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皇子之死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皇子之死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同妻夫人隐婚夫人鉴宝神眼最强医仙混都市不死武皇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掮客的战争残王的特工宠妃毒妃妖娆:邪帝,来战!无限大抽取终极特种兵王一术镇天抗日之铁血战将苍穹决战影视世界当神探领主之兵伐天下婚期365天修罗刀帝我被唤醒了绝品透视狂仙一世独尊带着农场混异界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特种兵痞在都市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母妃,王爷现在已经没事了,母妃不用担心,回去照顾父皇吧。”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柔妃在,阮伽南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说道。

    柔妃的视线始终落在凤明阳身上,眼眸里满是担忧,问道:“伽南,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老实告诉本宫,小九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神医已经配制出解药,小九也已经吃了吗?那按道理来说,就算今天大皇子真的吓到了小九,小九也不至于会这样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本宫?”

    “母妃,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能有什么事瞒着你?虽然说我师父是把解药配制出来了,可是那毒在王爷体内都那么长时间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清除掉啊!而且王爷的身子羸弱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好起来了。刚才大哥可是差一点就杀了王爷,王爷能不被吓到吗?”阮伽南面色不变的说道。

    “是这样吗?”柔妃有些怀疑。

    阮伽南点着头,“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呀母妃。母妃,现在王爷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母妃还是先回去吧,晚点我们再过去看母妃就是了。”

    柔妃想了想觉得也是,便点了点头道:“也不用来看本宫了,让小九好好休息吧,身体要紧。”

    “好,母妃放心,我会照顾好王爷的。”

    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柔妃又温声劝说道:“今天的事以后你们就不要再提了。虽然说是大皇子的不对,但是既然皇上都已经惩罚过了,那就算了,免得惹了皇上不高兴。”

    阮伽南笑了笑,“母妃放心,既然父皇已经惩罚过大哥了,那我们自然不会再揪着事情不放。王爷有惊无险,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揪着不放的了,这次就当做是我们倒霉了呗。”

    柔妃点了点头,对她这态度很是满意,“你能这么想本宫就放心了。那你好好照顾小九,本宫就先回去了。”

    “恭送母妃。”

    柔妃离开之后阮伽南给陆英使了个眼色,陆英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阮伽南这才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在凤明阳的脸上轻拍了一下,“你到底是真的晕还是假晕?假的话现在可以醒了啊,人都走了。”

    她话音才落,凤明阳就睁开了眼,跟着坐了起来。

    看到他这样子,阮伽南才算是真的放下了心,刚才看他演得这么逼真,她是真的很担心。

    凤明阳注意到了她松了一口气的神情,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我没事,就是故意吓唬他们的。”

    如果不是这样,父皇很有可能只是责骂一顿大皇兄,连惩罚都不会有就这么了事。毕竟他没有受伤,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父皇自然不会对大皇兄真的下手惩处。

    现在虽然只是禁足一个月,罚俸禄三个月,但是对于活跃在朝廷上的人来说,一个月不出现,外面的天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而且父皇还让他不要再参加接下来的围猎了,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挺大的打击吧,好好的一个表现的机会就这样没有了。

    阮伽南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是故意假装的。”可是看到他那样子还是会忍不住担心。

    一担心就忍不住想起那个老头,也不知道他去采药到底要多久才回来!这落后的封建社会,要是在现代,一个电话,一张机票就能搞定的事情,来到这里却变得这么难了。

    她在心里暗暗将韩湘子臭骂了一顿。

    在某处深山野林采药的韩湘子突然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鼻子嘴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再看看头上的太阳,暗自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奇了怪了,好好的怎么打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喷嚏啊,没有着凉啊莫不是有人在想念我了?嗯,肯定是那死丫头。好吧,他尽快采好药回去吧!

    宁王打猎时受到了惊吓,又病倒了。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自然是不希望宁王出风头的人了。宁王现在又倒下了,那肯定不能继续参加打猎了,那皇上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就不用担心了。愁的当然就是和他站在一队的人了,原本还想着说宁王可以趁这次的机会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呢,没想到唉!

    不过不是说神医已经配制出解药给宁王了吗?那宁王的身体怎么还如此脆弱?

    大皇子心里是既高兴又生气愤怒。

    凤明阳被吓得病倒了,不能再继续秋猎,那父皇说过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可是自己现在却被父皇惩罚,也不能参加秋猎,实在是令人生气。他心里暗暗把凤明阳两夫妻给恼恨上了,特别是阮伽南,觉得如果不是她,他根本就不用接受这样的惩罚。

    大皇子不能参加秋猎,自然就是闲了下来,也不可能总是待在帐篷里,所以他只好骑着马到处转了。

    这天他照例骑着马无目的慢悠悠的转着,没想到才离开营地不远,就和同样出来散心溜达的凤明阳给碰上了。

    “大哥。”凤明阳拱了拱手率先打了招呼,脸上神色如常,并没有任何异样。

    大皇子骑在马背上有些高高在上的俯视着站在旁边的凤明阳,嘴角勾了勾,意有所指的说道:“原来是九弟。看样子九弟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如果九弟还不好起来,我估计又要被父皇责骂了,看到你好好的,我心里也能放心,喘口气了。”

    “大哥严重了。”凤明阳面色不变,似乎没听出他话里的刺一样。

    可是他这副平静的样子却让大皇子无端的看了觉得心里恼火得紧。

    他就不相信昨天他是真是被他那支箭给吓的发作的,他觉得他八成是假装的,目的就是想让父皇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谁不知道父皇最是疼爱九弟啊,若是九弟出了什么事,父皇要我抵命都是有可能的。”大皇子忍不住阴阳怪气的说。

    “大哥又严重了。你我都是父皇的儿子,父皇对我们兄弟几个从来都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是因为我身体不好,父皇怜惜我,才对我多了几分关照而已。其实父皇对大哥才是寄予厚望啊,想想父皇将多少重要的事都交给了大哥,我对大哥其实是很羡慕的呢。不像我,光是一个王爷空位。”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大皇子心里就更加的愤懑了。

    “九弟,做人可不能太贪心了,你都已经是王爷了,我们还只是皇子。身居王爷之位九弟都不满意的话,那九弟想要什么?难道九弟想要太子之位不成?”他语气一变,满是阴鸷的问道,目光充满了阴霾的看着他。

    凤明阳抿着唇沉默了一下才突然抬头看着骑在马背上的大皇子,微微一笑,像是盛开在冰川上的冰花一样,“太子之位谁不想要?难道大哥要跟我说,大哥对太子之位不感兴趣吗?如果大哥对太子之位不感兴趣,前日就不会想要趁机射杀我了。大哥想要我死,不就是觉得我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吗?”

    大皇子先是一惊,接着面色一变,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佯装镇定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前日的事我已经向父皇解释过了,我那是无意,九弟何必揪着这件事不放?至于太子之位,咱们凤歧国一向不立长不立嫡只立贤,咱们各凭本事,我为什么会觉得你是威胁?这简直就是笑话!”

    凤明阳笑了笑,“是不是笑话大哥比我清楚,前日的事到底是不是意外大哥也比我更清楚。只是大哥要知道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以后若是有什么得罪大哥的,大哥可不要跟我这个做弟弟的计较才好。”

    “你什么意思?”大皇子面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他。

    他在威胁他?

    “大哥若是觉得我是在威胁大哥,那就是吧,毕竟大哥对我也没有什么兄弟之情,更是差点就杀了我,我记记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是吗?当然了,我没有大哥那么心狠,一出手就想要杀了自己的兄弟。”

    “凤明阳!你不要仗着父皇对你偏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你别以为父皇宠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大皇子怒道。

    “大哥何必说这样好笑的话,咱们争来争去不就是想要争父皇的宠和信任吗?只是我比大哥好运些罢了。大哥还别说,有了父皇的宠爱确实是不太一样的。可惜原本大哥这次应该有机会在父皇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结果却被大哥你自己作没了。”凤明阳很是可惜的摇着头。

    大皇子听了心里一窒,又是恼又是恨。

    这种话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可是说出来,尤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满满的炫耀和讥讽,还有嘲笑。

    他是在他面前得意吗?得意他可以轻易的得到父皇的宠爱,而他们,却要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才能得到父皇的一声赞许和肯定。

    大皇子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可就是因为知道是事实心里才更加的不平,不甘。

    明明都是父皇的儿子,凭什么凤明阳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切,而他们却要艰难,小心翼翼的谋求才能得到一点?凤明阳不就是因为有一副破身体吗?他又不是女子,需要人怜惜同情,他简直就是一无是处,他建立过什么大功劳了,凭什么还没有及冠就被封为王爷了,而他都三十多了,却还是一个皇子!

    “大哥有这个时间来恨我,怨我,还不如把精力花在怎么哄父皇开心这件事上,或许大哥把父皇哄高兴了,父皇也会封大哥为王爷也说不定。”凤明阳似乎是有心想要气死大皇子,字字句句都是戳在了他心头的伤口上,让他气得面色铁青,目光恨恨的看着他。

    “我随便走走,大哥你随意吧。哦,大哥箭术不好,也不知道骑马的马术好不好,不管怎么样大哥还是小心些吧,虽然说是皇家围场,可是危险还是有的。”他看似好心的说。

    “凤明阳,你别太嚣张了!”

    凤明阳挑了挑眉,“大哥,我只不过是好心的提醒你几句,我怎么就嚣张了?如果大哥不稀罕,那就算了。”

    大皇子看着凤明阳离开的背影恨得牙痒痒的,捉着缰绳的手紧紧的握着,手背青筋暴突,心里有种让胯下的马冲上去把他活生生撞死的冲动。但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如果他真的把凤明阳给撞死了,他也不会有好结果。就算父皇不会杀了他,他也休想再在朝廷上出现了。

    最后他重重的哼了一声,阴鸷的看了眼已经走远的人才骑着马走了。

    凤明阳也没有将和大皇子之间的这次小小的冲突放在心上,很快就回到了营帐。因为装病的缘故,现在他也不好出去打猎什么的,只能待在营帐里看看书,写写字什么的了。不过他一向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倒也不觉得无聊。

    阮伽南就不成了,在确定他是真的没事之后她就待不住了,让陆英领着她骑着马在树林里穿梭,看到什么动物有兴趣的就射上两箭,能不能射中是其次,参与过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她这样乱来最后竟然也真的给她捉到了两只兔子,长长的耳朵,白色的毛,体积不大,看起来年纪应该也不大,还是个未成年的兔子。

    答应给两个婢女的东西总算是到手了,她这才高高兴兴的掉头回去了。

    她走进帐篷就看到凤明阳穿着一身松叶青的长袍坐在宽椅上翻阅着,外面的阳光洒了进来,薄薄的落了一层在他身上。他脸上的神情平静安然,给她一种世事安好的错觉。

    听到声音他扭头一看,脸上扬开了一抹浅淡温柔的笑容,“你回来了。”

    她愣了一下,本能的应道:“嗯,回来了。”

    看到她双眼茫然没有焦距的望着自己,他不由得一笑,放下书,起身走了过去,伸出手在她额头轻敲了一下,“又看为夫看得入神了?”

    他敲的那一下让她清醒了过来,听到他的话,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给你的脸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

    他笑,“自然是你给的。”

    她哼了一声,不理他了,径自走到了一旁将自己身上的东西拆了下来,准备去洗洗手,擦擦脸什么的。

    “出去了大半天可有什么收获?”他问。

    他这么一问,她顿时就忘记了刚刚的不快,高兴的说道:“我打到了两只兔子!可好看了,送给丹青和丹砂,这两个丫头肯定会很开心的。”

    凤明阳撇了撇嘴,“怎么就不见你送我什么?”

    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又不需要兔子。再说了,一个大男人养什么兔子。”

    “你可以换别的东西。”他暗示。

    她动作一停,狐疑的打量着他,“你真的想养老虎什么的呀?”

    就算他想养,她也猎不到啊,这点还真是无能为力。

    “养老虎听起来是很威风,可是太危险了,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不实际。”她劝道。

    凤明阳顿时就无语了。

    正要好好的给她说说,陆英却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神情严肃,“王爷,王妃,出事了。”

    凤明阳收起了脸上的轻松,问道:“出什么事了?”

    阮伽南也好奇的望着陆英。

    陆英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大皇子死了!”

    凤明阳和阮伽南一惊。

    “什么?大皇子死了?”阮伽南震惊万分。

    这不可能吧,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死了?而且父皇不是让他不要参加秋猎的事,没事就好好待在帐篷里吗?他怎么会死?

    凤明阳眉头一皱,“这件事确定吗?真的死了?”

    陆英点了点头,“属下和王妃回来之后牵着马去了马厩,回来的路上就看到皇上身边伺候的宫人面色凝重,神色匆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就拉住其中一个问了。说大皇子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可是却一直没有回来,大皇子妃觉得不放心,就让人去找,找了一圈最后才在围场边缘一个偏僻的地方发现了大皇子的尸体。尸体已经搬了回来,正在大皇子的营帐里。这会儿,皇上,皇后娘娘应该都过去了,也有人去通知四皇子和五皇子了。”

    阮伽南和凤明阳相视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和凝重。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去晚了估计又要被人说了。

    阮伽南也来不及换衣服了,就穿了一身骑裝和凤明阳急匆匆的往大皇子的营帐走了去。

    还没有到就已经听到了大皇子营帐里传出来的阵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有大人的,有小孩的。

    阮伽南眉头一皱。

    大皇子真的死了?这件事怎么透露出了一丝丝奇怪啊,谁敢胆大包天的杀了堂堂皇子啊,这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吧?

    大皇子营帐外守着人,看到凤明阳和阮伽南,忙掀起了帘子,让两人走了进去。

    帐篷里一片混乱。

    大皇子妃趴在大皇子身上不顾形象的悲伤不已的大哭着,随行来的孩子年纪还小,一脸懵懂的站在一旁茫然不知所措,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自己的父亲又为什么躺着一动不动。

    皇上面色阴沉,一脸压抑的震怒坐在一旁,皇后也眉头紧锁。

    “父皇,大哥他”凤明阳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凝重担忧。

    皇上闭了闭眼,“你大哥他已经去了。”

    “这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大哥的死因可有查出来了?”

    皇上阴沉着脸没说话,眼底一片墨色。

    皇后轻叹了一声说道:“已经让人检查过了,你大哥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看来是被人用什么特殊手法杀死的。”

    凤明阳眉头一皱,“可是会是什么人在这里明目张胆,胆大包天的杀了大哥?大哥的随身护卫呢,难道没有跟着吗?”

    大皇子妃听到他的话,回头说道:“你大哥今天早上出门前说要自己到处走走,散散心,不让人跟着,所以那些护卫就c就留了下来,可是没有想到”大皇子妃悲痛欲绝,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就翻转了过来,未来也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光亮。

    她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就这样莫名其妙,猝不及防的被人杀了,而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太荒谬了!

    “大哥最近一段时间可有跟什么人结了仇怨?”阮伽南问。

    大皇子妃愣了一下,呆呆的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们。

    阮伽南眉头一皱,“大嫂你这样看着我们做什么?”

    “如果非要说他和什么人结了仇怨,那唯一的人就是你们两夫妻!”大皇子妃看着两人的眼神都不同了,充满了怀疑和愤怒。

    阮伽南扯了扯嘴角,“大嫂,大哥出了事,你心情不好,情绪激动,胡乱说话我能理解,但是你也不能胡乱攀咬啊!我们两夫妻和大哥那天顶多就是起了一些争执而已,结仇怨是绝对算不上的。而且经过父皇的开导,我们也都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更没有再提过。所以大嫂你说的这话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老大媳妇,本宫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伽南说得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事能胡乱说吗?”皇后沉下了声音。

    “母后,我没有乱说,夫君是什么样的人父皇母后一定清楚,从来就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怨,即便有也没有大到会让人犯险杀了他的地步!”

    “所以大嫂觉得我们两夫妻那天和大哥发生了一点争执就大到了让我们怀恨在心,去杀了大哥咯?大嫂,你摸着良心说这话能说得通吗?你伤心,我们也伤心啊,可是你不能胡乱攀咬,把这么严重的罪名安到我们身上啊!你这样只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让大哥死不瞑目而已!”

    大皇子妃哭声一顿,然后哭得更加伤心了,那尖锐的哭上吵得人的耳朵,脑壳都疼起来了。可是人家死了丈夫,哭成这样也可以理解,所以谁也不好说。

    可是皇上不管这个。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就死,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本来就已经叫人心烦愤怒了,可是这妇人却一直哭哭哭,哭个不停,什么事都帮不了,一问三不知越听皇上的面色就越沉,最后怒喝道:“行了,别哭了!光会哭有什么用,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好好想想最近老大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大皇子妃被皇上突然的吼声吓得哭声一噎,梗在了喉咙里,一双眼睛已经哭得又红又肿,满脸的泪水,狼狈不已。她看了一眼皇上黑沉如墨的脸,那双依然锐利得吓人的眼睛除了震怒之外并没有多少伤心难过,让人看了不禁心冷了起来。

    大皇子妃垂下了眼眸,不敢再哭了,低低的抽泣着,心里对自己和大皇子府的将来更加觉得没有希望了。

    他们孤儿寡母以后可要怎么办?越想就越伤心,可是这会儿是连哭都不能哭。

    “父皇,这件事非同小可,一定要严查了,还大哥一个公道,将凶手捉到,严惩!”凤明阳说道。

    他话音才落下,五皇子,四皇子接到消息也匆匆的赶来了。

    “父皇,儿臣听说大哥他”四皇子才说着就看到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双目紧闭的大皇子,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满目震惊的倒退了两步,嘴里不敢置信的道:“大哥大哥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五皇子上前几步看到大皇子安详的样子,只看了一眼似乎就不忍再看的撇开了眼,脸上是压抑的难过和伤心,一脸悲痛。

    阮伽南忍不住瞧了一眼五皇子,觉得他脸上的表情真逼真。

    对大皇子的死,说句老实话,她没有太多难过的心情。毕竟没有怎么接触过,也没有什么感情,感觉就比陌生人好点?

    倒是大皇子妃和大皇子的几个孩子可怜了,还有大皇子府里的侧妃侍妾什么的,大皇子这么一死,大皇子府算是没有主心骨了。不过大皇子的嫡子若是个能干的,撑个两三年倒也可以把大皇子府撑起来了。他的嫡子现在也十三岁了,再过两年就十五岁了,在古代,一个十五岁的男子也可以撑起一个家了。

    当然了,如果他的嫡子是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那就只能这样了。这次秋猎,他的嫡子似乎没有跟着来,说是留在了府里趁着这次机会历练一下,来的都是小的,现在在帐篷里的就是两人最小的一个嫡出的孩子。

    “老四,老五,这件事就交由你们两个负责了,务必要查清楚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干出了这种混账的事!你们一定要找到凶手,为你们大哥报仇,还他一个公道!”皇上严声道。

    四皇子和五皇子愣了一下,然后心里一喜,飞快的反应了过来,面色郑重的齐声说道:“儿臣一定会查明真相还大哥一个公道!”

    五皇子不由得看了眼凤明阳,却见他神情平淡,似乎对于皇上将这件事交给他们两个一点都不在意一样。

    他眸色闪了闪。

    大皇子的死让围场的气氛发生了一点变化,有些低沉压抑了起来,毕竟死的可是皇上的儿子,是大皇子啊,不是什么小臣子,也不是什么权贵的公子哥儿,是堂堂皇室皇子!而且到底是谁杀的,怎么杀的,为什么要杀,什么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叫人担心的。连皇子都敢杀,那其他人呢?

    一日没有找到凶手,他们都觉得自己身处于危险当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盯上,悄无声息的杀掉。这对于那些权贵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他们比普通人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更加的怕死。

    四皇子和五皇子被皇上命令负责查清楚这次的事,两人一头扎了进去,心里都明白,若是这次的事办好了,那定能在父皇面前立功。所以两人就铆足了劲儿想要好好表现一番。

    可是一连两天两人都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由得有些焦虑了起来。皇上的面色也是一天比一天阴沉,让周围的人也心惊胆战了起来。

    不过也有心大的人安静了两天见什么事都没有再发生,顿时又心宽了起来,该干嘛就干嘛,对于大皇子的死很快就抛在了一边。

    四皇子和五皇子也越发的焦躁了起来,这天两人又来到了大皇子的帐篷。即使知道从大皇子妃这里问不出什么来,但是他们还是不愿意放弃,还是想试试。

    大皇子妃看到两人,眉头皱了皱,心里很是烦躁。

    父皇让这两人去查夫君的事,可是这两人却天天跑来这里问东问西的,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了,还问什么?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好好去查凶手!按照他们两人现在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凶手,为夫君报仇?

    “大嫂,抱歉,我们又来打扰了。”四皇子有些抱歉的说道。

    大皇子妃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是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你们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真的不用浪费时间了。再过两日夫君的尸体就要运送回燕京了,你们若是再你们让夫君如何安息?”

    四皇子,五皇子脸上一阵发烫。

    两人沉默了一下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想了想四皇子才又说道:“大嫂,我们想再去看看大哥。”

    大皇子妃眉头一皱,对他们这个提议有些不满,“你们的大哥已经死了,难道你们就不能让他安心上路吗?”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打扰他的尸体!

    “大嫂,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也是想尽快找到凶手还大哥一个公道啊!难道大嫂你不希望在大哥入葬之前找到真凶吗?”五皇子说道。

    大皇子妃沉默了一下才无奈的道:“也罢,你们随我来吧。”

    大皇子妃领着两人来到了停放尸体的帐篷前说道:“你们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省得看到了伤心。”

    在住的帐篷旁边又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帐篷用来停放大皇子的尸体。虽然塞外的气温不高,但为了不让尸体腐烂,帐篷里堆放了不少冰块。四皇子和五皇子一走进去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忍不住搓了搓双臂。

    “五弟,大哥的尸体我们不是已经看过很多遍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四皇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五皇子叹了一口气,“现在咱们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毫无头绪,可是咱们不能因此就什么都不做啊!四哥你是没看到父皇的脸色吗?我们若是再找不到线索,就该轮到我们两个倒霉了。”

    原本以为这是一件好差事,没想到是烫手山芋。

    亏得他们之前还暗地里乐,觉得终于可以将凤明阳踩到脚下了。可是没想到啊,父皇将这样的事交给他们,根本就是护着凤明阳,因为父皇知道这件事不容易查!

    每每想到这五皇子心里都要呕血。

    现在他们毫无头绪,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才是好,唯有再回头看看了。

    四皇子听了他的话想到这两天的事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真他妈的倒霉啊!

    两人走到了大皇子的尸体旁,深吸了一口气默念了一句,大哥,得罪了。然后才掀开了盖在大皇子身上的白布,看到大皇子微微有些浮胀起来的脸,两人都觉得瘆得慌,忙移开了视线。两人想要找线索,但是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前前后后他们也看过几遍了,可是都没有什么发现。

    但是这次大概是想到是最后一次,也是他们的希望了,所以两人决定仔仔细细的再检查一次,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疑的地方。所以两人忍住恶心的在大皇子的尸体上小心翼翼的翻找着,这里摸摸,那里也摸摸,希望找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两人几乎将大皇子都摸了一遍,翻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都不由得有些灰心丧气了,站了起来在原地来回走动着。

    五皇子眉头紧皱,走到了尸体下方,结果不小心被放着尸体的临时搭出来的床脚给绊了一下,更糟糕的是他刚好转过身来,正面对着大皇子的尸体。这么一绊,他整个人就失控的跌向了大皇子。

    他睁大了眼,本能的挥动着双手,慌乱的想要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跌倒在大皇子身上。他可不想和一个死人来个亲密接触。可是由于大皇子的尸体现在变得非常柔软,他的手才碰到他的身体,那软绵绵的感觉就吓得他手一滑,滑向了两边,双手撑在了床板上,他就悬在了大皇子尸体上方,和他面对面。

    他吓得面色发白,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

    四皇子看得目瞪口呆,脱口道:“五弟,你刚才差点就要和大哥来个亲密接触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想想那画面都觉得受不了了。

    五皇子面色难看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真是晦气!”

    “行了,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咱们还是走吧,这里冷飕飕的。”四皇子搓着手臂说道。

    五皇子点了点头,走了两步不经意的一看却看到大皇子的手似乎从白布下伸了出来。他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回头将他的手放回去的比较好。还有白布也还没有盖上去,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大哥,现在人也死了。

    “等等。”他说着走了回去,捉住大皇子的手腕就要将手放回去,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音。他低头一看,就看到地上滚落了一颗珠子,看样子似乎是从大皇子手里掉下来的。

    他一愣,四皇子也注意到了,也愣了一下,然后忙走了过来,蹲下身子在将那颗珠子捡了起来。

    “大哥手里怎么会有一颗珠子?”他有些奇怪的问。

    五皇子摇了摇头,“之前没发现。”

    想了想好像之前他们来看的时候也并没有动大哥的手,所以才一直没有发现他手里还攥着一颗珠子。

    两人相视了一眼,眼睛同时一亮。

    “这珠子会不会是凶手在杀大哥的时候被大哥无意中扯下来,然后就攥在手里不松开的?”四皇子猜测道。

    五皇子点了点头,“一定就是这样的,除了这样不可能再有别的可能了!”

    这珠子肯定不是大哥自己攥在手里的,那就只能是凶手的了!只要找到这珠子的主人,那就能找到凶手了!

    两人满心欢喜,给大皇子的尸体盖好白布就拿着珠子急匆匆的走了。

    题外话

    王爷摊上大事了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