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零六章 起疑(一更)

第二百零六章 起疑(一更)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同妻夫人隐婚夫人鉴宝神眼最强医仙混都市不死武皇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掮客的战争残王的特工宠妃毒妃妖娆:邪帝,来战!无限大抽取终极特种兵王一术镇天抗日之铁血战将苍穹决战影视世界当神探领主之兵伐天下婚期365天修罗刀帝我被唤醒了绝品透视狂仙一世独尊带着农场混异界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特种兵痞在都市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从自己的宫里找到了一个西唐的细作柔妃是震惊至极又难以置信,甚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皇上就已经来栖梧宫了。

    阮伽南接到通知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柔妃正跪在大殿中央,低垂着头,肩膀微微颤动着,似乎在抽泣。皇上面色铁青一片,皇后坐在一旁眉头紧皱,面色有些难看。

    “儿媳见过父皇,母后。”她上前屈膝行了行礼。

    皇上看了她一眼,冷声问道:“你不在永宁宫照顾小九过来做什么?”

    阮伽南瞄了眼跪在地上不做声的柔妃,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儿媳听闻母妃宫里出了事王爷现在昏迷不醒,儿媳听闻母妃出了事自然是不能不管的。儿媳斗胆问一句,父皇,可是母妃犯了什么错,只是母妃在后宫多年,一直谨守本分,从未逾越一步,定是有什么误会,还请父皇查明,还母妃一个公道。”

    皇上冷笑了一声,“你这个做儿媳妇的倒是护短,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你就敢开口求情!”

    阮伽南忙跪了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儿媳暂时不知道母妃犯了什么错,但是儿媳对母妃很了解,母妃为人温柔宽容,性情温婉,定不会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

    皇后闻言不由得轻斥道:“宁王妃,这话你就说错了。前些日子皇上清查后宫,想要找出细作,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你提醒了皇上。现在却在柔妃的宫里找到了一个来自西唐的细作!这可不是小事,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撇得清的!”

    阮伽南一听,猛的抬起了头震惊不已,脱口道:“这不可能!父皇,母后,这一定是别人陷害母妃的!父皇,母后,难道你们忘记了吗?那套头面,当初父皇可是给了母妃一套的。若母妃和西唐的细作有什么关系,母妃一定知道那头面有问题,又怎么会将头面留在身边那么多年呢?母后虽然一直没有戴那头面,可却是实实在在的留在身边那么多年了,所以这说不通啊!”

    说完又着急不已的对柔妃道:“母妃,你快点和父皇解释清楚啊!西唐的细作怎么会和母妃有关系呢?母妃,一定是别人陷害你的对不对?母妃你快解释清楚啊,这可不是小事,若是王爷醒过来听到这样的消息该有多担心啊!”

    “够了!”皇上面色阴沉的沉声喝道。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柔妃,不是皇上不相信你,只是这宫女在你栖梧宫待了十多年,你身为一宫之主,你说什么都不知道,这话别说是皇上了,就是伽南听了怕也是不会相信的。”母后严肃着脸色说道。

    “母后,儿媳斗胆问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母后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没有阻止的意思,便将事情说了一遍。

    阮伽南听了很是惊讶,错愣的望着柔妃脱口问道:“母妃,这叫香草的宫女不是母妃最喜欢的梳头宫女吗?她怎么会是细作?母妃不是说香草已经跟了你许久,是你除了红玉之外最信任的人吗?”

    她脱口说完之后又猛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一脸惊慌失措,眼睛睁得老大老大的,眼里闪烁着慌张之色,有些懊悔和愧疚的望着柔妃。

    柔妃差点没被她这些话气得直接晕死过去。

    这死丫头,香草什么时候是她最喜欢的梳头宫女了,她又什么时候说过香草是她除了红玉之外最信任的人了?香草是内殿伺候的人不假,也是梳头宫女不假,她向来喜欢让她梳头也不假,但是c但是柔妃觉得自己现在真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就突然发展成这样了!香草成了西唐的细作!香草是不是西唐的细作还有谁比她更清楚的吗?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香草她根本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宫女,哪里是细作的,她跟西唐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自己做的事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遗漏什么,更加没有暴露出一丁点,留下一丝痕迹,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栖梧宫里里外外,她都清理过了,没有一个可疑的人。突然间说香草是细作,还是西唐的细作,这不是明摆着是冲着她来的吗?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陷害她?是单纯的想要陷害她,绊倒她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想要趁机毁了她?

    想到这,柔妃就不由得想起了挑起了这件事的阮伽南。如果不是她多嘴的在皇上面前说什么西唐,引起了皇上的怀疑,皇上又怎么会突然要彻查后宫,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还有她刚才说的话,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她是不是知道什么,怀疑什么了?

    柔妃脸上还是一片委屈可怜,可是一双看似温柔的眼睛却趁着低着头擦拭眼泪的时候阴森的盯着阮伽南,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来。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心计太深了还是怎么样,她居然不能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异样来,好像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是在担心她一样。

    “你听听,你自己听听,连宁王妃都知道那香草是你身边信任的宫女!你信任的宫女,在你身边待了十多年,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这种鬼话小孩子都不会相信,你还想拿来骗朕!柔妃,你实在是令朕太失望了!”皇上铁青着脸对柔妃怒声说道。

    “皇上!”柔妃声音委屈的喊道,“臣妾自从随着皇上进宫到现在,这么多年了,臣妾可曾行差踏错半步?臣妾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难道连皇上都不知道吗?若不是当年幸得皇上垂怜,那臣妾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民间女子,又怎么会和西唐扯上关系,又怎么会知道什么细作?”

    皇上听到她这话愣怔了一下,似乎是柔妃的话勾起了他久远的记忆一样。随着脑海中里想起的曾经的甜蜜柔情,皇上的面色不自觉的缓了缓,皇后看在眼内,眸色不禁一沉。

    难道皇上竟然被柔妃几句话给勾动了心思,打算就这样算了吗?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若真的是这样,以后这后宫还得了。

    她正准备说些什么,提醒一下皇上就听到阮伽南说道:“是啊,父皇,母妃不过是出身普通的民间女子,来历再简单不过了,这样身世的女子在凤歧国何止千万啊。若母妃真的和西唐有什么关系,那岂不是说凤歧国还有更多的细作吗?父皇若是不放心,大可再去查个仔细,母妃家世普通,再容易不过了。”

    阮伽南这话看似在为柔妃解释开脱,但是细想的话却满是暗示意味。

    是啊,柔妃是出身普通民间的女子,家世简单,要查再容易不过。但同样的,若是往另外一个方向想,换一个思路,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事情往往越是复杂,更容易造假。因为不会有人怀疑这么简单的事会是假的。

    皇上眸色微微闪烁了一下,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

    当年他微服私访出宫,在一处桃园偶遇到了当时才及笄的柔妃。

    当时她穿着一身粉色的简单布衣,又长又黑亮的发丝只用一条桃红色的粗布绑着,手里拿着一个竹编的蓝子在桃树间行走,时不时的停下来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桃花瓣放进篮子里。嘴边吟着一抹温柔恬静的笑,眼眸如水,身姿优美柔软,一身粗布也掩饰不住她身上的温婉气质。

    他在漫天纷飞的桃花中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误落凡尘的桃花仙子,惊为天人。

    他是凤歧国的皇帝,从来都是任性的,不过是一个女子,既然看上了,那就带回宫,未尝不可。

    当然了,既然要带回宫,那她的身份他自然是命人去查探了一番,得到的结果并没有出乎他意料之外。柔妃就是附近一户农家女,家中清贫,五口人,就她一个女儿,偏偏还长得如此美丽,家中的人捧在手心里,想着等她及笄就许配个好人家。当时她家中已经为她相好了人家,几乎已经谈婚论嫁了。

    村庄里的人也都证实了柔妃确实是从小在村里长大,是那户农家的女儿,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可是现在再回想的话却控制不住的疑心顿起。

    若柔妃真的有什么问题,那当年的偶遇就值得深究了,她的身世也更加的值得深究

    柔妃迟迟没有听到皇上的声音,有些不安的微微抬起了头,结果看到皇上暗沉的双眸,她心里不禁一沉,暗道一声坏了。

    她待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对皇上的性子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这样子分明就是已经起疑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对阮伽南顿时就恨了起来。

    这个贱丫头!早知道她今日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应该收拾了她,在燕京想要找出一个低俗粗鲁,没有身份,没有教养的嫡小姐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她不愿意凤明阳娶一个合格,能带给他帮助的嫡小姐有百种方法,怎么就鬼迷心窍让他去了阮伽南这个小蹄子呢?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惹出来的!要不是她,哪里来的神医,又怎么会配制出解药,又怎么会有人知道凤明阳中的毒的是西唐独有的毒,她又怎么会担心他真的好起来,想要捉紧机会再次给他下了毒,又怎么会惹出来后来的事!通通都是因为阮伽南,如果不是她,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

    这么多年她都安稳的过来了,从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可是今天却一朝到了如此被动的地步。实在是叫人恼恨不已!

    柔妃心里已经气到了几点,甚至对阮伽南起了浓浓的杀意,可是当着皇上和皇后的面,自己眼前也还有危机尚未解除,她只得将心里的杀意压了下去。低垂着头平静的说道:“皇上,臣妾问心无愧,不怕任何人查。臣妾也希望皇上能早日查明真相,还臣妾一个清白。臣妾对皇上的心天地可鉴,对凤歧国更是如此!”

    阮伽南只当没听到柔妃的狡辩,忙附和道:“是啊,父皇,儿媳相信母妃一定是冤枉的。此事非同小可,父皇您可一定要查个明白啊!”

    “行了!这件事朕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柔妃,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你就好好的待在栖梧宫里吧!”皇上的意思就是要将柔妃禁足了。

    柔妃心里却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禁足而已,牵扯到西唐细作,皇上也只是将她禁足了,说明皇上心里还是相信她的。说明她这么多年的经营不是白费的,一日没有确凿的证据,她就一日都还有翻身的机会!

    她在后宫浸染多年,她就不相信自己还能就这么栽了!

    皇上和皇后很快就离开了,现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皇上自然不会就这么定了柔妃的罪,而且那香草还没有正经的审问过呢。只是皇上听了下面的人回禀,说在栖梧宫找到了一名细作,所以才一时怒火攻心的过来了。

    皇上和皇后走了,阮伽南却是留了下来。

    她见皇上走远了,才连忙站了起来朝着柔妃走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母妃,你快起来吧,可千万别跪坏了。”

    柔妃却用力的甩开了她的手,自己有些身形不稳的站了起来。

    “母妃,你怎么了?”阮伽南一脸莫名不解。

    柔妃面色冷沉的看着她,“谁让你方才在皇上面前乱说话的?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害死本宫了!不会说话就好好闭着你的嘴巴!”

    “母妃,我怎么了?我刚才不是担心母妃吗?所以才着急着在父皇面前帮母妃解释啊,母妃怎么反过来责备我了?难道我不应该帮母妃解释,由着父皇把母妃当西唐细作关起来吗?母妃,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若是父皇不相信母妃,那父皇很有可能会将母妃关到冷宫里去的!进了冷宫的话母妃想要再出来可就难了!”阮伽南摆出了一副委屈又无辜的样子。

    看到她这样子柔妃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本宫没做过的事本宫不怕!本宫的事不用你操心,你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好好照顾小九!你师父不是神医吗?那怎么小九现在为什么还昏迷不醒?不一心一意去救小九反倒去帮清妃安胎了!”

    只见阮伽南顿时就面色一亮,双眼亮晶晶的说道:“母妃,有一件喜事我倒是忘记告诉母妃了,现在说正好了。师父已经说了,找到了让王爷苏醒的法子,就是还缺一味药材,而师父已经看过了,这味药材太医院就有!稍晚点师父会去太医院取,只要有了这味药材,王爷很快就能苏醒过来了!师父还说了,只要王爷醒了,调养一段时间便能开始解毒了。好在先前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而这次中的毒又不比之前的厉害,师父说解起来倒是不难的。”

    柔妃面色控制不住的一变,眼里露出了惊疑之色,“你说什么?小九小九有救了?你师父说可以救醒小九还能解毒?”

    阮伽南只当没看到她眼里的震惊意外之色,还有眼底隐隐的惊惧,笑眯眯的高兴地道:“是啊,这话是师父亲口说的。师父说这两天先让清妃的情况稳定下来再分神专心处理王爷的事。”

    柔妃表情有些僵硬,好不容易才艰难的扯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笑,眼底满是阴鸷,黑压压的铺满了眼底,如同天边压下来的黑云一样,触目惊心。

    阮伽南眼睛一扫,心里冷笑了一声。

    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躁动起来了吧?这边才出了香草的事,另一边一心想要弄死的人竟然又可以得救了,心里很苦吧?啧啧啧,这只是开始,柔妃娘娘啊,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哟。

    “母妃,你怎么了,不高兴吗?”她故意问。

    柔妃一惊,脸上的阴霾差点来不及收起,但却反射性的露出了慈祥的表情,这让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怪异和扭曲。

    “怎么会呢?母妃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十分高兴的。”柔妃僵硬的笑着说道。

    阮伽南双手一拍,高兴的道:“我就知道母妃会和我一样高兴的。母妃,你看,这一定是好兆头,王爷能醒,母妃也一定能洗清罪名,父皇一定会还母妃清白的!”

    柔妃咬着牙笑道:“是啊,皇上一定会很快就还本宫清白的。”

    ------题外话------

    今天将迎来久违的二更!因为要精品了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