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零九章 和柔妃私会的人是谁(二更)

第二百零九章 和柔妃私会的人是谁(二更)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极品女婿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冥冥之中喜欢你迷人娇妻学园岛战记美食供应商天灾神工奇医神尊叶皓轩怪医圣手叶皓轩医圣仁心叶皓轩妙医圣手叶皓轩王妃貌美她还凶奇门医圣在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三国之弃子神级黄金指奥特时空传奇全职赘婿虚龙道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叔,你命中缺我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戏闹初唐神武天帝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氪金魔主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猛

    夜,恢弘雄伟的皇宫已经褪去了白天的庄严肃穆陷入了沉睡中,在夜空下极为安静,偶尔巡逻经过的侍卫迈着整齐规格的步伐匆匆,尚未歇息的宫女提着宫灯踩着小碎步在宫殿里穿梭而过。各个宫殿的主人都已经歇下了,可是永宁宫主殿的灯火却还亮着。

    永宁宫主殿正屋里,凤明阳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终于可以暂时走出寝室到外面坐坐了,他盘着腿坐在罗汉床上,阮伽南坐在另外一边一手撑着腮,说着话突然就掩唇打了个呵欠。

    凤明阳注意到了,不由得笑着道:“你若是困了那就先去睡吧,不必硬撑,今晚不会出什么事的。”

    阮伽南斜睨了他一眼,“这不是想看看到底会出什么事么?”

    那凤乾阳摆明了要出幺蛾子的,她觉得应该是会今晚动手,那她得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做啊,不然哪里放心睡得着?而且她还记着白天他来永宁宫的时候用针扎了她男人的事呢!

    凤明阳侧头看到她眼里闪烁着未消散的怒火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知道她还在为了白天凤乾阳扎他手指的事在生气呢。

    他看了眼屋子里的漏壶想了想说道:“今天他在宫里拖了不少时间才出宫,若是他真的打算今晚动手,那定是在他出宫之后。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做了,不过目的总归是相差不远的。他应该会冲着太医院的药下手,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人手了,若是他真的打算今晚出手,定会将来人人赃并获的。”

    她点了点头。

    不过“他应该没有这么蠢吧,能直接在宫里动手?”

    凤明阳笑了笑没说话。

    就在阮伽南猜测到底要什么时候才有消息时陆英夹带着一丝初冬夜里的寒气走了进来,沉声说道:“王爷,王妃,我们的人传来了消息,说八皇子出宫之后就去了一趟华安寺,对外说是想要为王爷祈福,在华安寺里待了两个时辰才准备回府了。可是在回府的路上却遇到了伏击刺杀,因为八皇子进宫所以身边没有带多少人,所以最后八皇子受了重伤,他身边几个保护他的人也几乎全折损了。”

    阮伽南挑高了眉。

    哦豁,去华安寺为凤明阳祈福,然后回来的路上遇到刺客了,更重要的是他还受了重伤这事要说没有猫腻打死她她都不信。感情这就是他要做的事?可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总不会是想要说这刺杀他的人是宁王府派去的吧?如果他打这样的注意岂不是要害她吗?毕竟凤明阳现在昏迷着呢。

    如果是这样,说不定还真能往她身上泼脏水呢。瞧瞧,人家好心的去华安寺给你丈夫祈福,你倒好,还派人去刺杀人家,不是狼心狗肺么?

    阮伽南在心里乱猜一通。

    凤明阳敛眉沉思了一会儿很快就明白了。

    他冲着陆英摆了摆手,陆英很快便退了出去。

    他和阮伽南相视了一眼,眼里带着奇异的光芒,意有所指。阮伽南眉心一蹙,想到了某个可能。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刺杀他的人在刀剑上肯定抹了毒,然后想要解毒的话,刚好需要一味药,就在太医院里,正巧是你也需要的。他用了这味药的话,你就没得用了,你没有了药,就暂时没有办法醒过来,到时候他再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你?”她面色有些怪异的说。

    凤明阳点了点头,“大概是的,不过我猜测他还有一个目的。”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什么目的?”除了想要他死还能有什么目的。

    凤明阳定定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鹤鸣造型宫灯,眸光幽深阴冷,“他们应该是怀疑母后了。”

    阮伽南先是不解的蹙了蹙眉,但是很快又松开明白了过来,恍然道:“他是想利用这次的机会试探母后!”

    如果他们的猜测是对的,那凤明阳和凤乾阳两人同时要用那味药,母后对他们的身世没有任何怀疑的话,自然是会选择救自己的儿子凤乾阳。若是母后已经怀疑了,那就会犹豫到底是要救凤明阳还是凤乾阳,一旦母后犹豫了,也就意味着她对当年的事怀疑了,甚至是知道了什么,那就暴露了!

    她有些担心着急了起来,“难道是母后露出什么端倪让他们怀疑了?这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对母后下手呀?”

    他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不用担心,就算他们怀疑了,他们也不会对母后下手的。母后毕竟是凤歧国的皇后,若是突然出了什么事,除非他们真的能做到天衣无缝,不留下丝毫痕迹,不然的话很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他们不会这么傻。他们应该是从我们身上看出了什么所以才怀疑到了母后身上。”

    她狐疑的瞧着他,“我们?我们没有做过什么呀,怎么会怀疑我们?”

    他笑了笑,“这么多年了,即便我再小心但有些时候总会露出些异样的。他不想就罢,若是回头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我的态度是值得怀疑的。我可没有真的把他当我的好哥哥,长时间相处下来会露出点什么来也不足为奇。”

    他是人,是个普通的人,能十年如一日的隐藏但并不代表他内心对他们的怨恨就真的能藏得十分的好,不露出丝毫来。他不能把他当自己的好哥哥,相处起来有时候自然会显得有些冷漠,疏远。凤乾阳一时半会的发现不了,可如果他静下来回头认真的想想或许就能找到一丝异常的地方。心里本来就有鬼,若是发现了异常的地方自然会怀疑了。

    “那母后那边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不然的话真如我们猜想的这样,母后肯定会犹豫,甚至是不答应的。”若是这样的话就真的完全暴露了。

    凤明阳微微蹙起了眉头,“可是现在这个时辰长春宫怕是已经”没有什么事他们这个时候去长春宫也会引起怀疑啊。“或者可以让陆英悄悄的去一趟”

    阮伽南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何开口拒绝了,“不行,还是让陆英留在这里吧,我担心万一他们兵分两路的来,永宁宫那点守卫还真挡不住什么人。这样吧,我换身衣裳去一趟长春宫!”

    他一愣,反射性的拒绝,“不行,太危险了!”

    这里可是皇宫!先不说她对皇宫熟不熟悉了,就说这到处巡逻的侍卫,她能不能避开还是个问题呢,若是被发现,就算她是宁王妃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得清楚的。

    “有什么危险的,现在大家都睡了,不就是避开那些巡逻的侍卫吗?你别忘记了,我身手可不差,而且避开巡逻的侍卫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在现代的时候那些高科技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更不用说现在区区巡逻侍卫了。

    “阿南!”

    她捏了捏他的手,“行了,就这样决定吧。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即便是陆英也一样。所以我得亲自去一趟才能放心。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你先回寝室躺下吧,不然你坐在这里,让人看见了那还不得怀疑上啊。”说完还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催促他进去寝室。

    她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可不会被人轻易说服改变主意。

    她也不管凤明阳的黑沉的面色径自去换了身简单的衣服,因为已经是初冬了,夜里已经变冷,她还裹上了一件暗青色的披风,手上提着一盏小宫灯就出门了。凤明阳看着她慢慢的融入了夜色中,双唇紧抿,垂放在身侧的手掌紧握拳,目光幽深如同大殿外的夜色。

    阮伽南庆幸自己的记忆力不错,对皇宫虽然不熟悉,但是走过一次就基本能记住了。一路上她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巡逻的侍卫顺利的到了长春宫。

    这个时辰皇后自然是已经睡下了,听到玳瑁进来叫醒自己说宁王妃过来了,把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小九出了什么事。

    听了她的话之后皇后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就冷笑了一声说自己知道了,让阮伽南回去,这件事她心里有数。

    原本皇后还想派人护送她回去的,但是阮伽南拒绝了,送她回去一来一回的岂不是更加容易被人发现。该提醒的提醒了,她一溜烟的就跑了,让皇后只能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叹气。

    她按着原路返回,永宁宫在清妃宫殿的附近,清妃住的宫殿说起来还有些偏僻,不过因为这座宫殿象征着身份,清妃也就忍了,所以永宁宫的位置也就没有好到哪里去了。从长春宫出来经过了长长的甬道,高高的宫墙,又穿过了不知道几道门,还要绕过几处无人住的空置了下来的宫殿,然后再穿过一个小花园差不多就到永宁宫了。

    但是她经过那处空置的无人住的宫殿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丝异响。她脚步一停,然后在是要去看个究竟还是赶紧走人之间犹豫了一下。但是想到这里是皇宫,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能发现大秘密了,于是她很快就做出选择了。

    她吹熄了手上提着的小宫灯,借着朦胧的月色胆大包天的猫着脚步走了进去。越是往里面走就听得越是清楚,一男一女的声音。

    哎呀,该不会是后宫哪个女人不甘寂寞的和某个大胆的侍卫深夜到无人的宫殿里偷晴吧?胆子可真是大啊,作为皇帝的女人竟然还敢来偷情?而且现在宫里的波澜也并没有平息下来,竟然就敢顶风作案了。待她来瞧瞧到底是宫里的哪个美人

    她放轻了呼吸,甚至把自己的鞋子给脱了下来,脚底板踩在冰凉的石砖上冷得她直打颤。为了看个八卦,她这可是牺牲大发了,希望看到的能对得起自己现在吃的苦。

    她不能从正面过去,只得绕到屋子后面的窗沿下,紧贴着墙壁,耳朵贴在上面,呼吸几乎听不见。

    很快她就发现了,屋子里的两人好像不是在偷情,因为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倒像是在商量什么事。而且这女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啊因为太安静了,屋子里的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还刻意压低了,这让屋外偷听的阮伽南觉得有些费力,恨不得掏出一个听诊器来。

    不过老天爷似乎在帮她,屋子里的两人说着说着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了起来,声音一时没控制大了些,虽然很快又压了下去,但就是那一声让她听出来了。

    她瞠大了眼睛,有些惊讶诧异,同时心里又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真是天助她也啊,这三更半夜和男人私会的女人竟然是柔妃!

    她乐得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啊,这柔妃果然是胆子长毛了。不但偷龙转凤的把自己的儿子和皇后的儿子调换,用自己的儿子冒充了中宫嫡子,又和西唐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现在竟然还和什么男人有私情,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私会。啧啧啧,真是佩服,佩服啊!

    不过这男人是谁?

    她凝神听了一会儿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很确定这声音自己从来没有听过,或者是听过但是并不熟悉,因为她真的没有印象,很陌生。

    这皇宫里的男人除了皇上就是那些侍卫暗卫了,柔妃不可能和一个侍卫私会吧?看样子也不像是上下属关系,奇怪了。如果不是宫里的人,那这会儿宫门早就上锁了,这男人又是怎么进来的?听声音也不像是一个太监啊。

    她百思不得其解。

    听得太认真了,以至于裸露的脚都没有心思理会了。虽然穿着袜子,但是她的脚很快就冻得有些僵了。可这会儿她哪里有心思顾得上这些啊。今晚可算是收获甚大了,没想到偷偷出来一趟还能发现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如果能知道这男人的身份就好了。她有些可惜的想着,同时又庆幸自己没有让陆英过来而是亲自过来了,不然哪里能发现这么大的秘密啊。

    阮伽南凝神屏息的听着屋子里两人的说话,试图听出什么来。但是两人说话的声音太小了,断断续续的她能听到的很少,从几个关键的字来看,好像是和今晚凤乾阳的事有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的两人才终于说完准备离开了。

    她听到声音也准备离开了,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是两人的位置发生了变动,所以说话的声音她听得清楚了一些。

    只听到柔妃压低了声音说,“你出宫的时候可要小心些,现在比不得往常。”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既然敢进来,自然是有足够的把握不会被人发现的。”

    出宫,竟然是宫外的人!

    担心自己这个时候离开会碰上他们,阮伽南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又等了大概一刻钟才动作有些僵硬的把鞋子给穿上,也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双脚都冻僵了!以至于让她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就因为双腿蹲得太久麻木而站不稳了。她敲打了一会儿感觉自然了些才拿着宫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永宁宫里,凤明阳越等就越是心急。

    时间过去那么久了,阿南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出事了吧?如果顺利的话,来回一趟加上在长春宫待的大概的时间都已经足够多了,可她偏偏还没有回来。

    又等了一会儿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唤来了陆英,交代了他几句。

    陆英听到他的话才知道王妃竟然去了长春宫,他愣了一下有些惊讶,但很快又收敛起了脸上的惊讶之色,点了点头,“王爷放心,属下现在就去看看。王妃为人机灵,又聪明异常,一定不会有事的。”

    陆英说完正准备离开就听到门扉被推开的声音,他一个快步走了出去,看到进来的人顿时叫道:“王妃!你可算回来了,王爷担心得不行,正准备让属下去找你呢。”

    凤明阳听到陆英的话忙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阮伽南将手里的宫灯交给了陆英摆了摆手让他退下。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凤明阳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将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问道。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一路顺利,我已经把事情跟母后说了一遍,母后说她心里有数,让我们不用担心。”说完她暗示性的捏了捏他的手,让凤明阳眉头一皱。

    等屋子里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她才将自己发现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听了她的话凤明阳挑了挑眉没说话。

    他这表情让阮伽南有些不好了,“你该不会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他忙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明白她一定不会只有一个人,肯定有同伙。但是这人藏得很深很深,我暗地里查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得不说你这次能发现真的是走运了。”

    柔妃和西唐的人有关系,又生出了偷换中宫嫡子这么胆大的想法,不可能没有任何帮手。他猜测这人应该是朝廷上的某个官员,但是对方藏得太深了,而柔妃也太小心了。香草在栖梧宫里待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可见她小心谨慎到了何种地步。

    他猜测对方会冒险进宫和她相见应该是最近发生太多事了,柔妃又有些急了。

    阮伽南见他表情不像是作假,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你不是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吗?那对方的声音你有没有印象,曾经有没有听过?”他问。

    她可惜的摇了摇头,“很陌生的声音,我没有印象。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跟大多数男人一样。有些粗,有些低沉,和柔妃说话的时候语气上并没有显得比柔妃低一等,由此可见这人的身份定然不会太低。不过”她停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年轻,不像是年纪大的男性。”

    “年轻的男人”这一点倒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柔妃怎么会和一名年轻的,而且身份并不比她低的男人深夜在宫里私会?而对方还是宫外的人,燕京里有谁符合这样的条件又恢会和柔妃有牵扯的?凤乾阳肯定是不会了,不说凤乾阳受伤了,即便没有,他们要见面怕也是会在栖梧宫,根本不用偷偷摸摸的跑去一个空置多年的宫殿里见面。

    他深思了一会儿才又问道:“日后如果让你再听到这人的声音,你还能认出来吗?”

    阮伽南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自然能了。”

    不说今晚的事印象这么深刻了,就算不是,她以前的职业也会让她可以迅速辨认出别人的声音。

    每个人的声音都不一样,有时候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差别,但实际上差别大着。每个人说话的声调,语气,语速,习惯停顿的位置都不一样,只要了解了这些,想要再分辨出一个人的声音来是轻而易举的事。

    “既然现在不知道,那就暂时先放着吧,以后再说。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休息吧,明天的事情应该会挺多的。”他有些讥讽的说着。

    “哎呀,我让丹砂赶紧给我弄点热水来,我的脚都要冻死了。”她一个不注意就把自己脱了鞋子去蹲墙角的事给说出来了,说完了才慢半拍的发现凤明阳的脸都黑下来了。

    她在他发火之前连忙装起了可怜直嚷嚷着说自己的很冷,让凤明阳好笑又好气。

    丹砂将热水端了进来之后凤明阳竟然蹲了下去,捉起了她的脚把阮伽南给吓了一跳,“你干嘛?”她说着就要把自己的脚扯回来。

    他手上一个用力就按住了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要乱动,等一下把水弄到我身上来了,我还要再清理一遍。”

    他说完不顾她微弱的挣扎,捧起她微凉的双脚放入了热水中,神情专注的用手捧起热水洒在她的脚背上,脚腕上,一边轻揉着她的双脚。

    阮伽南见状不自觉的停下了挣扎,看着他一双修长的手轻揉着自己的双脚,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的脚其实都是很私密的部位,而且有时候还带着一丝别样的意味。一个男人神情专注的把玩着一个女人的脚,这绝对是一个挺刺激的画面。

    水温微微有些低的时候凤明阳马上就拿起了脚巾仔仔细细的把她湿漉漉的脚擦干净了。

    阮伽南正要松一口气收回脚,凤明阳就在她瞠大的眼睛下低头虔诚的在她的脚背上印下了一吻。

    这一吻极轻,却极烫,让她的脚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

    她的脸立刻不受控制的涨得通红,脚指头因为刺激而微微蜷缩了起来。

    凤明阳注意到了她的异样,抬头目光深情又灼热的凝视着她。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缠着,空气似乎立刻就变得炙热缠绵了起来。他眼里浓烈的情感和灼热的光芒让阮伽南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颤,一种微弱的酥麻从尾脊骨窜了起来,迅速蔓延到全身。

    “你你干什么呀多脏呀”她呐呐的说着。那可是她的脚,虽然刚洗过了,但是c但是也不干净啊

    他微微一笑,“不脏,是你的就不脏。”说完他又在她来不及反应之前在另一只脚背上同样印下了一吻,而且还飞快的舔了一下。

    “啊!”阮伽南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可是这声音却娇中带媚,娇软得不可思议。

    两人的神色同时一变。

    阮伽南是惊悚的,不敢相信的。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凤明阳的眸色霎时间就变了,原本就炙热的目光现在更是直接能让她燃烧起来一样,光是这样看着她就已经让她浑身都热起来了,哪里还会觉得冷。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好像有些干涩,她正要清清嗓子说些什么整个人就腾飞了起来,被他迅速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内殿寝室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屋子里就只剩下一盆还微微冒着丝丝热气的洗脚水,和一块被随意仍在了地上的擦脚巾。

    ------题外话------

    云吞:王爷,你可是有恋脚癖?

    王爷:你闭嘴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