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王妃不简单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王妃不简单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极品女婿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冥冥之中喜欢你迷人娇妻学园岛战记美食供应商天灾神工奇医神尊叶皓轩怪医圣手叶皓轩医圣仁心叶皓轩妙医圣手叶皓轩王妃貌美她还凶奇门医圣在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三国之弃子神级黄金指奥特时空传奇全职赘婿虚龙道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叔,你命中缺我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戏闹初唐神武天帝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氪金魔主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猛

    阮伽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看到暗下来的天色她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会睡了这么久,看来是真的很累了。而且让她更加惊讶的是凤明阳竟然一直在!看到她醒了马上便放下了手上的书走了过来,坐在床榻边上,伸手将她睡得有些凌乱的发丝往耳后拂了拂,柔声问道:“现在精神可好些了?”

    她刚醒过来还有些蒙,有些呆,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她这副迷糊的样子惹得凤明阳轻声一笑,“睡傻了?还是需要我给时间你清醒?”

    她反射性摇了摇头,“不用不用,我很清醒了。”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一直在这里呀?”

    凤明阳并觉得有什么,点了点头道:“是啊,看了会儿书你就醒了。”

    阮伽南看了眼室内的漏壶,暗暗在心里道当我真谁傻了吗?她睡下的时候才是晌午过了一会儿,现在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而现在还是夏天,日长夜短呢,可想而知她是睡了多久。两三个时辰怕是有的,他就这样在屋子里守着她吗?

    想到这阮伽南心里浮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那你吃晚饭了没?”她关心的问。

    凤明阳摇了摇头,“还没呢,等你醒了再说吧。”

    她一听有些急了,嗔声道:“你是不是傻啊,我没醒,你就先吃啊,为什么一定要等我,万一我睡到明天你难道就不吃了吗?”

    谁知道凤明阳还真是点了点头,“不吃一顿也没有大碍的。”

    阮伽南无语了。

    她翻身从床上起来,说道:“行了,让人准备晚饭吧,我漱个口就来陪你用饭。”

    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还非要别人陪着吃饭。难道王爷私底下竟然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外表是成年人,心里其实住着一个三岁的孩子?

    凤明阳让下人把饭菜端了上来,阮伽南漱完口出来他已经坐在桌子边上了。

    大概是因为一下午都在睡,这会儿阮伽南觉得并不是很饿,但也还是端起了碗筷。

    “燕京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她问。

    凤明阳淡声道:“能有什么事发生,风平浪静。”

    “贺家的人是怎么会怀疑我生病的事的?”他做事应该不会出纰漏才是啊。

    “你不在府里,阮府的人来了几次都没见着你,加上在贺府宴会上的事,贺老夫人只要发现一丝丝不妥便能猜想到你是去了青州查你娘的事了。对了,你娘的事你查得怎么样了,可有什么线索?”

    说到这个阮伽南就有些无奈了。她叹了一口气,将青州的事说了一遍,“目前就只有这些了。我怀疑那个栖霞寺的和尚突然改变主意不回来了,会不会其中有什么内情?不然的话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说有了意外不能回来了呢?”她始终觉得有些疑惑。

    凤明阳想了想道:“除非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和你爹或者是贺氏有联系,他们知道了你去青州,猜想到你很有可能会查到栖霞寺那里,所以先一步通知了对方。”

    阮伽南眉头一皱,“会是这样吗?”

    “凡事皆有可能。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可疑,不妨先这样想。”

    她微微蹙着眉一边思索着,一边无意识的往嘴里扒拉着饭粒。觉得凤明阳这话倒是有道理的。

    如果当初阮常康真的和那个和尚关系不一般,而这个和尚又知道什么内情秘密的话,这么多年两人一直有联系也是极有可能的。不然的话怎么解释她前脚才到了栖霞寺,后脚那和尚就说不回来了?难道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不,她不相信,这件事一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或许是她没有查到的。

    或许她在回来之前应该向住持大师讨要和那个和尚的联系方式,说不定这样还能联系上他。

    “你娘的事需要我派人去查吗?如果你娘真的不是凤歧国的人,你现在又没有线索,查起来恐怕会很麻烦,也会很耗费时间。”他问。

    他倒是没想到她娘不是凤歧国的人。

    虽然他是重生来的,但是阮常康这个原配夫人太过低调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在燕京都没有什么话题。而且她死的时候他也还小,和阮府又没有任何来往,自然不会去留意阮常康的这个原配夫人什么时候死的,来到燕京之后又发生过什么事了。

    不管是问阮家的人还是贺家的人都不可能问得出什么来,唯有自己查。

    阮伽南摇了摇头,“还是让我自己来吧。你也有自己的事要忙。”而且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查得清楚的。

    “不用太着急了,总会查清楚的。现在你还是好好把伤养好再说其他的吧。”

    阮伽南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道:“你不是说让人假扮了我吗?可有人发现?你从哪里找来的人?”

    凤明阳淡声道:“自然是我手下的人了。她会一点易容之术,加上有丹青在,想要瞒过去倒也不是难事。”

    而且她并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对她不了解当然不知道她身上的特点了,就算接触了,只要时间不长也是没人会发现的。就是贺家和阮家的人似乎一直不相信,在找机会。好在她回来了。

    “易容之术?真的有易容之术?”她有些惊奇。

    现代的话还好说,有化妆品,男人能变女人,东施能变西施。这古代虽然说也有化妆品的,但是种类功效什么的是远远比不上现代的,那这古代是怎么易容的,难道真的有像电视剧上面演的那样,有什么奇特的武功,可以改变人的骨骼什么的?

    “易容之术当然是有的,至于效果就看个人修炼得够不够了。”

    阮伽南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让凤明阳不由得笑了笑,说道:“倒也没有那么夸张。一般来说都是做人皮面具为主,外用药物为辅。”

    他简单的说了说,让她满足好奇心,也不担心她是不是会学着乱来。

    阮伽南听了兴致勃勃的道:“改日让我认识一下她吧!”要是可以的话她倒是想跟着学学。

    凤明阳点了点头,“等你伤好了再说吧。而且我估计贺家和阮家那边这几天很有可能又会上门来试探。”

    既然派出了人去杀她,即使没有成功,但应该也会想知道将她伤得怎么样。

    而且经过这一次,她和那些人怕是要撕破脸,只维持着表面的功夫了。

    以后她身边的危机可能会更多

    想到这,凤明阳说道:“我派个人在你身边保护你吧。”

    阮伽南愣了一下,“为什么?”

    他看了她一眼,“难道你觉得以后贺家的人会放过你?”如果当年她娘的死阮常康也有一份,阮常康也很有可能会不顾念父女之情对她下手。毕竟相信对阮常康来说她这个女儿是可有可无的,从小就不在身边长大,又有了仇怨。

    “呃,就算是这样也不用派人跟着我保护我吧?而且我也没有去哪里啊,就在这城里,他们难道还胆子大到在城里杀我吗?”好歹她现在也是宁王妃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为了你的安全起见”

    “不用了!”阮伽南打断了他的话。

    凤明阳挑了挑眉。怎么反应这么激烈

    被他看的有些心虚了起来,她目光闪烁了一下才咬着筷子道:“那个,我可以让我自己的人来保护我。这件事我其实也正想和你说,我想找人在身边充当护卫,真是还没有来得及跟你说,现在正好让你知道。”

    他的眉头扬得更高了,无声的询问。

    她的人什么意思?她还有自己的人了?

    “咳咳!这个c那个c其实,其实就是c就是就是跟你差不多了。”她支支吾吾,含糊其辞。觉得自己要是告诉她自己是个土匪头子,他还不知道会不会吓晕过去,或者是让人去端了她的土匪窝?

    跟他差不多她的意思是其实她自己也有培养人来使用是吗?

    看来他的王妃果然不简单呢。

    他也看得出来她似乎并没有打算告诉自己其中的缘由,不过没关系。现在她不想多说或许还只是不够信任他,总有一天她会完全相信他的,那个时候想她会告诉他有关于她自己的一切。

    他之前让人去她小时候住的庄子上查,现在已经让人回来了。她的事他不会再私底下查了,他会等到她愿意告诉他的那一天。

    “既然这样,那你就让你的人来保护你吧。如果需要安排身份的话你自己可以看着办,让你的人假装成宁王府的人也行,这样一来出门在外,多少方便些。”他说道。

    阮伽南见他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下来,而且没有追问,有些惊讶,接着心里又有些微的触动。

    她开着玩笑问道:“你就不怕我带着个强盗或者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回来呀?”

    凤明阳漫不经心的道:“你要是真的能带一个强盗或者是十恶不赦的人回来,让对方听从你的差遣,那也只能证明是你的本事,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这会儿压根就没有把她的话当真,以为她只是随便开开玩笑。等到不久后的将来发现不只是她身边的人是强盗,就连她自己也是,他唯一能做的表情和给出的反应就是沉默再沉默了。

    “你说真的?你不会报官去捉我?”

    凤明阳斜睨了她一下,觉得她现在好像有些傻,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睡太久了的缘故?

    “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能报官去捉你?夫妻是一体的,你做了什么我作为丈夫都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不是吗?”

    听了他的话阮伽南忍不住低头吃吃的笑了起来。

    好吧,虽然知道这些话很有可能只是男人的甜言蜜语,但是她听了还是觉得挺欢喜的,怎么办?

    宁王妃这么一病倒是病了一个来月,让燕京一些不明情况的人差点要以为她是不是要红颜薄命,就此驾鹤西游去了。再看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宁王妃,很多人有了种错觉,似乎觉得已经许久许久没见过这个人了,其实也才一个来月而已。

    回到王府养了几天的伤,阮伽南每天被严格盯着喝药吃补品什么的,不能做的事一点都不能做,不只是丹青和丹砂两个人盯着她,王府其他的人也跟着盯着她,一旦见到她要做什么大夫不允许做的事,立马就会出来阻止。如果她不听,二话不说就跪下来,抱着她的脚,凄惨无比的哭诉哀求着,让她怎么都做不下去,只得乖乖听话。

    张大夫医术果然是了得的,用了他的药方子喝了几天的药,她就感觉自己的伤好了不少。当然啦,张大夫开的药主要是养内伤,至于外伤,王府多的是上等的各种药膏,用了也恢复得飞快。从受伤到现在已经十来天了,她肩膀上的伤口竟然恢复得差不多了,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结疤了,就等着结了疤之后再抹些祛疤痕的膏药。

    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这件事阮伽南自己是不在意的,反正这古代又不能穿抹胸,露肩的性感衣服,就算有了疤痕别人也看不见啊,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丹青和丹砂两人倒是十分的紧张,在张大夫过来的时候就差没跪下来求张大夫一定要想办法,千万不能让她肩膀留下疤痕。让她有些哭笑不得。直到凤明阳说不会让她留下疤痕的,到时候给她用冰肌雪肤膏,一点伤疤都不会留下丹青和丹砂才终于放心了。

    而等她明白冰肌雪肤膏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凤明阳太浪费,太糟蹋好东西了。这种据说愈合效果好到只要是伤口,不管多大,多严重都能让之恢复到最初的模样的药膏用了不知道多少珍贵药材,一年也才弄出那么一两瓶,怎么能用到她这点小伤口上呢,她又不是伤到脸了。留着以后预防万一多好。

    只是她抗议无效,只得做个委屈的小孩子了。

    凤明阳终于答应让她出门之后她觉得自己应该回趟阮府了。

    所以今天她才出了门。

    阮府的人冷不防的听到宁王府回娘家了,还惊讶了一下。

    不是说她一直病着吗?严重到宁王都不让她见人,怎么突然就回娘家了?

    不管心里是多么的惊讶和意外,但是人回来了,他们还是得迎接的。

    阮常康也被人通知了,急急忙忙的赶回府里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客厅里,府里的其他人除了老夫人之外都出来了,一一坐在厅里陪着她说话。

    贺氏看到阮伽南心里是又恨又怕。

    明明心里知道她极有可能是知道了她娘的事,可是她不说,她也只能装得什么事都不知道。她不知道阮伽南知道了多少,心里又打算怎么做,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自己头上悬着的剑终于落下了一点却又顿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彻底落下来。让她终日不得安心,连睡梦中都是被她报复的情景。

    她怎么就那么命大呢,她怎么就不像她那个短命的娘呢?她知道娘派了人去杀她,也知道她确实是去了青州,可是娘派去的人却是全军覆没,根本就没有伤到她分毫!她怎么就不乖乖的死了算呢?贺氏怨恨的想着。

    贺氏一直提心吊胆,担心她是不是会突然发作。可是阮伽南神色如常,态度语气上并没有任何不妥,甚至还关心的问起了梨儿及笄的事情,还说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让人到宁王府告诉她一声!让她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把主意打到梨儿及笄礼上去了。

    就在她坐立不安的时候阮常康回来了。

    她连忙站了起来,心里松了一口气,“老爷回来了,你看,伽南这孩子身体刚好就回来了,实在是太有心了,妾身都没有来得及做准备。妾身正想着要不要让人去通知老爷一声呢,毕竟老爷之前也一直很担心伽南的身体,去了几趟王府都没见着人。”

    贺氏嘴里似乎是在夸着阮伽南有孝心,病一好就回来了,但是话里却又暗暗指责她突然一声不响的就回来,而且之前娘家人上门都避而不见。

    阮伽南自然是听得出她话里的嘲讽之意,不过她完全不在意,不痛不痒。视线直直的望着刚回来的阮常康,笑着道:“爹,你回来了,好些日子不见了,不知道爹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身体可还好?”

    阮常康眼底的汹涌复杂情绪一瞬间便收敛了起来,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关心的眼神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很是欣慰的道:“爹很好,看到你这脸色还算红润,爹就放心了。你这一病就病了一个来月,实在是叫人担心,偏偏王爷又说不想让你费心神,不让你见人。我们也都不知道你的情况,担心不已。现在看到你这样,我们就安心了。”

    “王爷也是心疼我。病来如山倒,我也没想到会一病就病了这么久。”

    “伽南姐,你这到底是什么病呀,怎么一病就病了一个来月。”阮若梨问道。

    阮伽南看了她一眼,说道:“哦,大夫说是我身体虚,从小就没有养好,所以才会一病就这么严重。让我以后要吃好点,不能再苛待自己了。所以王爷现在是天天往我嘴巴里塞各种各样的补品,让我当饭吃,什么百年人参,血燕窝,天山雪莲唉,吃得我都想吐了。”她抱怨着。

    百年人参,血燕窝,天山雪莲,吃得想吐?你不想吃倒是拿回来给我们吃啊!客厅里的人默默在心里说着。

    阮若梨暗暗咬了咬牙,觉得她是在显摆,显摆王爷对她都多好。

    血燕,就算是外祖家也不能当饭吃的,阮府就更加不用说了,她也是一个月才吃那么一次而已。至于其他的,更没人会拿来当饭吃了!

    想了想阮若梨又觉得肯定是她在夸大其词,不过是病了而已,宁王哪里会这么紧张。

    但是贺氏和阮常康就面色有些尴尬了。

    她这不是拐着弯在说他们将她送到庄子上,所以才让她身体虚吗?

    “对了,我病着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做梦,你们猜我梦到什么了?”阮伽南突然很是高兴的问。

    没人应她,个个都很是谨慎的看着她,直觉认为她说出来的话不会是大家想听的。

    “怎么你们都不好奇吗?”阮伽南眨巴着眼睛问。

    贺氏呵呵的笑着道:“这做梦有什么好奇的,人嘛,都是会经常做梦的,没什么稀奇的。”

    阮伽南眼神深深的看着贺氏,“是啊,一般梦自然是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她故意停顿了下,看到阮常康和贺氏眉头一皱才笑着慢悠悠的说了出来,“但是我梦到的是我娘啊!她一身是血,满脸痛苦的看着我,嘴里不住的对我说着什么,我看着好像是在说要我为她报仇。”

    她不顾两人倏然大变的面色继续说道:“可是我就有些纳闷了,娘不是病死的吗?怎么会托梦让我给她报仇呢?于是我在梦里就追着她问,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喊着让我为她报仇,神色痛苦怨恨。我那个时候本来是已经快好了的,可是这么一吓,这病又严重了。王爷担心得不得了,还说要去护国寺请大师来做法。好在我及时拦住了,不然”

    说完又无辜的望着阮常康,像是没有看到他难看的面色一样,问道:“爹,娘去世的时候我还太小,什么都不知道,爹你肯定知道的。你说娘是病死的,可是为什么娘会托梦给我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啊?”

    “胡说八道!你是病糊涂了!好好的怎么会梦到这样的事!而且你娘一向善良,慈悲心肠,怎么可能会在你生病的时入你梦让你报什么仇呢?这不是乱七八糟吗?你娘当年生了你以后身体就差了,所以才病死的。既然是病死的,又何来报仇之说?”阮常康皱着眉呵斥道,面色阴沉难看。

    “是啊是啊,姐姐当年就是病死的,伽南啊,你你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是不是想太多了?”贺氏也僵着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厅里的其他人听到他们的话很是不解,个个都一头雾水。

    唯独阮华禹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垂下了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放在双膝上的手,思绪很快就飞离了。

    “想太多?没有啊,你看,我娘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死了,我对我娘都没什么印象的。可是好好的突然就梦到了这样的事,实在是让我觉得太奇怪了,就连王爷都说觉得有些蹊跷,说如是觉得不妥可以帮我查一查呢。所以今天我回来就是想问问爹,当年娘的死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妥的。”阮伽南有些愁眉苦脸的说着。

    阮常康心口上堵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才勉强的压抑了下来,只是面色更黑了一些。

    “你怎么能拿这种莫须有的事劳烦王爷?王爷现在正是经营自己人脉,建立功业的时候,你怎么能让王爷为你做这样的事,这不是耽误王爷前程吗?你身为王妃应该做的就是照顾好王爷,打理好王府后宅,让王爷无后顾之忧的去忙前朝的事。你娘的事你娘的事没有什么可疑的,你大概是病的时候一时脆弱,所以才会”阮常康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好像她现在在做着什么任性的事一样。

    两人明明心里都知道了什么,但大家都不说出来,等的就是谁最后坚持不住露出破绽。

    看到阮伽南这样,阮常康倒是镇定了下来。

    她既然这样试探那就证明她在青州并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能证明当年的事。只要她没查到她就不会轻举妄动,他也还有时间去好好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是这样吗?”

    “当然了,我们是你的亲人,还能骗你不成?”阮常康板着脸道。

    阮伽南耸了耸肩,“好吧,既然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多问了。”

    “对了,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我想回芳草苑看看,然后再去陪陪祖母。爹你看如何?”她问。

    他看如何,他还能如何?赶她回宁王府不成?

    “随你自己安排吧!”

    阮伽南回到了芳草苑,院子里一切如旧。因为她嫁的是宁王,身份尊贵,所以现在即使她已经成亲半年多了,芳草苑还是没人动,这点让她很满意。

    回到芳草苑她让丹青悄悄的去打听一下看看阮府里是不是还有什么老人在。两刻钟之后丹青就回来了,打听到的消息来看阮府果然是没有什么老人在了,绝大多数都是近几年,或者是十来年前到府里的,超过十年的老人几乎没有。按理说每个大户人家都是有一些家生子的,但是阮府的家生子却都是些年轻的,年纪大的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被送走了。

    唯一留下来的一个超过十年的老人却是在福安堂,是伺候老夫人的嬷嬷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她想要问出来点什么难度很大啊!能让老夫人留下来伺候的,绝对是对老夫人,对阮府忠心耿耿的,想策反只怕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啊!而且她现在又已经嫁出去了。

    不过好歹是一个有可能的突破口。

    想了想阮伽南还是吩咐了丹青去看看情况。

    在芳草苑休息了半个时辰阮伽南才动身去了福安堂,老夫人才午睡起来,听到下人说宁王妃回来了,愣了一下。因为阮伽南回来的时候老夫人已经睡下了,她便让人不要惊动老夫人,所以老夫人是现在才知道她回来了。

    看到她老夫人表现得很是高兴,眉开眼笑的,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道:“听说你前些日子一直病着,现在已经好起来了吗?”

    “多谢祖母关心,我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所以就赶紧回娘家看看,好让你们放心。让祖母担心了,真是孙女的不孝。”有时候阮伽南也是不介意和老夫人表演一下祖母慈孙女孝的把戏。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好了就好,你现在是王妃了,可得多加注意小心。这样才能尽快为王爷生下子嗣啊!你们成亲也这么久了,你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可真是愁死我这个老太婆了。”

    阮伽南有些娇羞的垂下了眼眸,“祖母,这件事我和王爷最近正在准备呢,这次回来其实也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烦祖母的。”她有些为难的样子。

    “有什么事是祖母能帮你的,祖母一定帮。你说。”

    阮伽南抬起头望着老夫人说道:“祖母,是这样的。你看我也成亲了,身边却连一个伺候的嬷嬷都没有,很多事丹砂和丹青两人都不方便做。所以,所以我想向祖母讨一个嬷嬷,随着我回王府照顾我,同时适当的时候也能为我出谋划策,毕竟我现在还年轻,很多事都经验不足。”

    老夫人愣了一下,“要一个嬷嬷跟你回王府照顾你?”

    阮伽南点头,“是啊,现在我也是妇人一个了,但很多事没有嬷嬷在身边都是不方便的,祖母一定明白这道理缘由的。”

    老夫人神色不名的看着她,问道:“也是这个道理,不知道你想要哪个嬷嬷随你回府?”

    阮伽南抿唇笑道:“我看祖母院子里的唐嬷嬷就很好,就不知道祖母愿不愿意割爱了。”

    老夫人面色飞快的变了变,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怀疑了起来。

    唐嬷嬷,她怎么会要唐嬷嬷?

    “你你怎么看上唐嬷嬷了?倒不是祖母不愿意割爱,只是唐嬷嬷年纪已大,跟着你去王府的话怕是照顾不了你。祖母院子里还有别的嬷嬷,你还是另外再挑选一个吧!”老夫人淡淡的说道,不着痕迹的拒绝了她。

    “怎么会呢?唐嬷嬷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也还没到伺候不了人的时候。正是因为唐嬷嬷年纪这般了,人生经历多了,对事情的看法也不一样,所以我才想还要唐嬷嬷啊!祖母也知道王府现在后院虽然只有我一个,但是将来谁知道呢?而且宫里我就是想找个靠谱,稳点的,偶尔能指点指点,提醒提醒我,不然哪天我闯下大祸都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会连累到阮府吗?”

    “这”她这样说倒也有道理,让老夫人不禁动摇了一下,“你当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要唐嬷嬷的?”

    阮伽南一脸不解的望着老夫人,“不然祖母以为是什么?”

    老夫人眸色暗了暗,没说话。

    “祖母,而且现在我也王爷正准备要孩子呢,若是身边没有一个靠得住的人在照顾,若是我怀上了孩子,这中间有谁想害我的,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现在王爷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有了希望,我要是怀上了孩子,万万不能有失的啊!”阮伽南神色凝重严肃的说道。

    老夫人眉头一皱。

    “祖母你总是教导我,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在王府若是过得不好,那身为娘家的阮府又能好到哪里去?祖母你也看到了,现在梅芩表姐已经和八皇子定亲了,难道祖母要眼睁睁的看着贺家一直踩在我们阮家头上吗?”见老夫人神色松动了一下,阮伽南眼珠子一转,戳了戳老夫人心口上的刺。

    她知道老夫人一直对贺家的态度不满,现在贺家又和皇室结亲了,老夫人心里想必是不舒服的。

    她的话果然让老夫人神色一变,眼底迅速略过了一丝厌恶,良久才道:“你让我好好想想。”

    阮伽南笑了,“祖母是要好好才对,我再怎么说也是祖母的嫡亲孙女,是爹的嫡亲女儿,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一笔还能写出两个阮字不成?”

    老夫人深深的望着她,“你若是真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就怕她想的是别的什么事。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