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收藏《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当前位置:平凡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九十一章 用目光非礼宁王

第九十一章 用目光非礼宁王

书名: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爽口云吞 ||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

    热门推荐:极品女婿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冥冥之中喜欢你迷人娇妻学园岛战记美食供应商天灾神工奇医神尊叶皓轩怪医圣手叶皓轩医圣仁心叶皓轩妙医圣手叶皓轩王妃貌美她还凶奇门医圣在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三国之弃子神级黄金指奥特时空传奇全职赘婿虚龙道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叔,你命中缺我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戏闹初唐神武天帝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氪金魔主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一胎三宝:鬼王爹地,太凶猛

    平阳郡主不管凤明阳心里是怎么想的,说了之后就站了起来,朝着阮伽南伸了伸手。

    阮伽南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试探的伸出手扶住了平阳郡主。平阳郡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们到后花园走走吧。虽然说这是冬天了,没有那么多好看的,不过冬天也有冬天的景致。梅芩,你也一块吧!”

    阮伽南闻言不由得望了凤明阳一眼,正对上他带着安抚意味的双眼,她不由得笑了笑才虚扶着平阳郡主和贺梅芩一起走了出去。

    贺梅芩临走前给了关平月一记眼神,也不知道关平月到底有没有领悟到她的意思。

    厅里就剩下凤明阳和关平月两人了,气氛似乎有种莫名的尴尬。但这显然只是对关平月而已,凤明阳心里倒是没有多想的。

    虽然说现在他是有心和关平月疏远,但以前两人确实是走得很近,他曾经也确实是动过要娶她的念头。只可惜动过这个念头的是前世的那个凤明阳,不是今生这个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凤明阳。

    他们从来就不是同一路的人。前世是他太愚蠢,被人捏在手心里耍,到死都只能带着满腔的怨恨。今生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月儿,我们也出去走走吧。我也有些话想要对你说。”凤明阳突然道。

    关平月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试图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点什么。可是却发现现在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好像变了,可是好像又没变,她觉得他离自己好像越来越远了,这种感觉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好啊。”关平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故意迟疑了一下才问道:“明阳,阮小姐阮小姐她会不会介意呀?她不会生气然后闹起来吧?”

    “不会的。你刚才也听到了,她说并不介意。而且她也不像外人说的那样,她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关平月脸上的笑容淡了淡,心里有些不乐意了。

    明阳不会是真的看上了阮伽南吧?不然怎么会帮她说话,而且今天还和她一起坐马车来了!要知道就算以前,他们关系这般好,她也几次邀请过明阳来参加簪花会,明阳都没有答应过,他的马车除了他自己也没有旁人坐上去过。为什么他会为了阮伽南妥协退让?

    关平月心里是不能接受凤明阳对阮伽南有不同的。在她看来,即使他们要成亲了,阮伽南也是没有资格得到凤明阳的特别对待的。因为一直以来,只有她在凤明阳心里才是最特别的,她也是唯一一个能靠近他的女子。

    可是现在,这个唯一的局面被打破了。

    关平月忽然有些摸不准自己躲掉宁王妃这个位置到底是不是对的。

    这个想法才在心里浮现,关平月脑海里马上又浮现出了另外一道身影,这道身影立马就压过了先前的自我怀疑。

    罢了,明阳再好也给不了她想要的,她又何必后悔?

    只是即使这样,阮伽南也没有资格取代她在明阳心里的位置!

    凤明阳和关平月两人一前一后的也离开了前厅往院子里走了去。

    簪花会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但人也几乎都到了,所以凤明阳和关平月两人走在一起出现在院子里,大家既有些意外但又有些意料之中。这两人以前关系就很好嘛,虽然宁王定亲了,可是谁知道阮伽南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跟关小姐相比——不,根本就不能跟关小姐相比嘛。

    严知君远远的看到凤明阳居然和关平月走在一起不禁眉头一皱。

    明阳不是和阮伽南一起去给平阳郡主请安了吗?怎么会和关平月走在一起了,而且还这样丝毫不避忌的一起出现在大家面前。阮伽南那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呢?不是很厉害么?这会儿怎么不见人了?

    严知君这会儿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竟然在为阮伽南打抱不平。

    “你在看什么,怎么这副表情,愤愤不平的。”严知君身边坐落了一个人,问道。

    严知君回头看了褚卫一眼,下巴一抬,朝着凤明阳和关平月的方向点了点,“你没看到吗?明阳在搞什么鬼啊,他不是说自己对关平月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吗?那这会儿都定亲了怎么又和她走在一起了,他今天可是和阮伽南一起过来的。”

    褚卫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在为阮伽南打抱不平?你什么时候和阮伽南关系这么好了?”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严知君瞪了他一眼,撇清关系的道:“什么我为阮伽南打抱不平,我只是在奇怪!而且我觉得明阳这样不好,对他的名声不好,懂不懂!”

    褚卫敷衍的点了点头,“懂,但是明阳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

    听了他的话严知君皱了皱浓黑飞扬的剑眉,像个爱操心的老妈子一样盯着那两人的身影看了一会儿又抿了抿唇,不放心的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哎,你等等,你要去哪里看啊,难道他们在说话,你要插一脚进去吗?”褚卫连忙拉住了他。

    严知君挣开了他的手,“哎呀,你不懂!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也不顾褚卫的阻拦就飞快的离开了,留下褚卫无奈的摇头轻叹着。

    严知君直接去找了阮伽南,可是找了一圈才发现阮伽南和平阳郡主在一起。他直愣愣的跑了过去才发现这件事,想要停住脚步都来不及了。

    阮伽南看着像个火车头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严知君挑了挑眉。

    平阳郡主和贺梅芩也是一脸的疑问看着他。

    严知君挠了挠头,又朝着平阳郡主拱了拱手,半天才憋出了一句,“郡主,那个,我找阮小姐,想问她点事”

    平阳郡主看了眼阮伽南,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你们就自个儿去玩吧。走了这半会儿我也有些累了。”

    “郡主,我送你回屋子吧?”贺梅芩说道。

    “不用了,我身边有人伺候。”平阳郡主摆了摆手就要走,两步之后又停下了脚步,微微回头看着阮伽南淡淡的笑了笑道:“阮小姐,有空的话不妨来找我说说话,平时我一个人也怪无趣的。阮小姐是个有趣的人。”

    贺梅芩面色差点没控制住,眸光闪了闪,落在阮伽南身上的目光便带上了些微敌意和防备。

    阮伽南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平阳郡主看起来不像是平易近人的人,虽然不咄咄逼人,但浑身却散发出了一种无形的疏远和淡漠,让人下意识的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敢靠近。

    就连贺梅芩,贺家大房的嫡出小姐,在贺家备受宠爱,她作为婶婶对她也没有多少和颜悦色。

    现在居然主动开口邀请她上门做客?这能不令人惊讶万分和受宠若惊吗?

    “怎么,你不愿意?”平阳郡主显然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见她久久不回答以为她不愿意,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头。

    “啊,没有没有,就是太意外了,我没反应过来。我当然愿意了,就是怕会打扰到了郡主。”阮伽南回过神来之后连忙道。

    平阳郡主眉头顿时就松开了,“我说不打扰就不打扰。”

    等平阳郡主走远了,贺梅芩才将目光落在了阮伽南身上,打量了她一番,轻哼了一声,“阮小姐本事倒是不小。”看来是她小看她了。

    “贺小姐说笑了,我哪有什么本事啊,就算有,那也比不上贺小姐啊!一句话就给宁王和关小姐找了独自相处的机会,把我这个未婚妻无视掉了。”阮伽南对贺梅芩没什么好感,她一向不喜欢用鼻孔看她的人。

    贺梅芩没有想到阮伽南竟然还敢回嘴讽刺她,当即就面色一变,沉声道:“阮伽南,别以为你要成为宁王妃了就可以嚣张,在我眼里,你不过是——”

    阮伽南毫无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我并不关心,因为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所以不会在意你对我是什么印象。你还记得我马上就要成为宁王妃就好,毕竟以后你见到我是要行礼的。”

    说完满意的看到贺梅芩的面色黑沉如锅底,眉梢嚣张的扬了扬才对严知君道:“严公子,咱们走吧。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王爷和关小姐有什么话也应该说完了。王爷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多少还是避点嫌的好。”

    严知君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阮伽南,对她竖了竖大拇指,表示赞扬。

    可以的啊,没想到一向自视甚高,目中无人的贺梅芩会在阮伽南这里吃瘪,看的真是太过瘾了。让她平时就一副高不可攀的高傲模样,仗着贺家的地位和势力,摆出了高人一等的姿势。关平月还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她就完全没有这个意识了。

    平时不管看到谁都不放在眼里,斜着眼睛看人也是让人气恼不已了。而且还似乎瞧不上明阳的样子,哼,明阳好歹还是个皇子呢,她是什么东西啊!

    严知君早就不喜欢贺梅芩了,只是自己一个男人到底也不好和一个女子计较,只得忍了下来。今天阮伽南总算是为自己报仇了!

    他对阮伽南的喜欢立刻又上了一个阶梯,起码不会将她看低,有那么一点点欣赏之意了。

    另一边的关平月和凤明阳也谈得不是很愉快,确切的来说是关平月一个人不愉快。

    因为两人才走远了一点,关平月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听到他说因为他已经定亲了,所以以后会避嫌,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希望她不要误解和介意。

    一句话就把关平月要说的话给堵住了。

    人家说要成亲了,要避嫌,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还能说什么?难道要她厚着脸皮缠上去吗?况且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啊,她也不是想做什么,他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阮伽南一个刚认识才一个多月的女人?

    关平月觉得很伤心,一伤心便控制不住情绪的掩面低泣着快步离开了。

    她低着头匆匆的走着,恨不得立刻就回到屋子里,房间里,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谁知道走到一个假山转角处却撞上了一个人,直撞到了对方坚硬的胸膛里。她吓了一跳,连忙想要退开,可是对方却顺势搂住了她的腰。

    她抬头一看,看到对方的容颜,立刻委屈了起来,失控的重新扑到了对方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而凤明阳则是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关平月离开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动了起来,想要离开。一转身就看到阮伽南和严知君两人并排着悠闲的走了过来。

    “王爷要是舍不得怎么不追上去?”阮伽南诚心诚意的问。

    凤明阳挑眉,“你是本王未来的王妃,现在你鼓励本王去追别的女子?莫不是王妃还没有成亲就已经在打算替本王纳侧妃夫人了?”

    阮伽南不禁沉默了,然后诚恳的道:“王爷,是我错了。其实我心里是觉得王爷此时应该和别的女子保持一定的距离,避避嫌,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凤明阳眼里不由得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笑意,虽然很快,但还是被一直注意他的严知君给注意到了。

    他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暗道难道明阳真的看上阮伽南了?

    好吧,其实貌似阮伽南也没有很差。或许,可能是他们太过先入为主了,因为外面的人都在传她不好,所以他们就下意识的觉得她真的不好。

    三人回稍前严知君和褚卫坐的地方时,大老远的就看到了那个亭子里似乎发生了争执。几个身穿着锦服的人坐在石桌旁,不知道在说什么,褚卫站在一旁黑着脸,表情很是压抑。

    凤明阳飞快的蹙了蹙眉头,目光沉沉的望着亭子。严知君则是直接多了,愣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直接扔下两人朝着亭子大步走了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他走近亭子大喝了一声,一个快步上前将褚卫一拉,拉到了自己身旁。充满了敌意的瞪视着坐在石桌旁的人。

    “哟,原来是严公子啊,难怪这么护着他了。想来除了严公子也没有谁会瞧得上他了。”为首一名青衣男子看到严知君反而越发的嘲笑了起来。

    褚卫阴沉着脸,冷着声音道:“褚渊,你最好搞清楚,这里是平阳郡主的庄院,还轮不到你放肆!”

    走近了的阮伽南正好听到褚卫这句话,不由得挑了挑眉。视线落在了青衣男子身上,见他五官隐约有几分和褚卫相像的地方,又叫褚渊,想必就是现在这位褚夫人所生的儿子了。

    啧,小三生的果然就是小三生的,即使小三现在已经上位了,成为了夫人,生下了的儿子也是嫡子了,但还是改变不了基因里的低劣。

    瞧瞧褚卫,再瞧瞧这个褚渊,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论气度,论气势,褚渊是远远比不上褚卫的。而且,她觉得褚卫似乎是在压抑自己身上的气势,让自己看起来符合一个自小就被欺压的可怜原配嫡子形象。

    自从那次看到褚卫和梅家公子几人坐在一起她就知道褚卫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境地。在褚府受到压制是真的,但懦弱无用,永无出头之日肯定是假的。

    话说褚卫和严知君关系很好,而严知君和宁王关系又很好那褚卫和宁王,有没有关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盯着褚卫看了一会儿后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这么看,她第一次去宁王府的时候,在长廊拐角远远看到的那道一掠而过的身影,和褚卫的身影有那么一点相似啊!

    想到这,她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凤明阳。凤明阳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垂下了视线,和她有些探究的双眼对上了。

    两人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定定的相互注视着,眼底似乎藏着深不可测的东西。

    良久之后,阮伽南率先收回了视线。

    哎,就算她再镇定,再心如止水,但是面对这么一副令人难以抗拒的容颜,一双似乎含着万千柔情的凤眼,她还是忍不住会心头颤动的!因为她说到底也是一个女人啊!

    唉,有这么一个貌美的丈夫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成亲后自己岂不是会随时遇到这种考验?万一哪天坚持不住身为女人的本能色心,那可要怎么办哟。阮伽南面色镇定的在心里忧郁的想着。

    嘿,又或者是以后自己找个机会把宁王给上了?尝过滋味之后应该抵抗力就会大多了吧?反正他们快要成亲了,成亲就是合法夫妻,合法夫妻就得干些成年人该干的事。

    这是她身为妻子的权利啊!

    就是不知道宁王的身材是不是跟他的样貌一样有吸引力

    这么想着,阮伽南有些控制不住的将目光落在了身侧的人身上。她自认为隐晦的将他上下扫视了一圈,视线还特别的在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停顿了一下才又移到了胸膛上。目光也不自觉的变得有些灼热了起来,燃烧着两束诡异的火苗。

    凤明阳浑身都僵住了,难以置信她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这种眼光盯着自己看。这么明显的打量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敏感的地方,他又不是死人,当然会察觉到。

    他先是有些愕然和难以置信,接着就是莫名的羞愤。

    是的,羞愤,他觉得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羞愤恼怒的宁王殿下实在是说不出那个词,即使只是在自己心里。

    因为觉得实在是太过被冒犯了,宁王殿下有些失去了往日的镇定自若,狠狠的瞪了一眼阮伽南。

    阮伽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猜想或许是自己的目光出卖了自己。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可以耍赖不认账啊!

    所以她万分无辜不解的回了一个眼神给宁王。

    宁王更加的生气了,很想拂袖而去。但这样实在是有失风度,于是他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了,继续站在原地。只是再也不看她一眼,还悄悄的往旁边挪了一步。

    看到一向淡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宁王殿下露出了这么明显的神情,又做出了这么明显的举动。阮伽南反思了一下自己,然后觉得自己应该补救一下。

    于是她又悄悄的靠近了宁王一步,低声道:“王爷,那个,你不去解围一下吗?严公子会不会被人欺负啊?”

    宁王面色冷淡,目不斜视,“放心吧,知君能处理。”

    顿了顿,阮伽南又道:“那个褚公子也真是可怜,明明他才是正经的嫡子,却被一个妾扶正生的孩子这样欺负。看起来倒是比我还要凄惨了。”

    原本打定主意不看她的宁王听到这话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你认识他?”

    阮伽南呵呵的笑了一下,毫不隐瞒的道:“那个之前我闯祸了,我爹就急着想要把我嫁出去,列了一堆人选,褚公子正是那些人选中的一个。”

    她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凤明阳又怎么会不明白。阮太傅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出去,肯定会事先摸清楚对方的底,那阮伽南知道褚卫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

    他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哦?原来阮太傅曾经想将你嫁出去啊,本王记得当时本王还没有挑选出正妃人选来吧?是阮太傅瞧不上本王,还是你瞧不上本王?”

    阮伽南是参加过选妃宴的人,按理说在他选出正妃之前她是不能说亲事的。

    阮伽南毫不迟疑的就将自己的便宜父亲推了出去,真诚的道:“我哪会瞧不上王爷啊,是我高攀王爷才对。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违背自己父亲的话呢?都是我爹的主意啊王爷。”

    “是吗?”

    “是的,王爷。”

    两人在亭子外过招,亭子里的人也是箭弩拔张。

    褚渊是从来都不把褚卫放在眼里的。虽然不管名义上还是血缘上他都是他的大哥,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大哥,反而打从心底里瞧不上他,还觉得他的存在是他唯一的污点。

    如果没有他,那他就是褚府名正言顺的嫡子了!就是因为他,他才时常被人暗地里嘲笑。

    他娘虽然早就被扶正做了当家主母,但这不代表能抹掉一切。燕京很多人不在意这个,但同时也很有多人在意这个。

    像严知君就是在意的那种人。要不然他也不会瞧不上他,反而和褚卫玩在了一起。他自问就没有什么比褚卫差的!

    褚渊吊儿郎当的道:“就是因为我知道这里是平阳郡主的庄院,所以才这么做,不能让你污了郡主的地方啊!你是不知道在哪里偷了帖子才进来的吧?不然你这种低贱的人哪有资格来这里啊。”

    褚卫眉头紧皱,或许是因为严知君在这里的关系,他不想让自己的好友觉得自己太过软弱了。

    “我没资格?我若是没资格,那谁有,你吗?我娘好歹也是爹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是血统端正的嫡子。你呢?你娘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妾侍,要不是被扶正了,你就是一个庶子而已!”

    “褚卫!”褚卫狠狠的戳中了褚渊心里的痛点,让他暴跳如雷的跳了起来,“你敢这样说我娘,你等着,回去有你好受的,我要告诉爹,让他把你赶出府!”

    褚卫冷嗤了一声,鄙夷的看着褚渊,“你除了告状还会做什么?你断奶了吗?”

    “你!你别以为有严知君护着你就万事大吉!我不会放过你的!”褚渊阴鸷的盯着褚卫,眼神充满了恨意。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褚卫要是出了事,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严知君冷着脸皱着眉。

    “严公子,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吧?我们褚家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啧,兄弟阋墙的事还闹到了外面,这位褚公子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啊?王爷。”阮伽南突然啧声道。

    凤明阳眉心一动,面色冷淡,不过却嗯了一声。

    冷不防的被人拆台,褚渊有些恼羞成怒,冲着阮伽南就叫道:“你又是谁?”

    “我是未来的宁王妃啊!你脑子不好使,难道连眼睛都不好使,看不到我身边的宁王吗?还是在你眼里,宁王都不算得了什么?我一直听说褚府的家风不同寻常,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褚府的家风果真是特别的嗯,特别的不好意思,我没读过书,实在是想不出形容词来形容。”阮伽南耸了耸肩,苦恼不已的说着,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欲言又止却又赤裸裸,让人想装傻听不懂都不好意思。

    褚渊气急攻心,整张脸都憋红了,想要骂却又不得不顾及她的身份和宁王,半天才憋出了一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阮小姐啊。”语气里也是极尽的嘲讽。

    说着话的时候阮伽南已经缓步走进了凉亭,站在严知君身旁凉凉的道:“哎,褚公子客气了,要说名声,我可是赶不上你的。起码我也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嘛。”

    褚渊差点被没气得直接吐出一口血。

    他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受过这种气了。他爹是朝中的大官,虽然做了不少的混事,但在皇上面前却没有失宠,燕京里的人顾忌到这一点,也从来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什么。

    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却大剌剌的将那些事说了出来,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也肯定都在嘲笑他!他顺风顺水这么多年,何曾受过这种气?

    褚渊看着阮伽南的眼神比刚才看褚卫更甚,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一样。

    阮伽南是没在怕的啦,反而嚣张的抬着下巴呛了回去,“怎么,你还想对我怎么样不成?我可不是你褚府的人,也不是褚卫任由你一个低贱的人欺负。我可是阮府的嫡小姐,是未来的宁王妃!”

    这么喜欢叫别人贱人,那就自己当贱人试试吧。

    她还挺喜欢严知君的,既然褚卫是严知君的好友,拐个弯也就是她的了。而且,嘻嘻,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褚卫和宁王的关系应该也非一般。但显然别人不知道,那她就帮宁王出个面好了。

    这样宁王是不是就会忘记刚才她用目光非礼他的事了?

    凤明阳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要不是这段时间的接触,他还当真会以为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冲动没有脑子,还会仗势欺人。

    褚渊倒吸了一口气,脑子一热,原本刚才就被褚卫反击的话气得不轻,在褚府任由他欺负的人居然在这里反击他,让他丢尽了脸,能不气么?可是这一口气还没有下去呢,又来了一个阮伽南。

    在褚渊看来,他比阮伽南好多了。阮府是什么情况他会不知道吗?她这个嫡女有什么用就跟褚卫一样!白占了一个嫡出的身份,存在根本就是一种阻碍!

    他脑子一热,心头一气便失去了理智。怒吼着朝着阮伽南扑了过去。

    阮伽南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当众动手,反射性的倒退了一步,就退到了宁王的身侧,看起来像是躲到了他后面一样。

    褚渊虽然失去了理智,但还不至于连基本的判断都没有。宁王是什么人啊,绝对是他不能动的人!

    所以他见阮伽南躲到了宁王后面之后就想收住脚步的,可是突然间他膝盖窝一痛,让他控制不住身体往前扑了过去。在别人眼里就是他想要对宁王做什么了。

    “你居然想伤害宁王!”阮伽南突然大喝一声,然后从宁王身后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抬起一脚,用力的一踹,竟然硬生生的将扑过来的褚渊踹得换了个方向,然后直直的扑到了湖里。

    “噗通”的一声巨响,褚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踹到了湖里。

    而阮伽南居然还大义凛然的道:“这人竟然想要伤害宁王,实在是可恶。好在我反应得快,以前在庄子上经常干活,力气大,不然今天宁王可就被他给撞伤了!”

    严知君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演了一场戏的阮伽南,半响之后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由衷的敬佩,忍不住朝她竖了竖大拇指。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明明是她将人踹入了湖里,结果让她这么一喊倒是变成功臣了。瞧,她护住了宁王啊,将一个褚渊踹到湖里算什么呀,杀了他都不以为过。

    嗯,这么不要脸的事做得还如此正气浩然的,换做是他估计是做不来的,起码脸上的神情不会这么的,嗯,这么的大义。严知君在心里默默想着。

    “王爷,柔妃娘娘让我今天好好照顾你的,你看我方才做得怎么样?”阮伽南双眼亮晶晶的望着面无表情的凤明阳,一副求夸赞的模样。

    凤明阳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眸光闪了闪,施舍一般的嗯了一声。阮伽南顿时就笑得更欢快了。

    而刚才人拉上来的褚渊听到这话差点又被气得晕过去。

    贺梅芩听到动静匆匆的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正好看到浑身湿漉漉,冷得直发抖的褚渊,愣了一下,惊讶的问:“这是出什么事了?好好的怎么掉湖里了?”

    这簪花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呢就出事了,这不是打她的脸吗?这是她第一次负责办簪花会,要是出了什么事,岂不是让人笑话?

    褚渊身边的人飞快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从他们嘴里说出来自然就是变成了阮伽南的错。

    贺梅芩因为平阳郡主的事对阮伽南就一肚子的不爽,现在一听这事跟她又有关系,顿时就更加的不高兴了。一张美丽的小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阮小姐,不知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释?这簪花会是我负责举办的,在场所有的人也都是我邀请来的,他们出了事,我的责任也是逃不了的。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一看到贺梅芩阮伽南就知道她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面对她的质问,她从容不迫的道:“贺小姐,你不能听信一人之言啊!其实方才是褚公子和我起了争执,然后他想对我动手,我一害怕就躲到了宁王身后,结果他居然还想伤害宁王。我为了保护宁王,情急之下就把他踹开了,没有想到他自己收不住脚步落到了湖里。”

    “贺小姐,褚公子也是一个大男人,身强力壮的,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你觉得我真的能一脚把他踹到湖里吗?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啊!我看这分明就是褚公子倒打一耙,就是怕宁王会追究他故意伤害的罪名!”阮伽南义正辞严。

    “你c你胡c胡说!”褚渊大冷天的掉到湖里,身上穿着的华贵衣服都吸上了水黏在身上,又冷又冻,面色已经变得有些青白,说话都开始哆嗦起来了。

    贺梅芩不信邪,注视着凤明阳问道:“宁王,阮小姐说的是真的吗?”

    凤明阳沉默着没说话。

    贺梅芩一看,顿时有些得意了起来。她就知道宁王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阮伽南这种人上心的!

    不过她这得意劲儿还没有缓过来就听到凤明阳淡声道:“阮小姐说的确实是事实。”

    他的一句话就相当于是给这件事下了结论,不管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错的都是褚渊。

    贺梅芩气得面色都变青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哦噢!

    阮伽南闻声看了过去就看到八皇子和关平月并肩走了过来,关平月双眼似乎有些红。

    哎呀,这个八皇子和关平月的关系还真好啊。

    反射性的,她扭头去看了眼宁王。

    凤明阳面无表情的回视着她。

    呃阮伽南觉得自己似乎在宁王眼里看到了谴责。只是谴责她啥?难道他看穿自己在心里八卦着他和八皇子还有关平月的事?

    这么一想,她充满了求生欲的对他露出了卖乖讨好的笑容。

    看到她小奶狗一般的笑容,凤明阳有种心脏被羽毛轻拂过的酥麻感。这陌生的感觉让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冷漠的撇开了脸,轻哼了一声。

    阮伽南摸了摸鼻子,暗自嘀咕宁王殿下怎么还傲娇上了

    在他们对面的关平月来到听了贺梅芩的话之后就一直在默默注意着两人。想要知道阮伽南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后凤明阳会是什么反应,毕竟他在不久前才拒绝了自己。

    可是看到的却让她失望了。

    八皇子拧起了眉头,直接走了过去,冷冷的瞥了眼阮伽南,对她的不喜完全表露了出来。

    “九弟,你可不能纵容某些人胡闹啊,这不是连累了你的名声吗?她分明就是借你的名义在胡作非为!”

    凤明阳摇了摇头,“不会的八哥,而且刚才的确是我说的那样。要不是阮小姐,我这会儿估计要请太医了。”

    八皇子被他的话说得一噎,半响才道:“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这还是第一次来参加簪花会,可要好好的玩一玩。以后你呀还是常出府走走吧,别整天闷在府里,对你身体也不好。”

    “多谢八哥关心。只是我怕是待不久了。”凤明阳轻叹了一声。

    “怎么,难道你还想现在就回去不成?”八皇子蹙眉问。

    凤明阳飞快的抬眸看了一眼阮伽南,阮伽南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她一脸担心的走到凤明阳身边,甚至伸出手扶住了他的手臂,担忧的问道:“王爷,你该不会是刚才被吓到了,不舒服起来了吧?”

    对于阮伽南的机灵凤明阳觉得很满意,面上却露出了一丝不适,眉头轻蹙,点了点头,“嗯,是有些不舒服。”

    阮伽南立刻就叫了起来,“天啊,褚公子方才把宁王给吓到了!我们赶紧回府请大夫来看看才行!”

    说着也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径自说道:“严公子,我和王爷就先行离开了,你们慢慢玩。哎呀,这都什么事啊,好好的把宁王的兴致都破坏掉了,难得宁王出来一趟”

    “贺小姐,我和宁王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玩吧。”

    说完扶着凤明阳飞快的离开了,完全不给别人挽留的机会。贺梅芩气得直咬牙,胸脯起伏不定,目光阴沉的盯着阮伽南离开的方向。好你个阮伽南,竟然这样落她的面子!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没想到明阳和阮伽南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关平月幽幽的说道。八皇子皱了皱眉没说话。

    ------题外话------

    上架了,还请大家以后多多支持哦,爱你们,啾啾,预告,明天大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平凡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71812.net

    新书推荐:神祖纪神武天帝吃货世子俏厨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重生九零小娇媳戏精王妃:拐个王爷做夫君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上邪初恋是颗夹心糖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史上最强医婿朕是红颜祸水独占婚宠天宫红颜传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大神你人设崩了都市最强狂婿废后有喜地球第一圣地强势重生:学霸甜妻拽上天闪婚,天降神秘老公!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都市无敌医仙重生九零小俏媳赘婿当家冥界惊情:我的夫君是鬼王都市之狂少归来
上一章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下一章TXT下载阅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