瞪着他。

    “脏。不擦擦我总觉得脏。”

    阮伽南无语了,可是看到他一脸不妥协,不退让的样子不得不认真对待了起来。

    “我来。”她说完就要伸手往洗脸盆,但是一碰到冰冷的水反射性的就缩回了手,又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疯了是不是,没觉得这水冰凉的很吗?你若是冻着又生病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凤明阳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我刚才就顾着擦干净脸,哪里还会注意到水冷不冷啊。我是你一个人的,别的女人不能碰!”

    他没有当场就爆发杀了阮若梨已近是他自制力超强了,刚才她若是再晚点进来,他真的会忍不住杀了阮若梨。

    看到他眼里的执拗,阮伽南是真的拿他没办法了。

    看着他黒臭的面色,又捏了捏手里冰冷的帕子,最后视线定在了他泛红的脸上,眼里的光芒闪了闪,忽然踮起了脚尖,在他刚才被摸的脸上轻轻的印下了一吻。

    “这样总行了吧?”她语气里有些不易察觉到了纵容。

    凤明阳双眼微微一亮,闪烁了一下,伸手摸了摸继续臭着脸说道:“不行,她刚才我整个左脸都摸了一遍。”必须都亲一口才行。

    阮伽南眸色一黑,闪过了一道冷意。然后捧着他的脸认认真真的吻了一遍,最后贴上了他抿着的嘴唇。

    凤明阳这下心里是乐开花了,双手几乎是本能的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的往自己按压下来,深深的回吻了起来。

    真是因祸得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